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执念

客徒呓语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客徒[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7-08-06 23:52:37字数:10676
杨霖听着周群国的声音,心中莫名的松了下来;虽然是杨霖也是习惯杀戮的人,但并不代表着他就会以杀戮为乐趣;特别是在经历过十年前的那场剧变之后,对杨霖来说,杀戮这件事,能免则避;因着杀戮,他杨霖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不仅是杨霖松下口气来,庄风在听见周群国的声音之后,也如同变脸一样的,变幻了那在杨霖眼中已是杀意弥漫的表情,脸上堆起了浅笑;杨霖看着庄风那变脸的绝技,不由来想起曾经听老辈人物们所说过的关于庄风的话:庄风是属狗的,那脸说变就变;当然,杨霖听过也就算求,并不会因此而对庄风产生什么所谓厌恶;因为杨霖在庄氏大院长大之后,不讲他得到了什么金钱权势,却也记住了一件事,那就是姓庄的让他杨霖活了下来,并且将他养大成-人;所以当杨霖偶尔听那些老辈人物对庄风的私话,心中总是会暴句粗;或许人都这样,当一个人能够独-立的生活,并且拥有了许多之后,总是会习惯性遗忘是谁将他养大成-人的恩情;对杨霖这样的人来说,那份恩情是谓恩主;对平民而言,则是父母;但是,世家也罢,平民也好,很多人都会忘记这份恩情;庄风变脸一般,原本的杀意转瞬收敛;关于庄风所表现的所谓诚意,周群国有想起许多;其中也想起前些日子,在庄风临到来庭州之前,周健交待给他的话,似乎也有些明白,他周群国所谓的为了周氏家族,其实与左福亮的私心,并没有什么区别;说是为恩主,实则还是为了自己;因为他周群国的恩主周健,确实是有着明确的遗嘱留下,而且还是交待给他的;然而,他周群国却随着左福亮跟那儿与庄风干仗;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实则不过是自私罢了;其隐藏于心的私心,那还不是因为如果将这份积业交给庄风之后,那么他周群国还能拥有在周氏所拥有的地位,以及地位所带来的权势金钱吗?很明显,并入庄氏之后,他周群国不会死,庄风需要留着做装饰品,然而却会被庄氏家臣排挤,轮为不上不下的三-流角色;想着,周群国似是自嘲的动了动嘴角;或许吧,周健早就知道庄风会宰掉周况;否则,也不会明言庄风是不会顾忌与他周健那份金兰兄弟情谊,以及与周况的所谓叔侄身份,肯定得会是明火执仗的抢夺;除开庄风,以他们周氏这主少臣壮的境况,想要趁机抢上那么一把的,大有人在;就如同当年的庄风一样,主少臣壮,导致庄风居然被老辈家臣放逐,而那时候的他们周氏,不也是与着西南其他几家儿,跟那儿等着瞅准时机就下手抢他吗的一把的吗?利益之争,从来如此;或许是周群国想明白了事理,亦或许是因为庄风的诚意足够;周群国选择执行周健的遗嘱,将原话告知与庄风:“‘周况守不住这份家业,小庄也不会要做叔叔的脸面,一定会明火执仗的抢夺;与其如此,就留给小庄吧;不过你得告诉小庄,这不是为了弥补当年的恩怨,只为了我们的兄弟情谊;’这是少主的原话;”庄风确实已是杀意渐起,如果周群国再没有反应的话,庄风也是不会再拖延下去的;偏却是,在这样的时候,听到周群国的话语,庄风在那么一瞬间有些恍惚;“当年的恩怨;”庄风喃喃自语;原本当年的恩怨,原来从来都不曾忘记;对庄风来说,何偿又不是如此呢?有些事,你说你忘记了,其实只不过是自已骗各人这个傻子罢了;庄风喃喃自语,不过也仅此而已;有些事,非当年人,不需要去多想,更不需要言语;“你的选择?”庄风抛开有些繁复的思绪,问着;听着周群国转告的所谓周健的原话,那周群国分明就是周健的遗嘱执行人,偏却是还与左福亮打混在一起,跟这儿与他庄风干仗;那么,就算是现在周群国公开遗嘱,却并不代表他周群国会就此束手;“我的选择?”听着庄风的话,周群国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说着,周群国有些苦涩的笑了笑,似自问自答的说着:“其实我早就做出了选择,不是吗?”前几天,庄风派出人手,准备着接手周家的产业;其中那应媛王普洪等人,以左福亮的手段,那自是直接宰掉了事,而周群国却将几人的性命留下;为此,左福亮还与他周群国红了脸,两个加起来一百三四的老头子,差点就动起手来;最后周群国以庄风的对自家人的习惯为由,或许在对上庄风的时候,还可以用来换点什么;这个理由说服了左福亮,因为他们面对的是庄风;尽管左福亮是谓计划周密,可也指不定以庄风那半天云藏布袋的行事方式,给闹出些什么横生意外来;对于周群国的说法,左福亮虽然是嘴上与周群国争执,心中却有那么些无奈,对于庄风这位小辈人物,嘴上不屑于起齿,却着实有所忌惮,也就顺着周群国的话语台阶,暂时留住应媛王普洪等人的性命;所谓庄风的习惯,大意就是不要把庄风招惹得发了疯怔,否则庄风就会狂化成一条疯狗,逮着人就咬,至死方休,就没有他庄风干不出来的事;就如同当年冲冠一怒为红颜,虽然最终失败,但却也将西南五州之地的这些世家势力给清扫一空,其中还包括他们周氏家族;自然那应媛比不了庄风为着的红颜,但也比他左福亮来得值钱;对于当年事,左福亮自然是还没有忘掉;于是,周群国的理由,让左福亮暂时的留下了应媛王普洪等人的性命;现在而今眼目之下,周群国自言自语,自问自答;想来,当时的周群国就已做出了选择,否则留着庄风的所谓各州镇侯的性命做什么呢?那庄风的所谓各州镇侯,却是来镇他们周家的地面;欺人似乎也太甚,摆明了是要抢他们周氏的积业,照理说周群国应该是与左福亮一起,同心共力的与庄风来个鱼死网破;偏却是,周群国没有这样做;此时此刻想来,周群国的心中,莫名的有那么些不知道是庆幸还是愧疚;庆幸的是,他周群国留下应媛王普洪等人的性命,到现在而今眼目之下,还可以用来与庄风换取周健遗留在江州的血脉;愧疚的是,周家对他周群国的恩情,而他却无法保住周家的积业;尽管周健身为周氏之主,且留下遗嘱将积业交给庄风;但对周群国来说,周家的积业,是他拱手让出去的,有愧于周家对他的恩义;周群国心中想得很多,但是周群国其实却是个果断的性子;虽然思虑颇多,既然是有了选择,将周健的遗嘱公布,那么也不会再过于的纠结;关于对周家积业葬送的愧疚,周群国愿意以抚养承继周氏血脉来弥补;世道无常,今天的周群国,或许就是明天的庄风;用一句老话讲:只要人活着,万事无忧;周群国虽然是做出了选择,却并没有直接回答庄风的话,而是以不大不小,刚好庄风可以听到的声音:“放下武器;”有着周群国的令下,灵堂里的周氏侍卫些,有那么些犹豫;但却并没有等到周群国再说多一次,只在周群国的视线扫视之下,虽是犹豫,却放下了武器;周群国做出了选择,庄风也不再犹豫,只看了一眼门庭;门庭自然懂得庄风的眼神含义,跟着就是招呼仉洛近来庄风面前;在庄风还没有到来庭州之前,就已然是下达旨令,将庭州归属于仉洛镇守,之前亦是仉洛在这殡仪馆门口接候的庄风;只是没有见着应该与仉洛一起的李庆,不过庄风既然都没有明言问寻,那么他门庭就更没有资格去责问这些事情;不过门庭大概也能猜得出来,仉洛应该是逃脱掉了左福亮的逮捕;仉洛近身到庄风面前,庄风也没有言语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仉洛;对此,仉洛自然懂得;看着外面的周氏侍卫们都放下手中的武器,仉洛就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不需要庄风话语,仉洛便带着他的人些动了起来,而庄风却依然是站在那门框墙后面,并没有露面;仉洛走出去,那殡仪馆着装的武装些,也随之走到灵堂里;不需要仉洛发话,自行的便有序的各自分工,一部分人收拾武器,另一部分人则将周氏侍卫给聚拢到角落里;庄风站在门框墙后面,静静的燃着烟,似乎等待着灵堂里的活儿干完;不过一支烟的时间,仉洛便已将灵堂收拾齐整;随即也发出一声仿声的声音;庄风听着仉洛那仿声的声音,似乎依然是并不着急,随手将手中的烟蒂弹飞,继续的又再接着燃上一支,并似极为享受的深吸一口,这才从那墙后面侧移一步,出现在了门口处;庄风看着周群国安静的站在灵柩前,空着双手,没有看着周健的遗像,也没有看着灵柩,同样也没有看着庄风,似乎是在看天花板;看着周群国安静的站在那里,庄风才在侍卫的簇拥下,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十年前没有做成事,现在终于做到了;”周群国在庄风走到身边的时候,似乎是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想多了不是;现在外面还打得热闹,还是给下个令先;”庄风似乎并不准备去接周群国的话茬,很直接的说着;“什么时候变得心软了?”周群国似乎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说着;“那就算了;”庄风一幅不强人所难的随意模样;说完,庄风便转过身,招呼了一声:“严厅;”有着庄风的话,严威凑上前去;“你可以离开了,现在回去庭州城,维持好秩序;特别是州府合议会,找回来这些人,送回家,让他们老实呆着,也好好的陪陪家人过个夜,别整天的不着家;嗯,有任何的话多反抗,直接宰掉;”庄风的话,严威自是有听得明白;却又不是太明白,一时之间,有些疑虑模样;现在而今眼目下,大局已定;这个严威自然是知道;关于州府合议会,所谓找回来这些人,这个严威也听得明白;州府与合议会,做为一州地面上真正的大权在握的人物些,没有谁会大晚上的跟家闲待着,无谓男女;这事,严威懂;严威不懂的是,庄风为什么要控制这些人;以严威所了解的来讲,无谓是玩地下秩序,还是所谓世家,好像都不应该与州府或合议会这样的一州真正执掌权力的人物起直接冲突;“嗯,对了,先回去公共安全局,你们那局长和合议会里管辖你们的议员,先将他们给拘了;从现在起,你全权接管庭州的公共安全大权;”庄风似乎是没有看出严威的疑虑,或者说看出来严威的疑虑,就跟着就许言承诺利益了;严威能坐到今天的位置,那脑子绝对不傻;看似庄风许下利益,但严威却不敢当真;看似州公共安全局的局长,只比他严威这警视厅正职高上那么一级,然而这权力却是成倍的成倍的扩张;以缙国当今的制度,公共安全局,负责公共安全事务,当然这是废话;公共安全事务,几乎囊括所有与公共安全相关权责,包括秩序、治安、户籍、出入境、边防、军警、消防、警-察、监狱、拘押、交通、专-政,政-权保卫、镇压、制裁、改造、监督、侦查、执行刑罚等等所有与行政相关事务;简而言之,缙国制度里面,明确的将公共安全局定义为暴-力职能部门;其职责是,保卫缙国政-权;而为了保卫缙国政-权,无人不可杀;也就是说,在各州州府的行政事务里,除文职事务之外,所有行政相关都归公共安全局权责范围;担负稳定社会秩序的重任,其权重亦是堪称恐怖;而严威做为警视厅的正职,其权责只是负责警-察事务;当然,警-察事务,在公共安全局内部也属重权职位,掌控着除军警之外,所有的暴-力力量;拥有着镇压、逮捕、拘押、刑事、侦查、执行刑罚等等权力;级别一级之差,权重天差地别;严威身为所谓体-制内的人,当然清楚其中的区别;也正是因为严威清楚,所以庄风随口一句闲话的吩咐,让严威有些恕不敢从命;掺和今夜的事,与拘押州府合议会以及他严威的顶头上司公共安全局,那完全是两个概念;掺和今夜的事,严威原本想要的是借助庄风的力量,他自己往上再走一步;然而,走这一步,却不能是通过拘押州府合议会这些缙国封疆大吏得来;而应该是庄风因着他严威出了力,然后出一笔足够让他往上再走一步的钱钱;五级再往上,自然是四-级的位置;而这个位置的价格,他严威以如今这警厅这般权重的位职位,那也是得需要很多年能才挣回来,哪怕是百无禁忌,什么钱钱都敢收,那也得需要好些时间才能挣得到的;现在,庄风许下承诺让他严威更进一步,而且还是在权重极沉的公共安全局内部进一步,成为执掌缙国一级行政区域公共安全的实权人物;但是,这真的不是严威想要的流程;不是严威胆小,而是拘押这些人,那就等同于实质性的造反,嗯,用缙国的法律讲,应该称为之叛国罪;叛国罪,放在当今任何一个国家,哪怕是所谓的没有死刑的国家,叛国罪那也是死罪,且不能通过最高权力进行赦免;严威正是因为明白其中的关隘,这可是关系着人命,应该说关系他严威的人命,至于其他人命,管他去死;既然与自己的人命相关,那严威可就得好好的惦量惦量;利益虽重,却也得有命享受不是;关于这一点,严威能在缙国体制内坐上五级大员的位置,自然不是那见着乌纱白银就蒙了眼的人;见着乌纱白银就是蒙了眼的人,是无法坐上五级这样的位置的;尽管平民们经常看到五级往上的高官因为贪-腐而落马的为数并不少,甚至可以说是很多很多;然而,实际上那只是做给平民看的,所谓凡事得有个话儿不是;至于真正的原因那就说不清楚了,不过大多都是因为官场内部倾轧;所谓贪-腐不过是所谓给个理由先;反正就是能坐上这个位置往上的人,绝不是那见着乌纱白银就能打得眼的角色;就算是有,那也是极个别的现象,大部分的人,都不会这样干;因为懂得,所以谨慎;“你吓着人了;”看着严威那疑虑而不敢从命的模样,周群国跟边上多了一句嘴;“看来本人的心,真的变得柔软了;”庄风似是感叹;面对庄风的感叹,严威低下头,避开了庄风的视线;“算了,多说一句;你只管照着本座的话去做,庭州城里会有人接应你的;”庄风说多了一句;有了庄风的话,严威的疑虑再重,也明白过来了;庄风今夜敢来这庭州唱这么一出大戏,那手中掌控着的力量,绝不是眼前这侍卫几十号;明白过来的严威,脸上的疑虑消失了,不过却并没有因为庄风许诺的位置而高兴;因为庄风虽然是已将话说得明显,可这具体执行的过程,那枪来刀往的,能不能活下来,还得凭本事;就算是活了下来,他严威也坐上了共公安全的头把交椅,可那还不知道缙都会不会找后账;只不过,找后账的事太过遥远;有些事,得豁出去拼的;连找后账的事都要顾忌,那也别往上爬了,回家带娃儿耍去;严威没有高兴的模样,颇为郑重的依着职业习惯的回了一声:“是;”说完之后,严威就转身离开;正当严威转身离开的时候,庄风的话又来了:“着什么急,没有听到外面的枪还打得热闹吗?这时候出去,谁认识你啊;被瞎弹干死了,可别怪本座没有提醒;”有着庄风的话,严威停了下来;“通话器给我;”周群国听着庄风那似乎说给严威听的话,其实是说给他周群国听的,所谓指桑骂槐,庄风这事也做得太过粗糙了些;只是庄风这事做得再怎么粗糙了些,周群国却不得不做出反应不是;是的,周群国让灵堂里的侍卫些缴了械,可是外围还正打得热闹;当然,这本就是周群国有意为之,对此庄风自然是明白;不过就是想要借着外围胜负未定,他周群国有枪还在手中;同时,他周群国又让自己身处于庄风的控制之下,以表示诚意,与庄风谈谈条件;随着周群国的话,自有侍卫拿着通话器,不过没有直接递给周群国,而是看着庄风;对此,庄风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做为庄风的侍卫,对于庄风这既不点头也不摇头,那自然懂得起,表示庄风的意思是否定;“您老不是说我心变得柔软了吗?呵;”说着,庄风停顿了一下,同时抬起手腕,伸出手指,放在耳朵上,继续的说道:“不用再拖了,全宰掉;”庄风的话语落音,周群国顿时皱紧了眉头;庄风看着周群国那紧皱的眉头,颇为平静的说道:“现在,您老可以通知下边的人了,你们抓的人,立即放出来,并进行交接;”听着庄风的话,周群国有些微怒,跟着就要有话说,不过却被庄风打断:“开心的种,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们与庄氏无关,只与小庄有关;”是的,周群国想要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希望先得知周健遗留在江州的子女的下落,再才会将周氏积业交出;现在听庄风的话,虽然是没有说出下落,但周群国却听懂了;周健的子女,是他身为庄风这个做叔叔的事,与庄氏利益无关;没有任何庄氏的人知道其下落,那么他庄风只需要告诉周群国,那自然是可以保证让周群国带着那些孩子平安离开,就此隐姓埋名;不谈其他的人,至少庄氏家族不会找后账;有了庄风这比他周群国想要得到的更多的承诺,周群国也不再去纠结犹豫,照着庄风所言,给下属三州之地的留置去了信息;庄风看着周群国终于是做出了最终的选择,心中悬的气儿,并没有完全的放下;是的,要交接三州之地,那自然不是一个传讯就能够搞定的;不过,只要周群国做出决定,以周群国的权威,下边的人自然不会再去死抗;或是以人性而论,周群国这个做头头的都放弃掉拒斥庄风,那么下边的人,就算是心有不甘,或是所谓忠诚;然而,更多的人心却是,不过是换了位主子而已,说不定正是因为换了主子,为了安抚人心,新人主子还会比旧主给得更多呢不是;而那所谓忠诚些,指不定就被这些人卖给新主做投名状;或是,真有这所谓忠诚,更多的人会抢着去将这些忠诚拿去做投名状,换取新主的青眼;以此,自然也就再难有那抵死相抗的决心;人性如此,与好坏无关,与忠诚无关,与道理人品无关;人总得活着不是;这也是为什么,庄风一直拖着,非得要得到周群国的话,其用意就是这个道理;有了周群国意愿将这三州之地交接给庄风,那么周氏的人心就算是散掉了;所谓忠诚,那只是极少数的,更多的人只会为了赢得新主的信任,而更加的卖力;周群国自然也懂得这个理儿,在传讯之后,表现得颇为的平静;不过,庄风却也有看到周群国那平静的模样眼中的复杂情绪,似悲凉似不甘似愧疚似……,嗯,庄风也看不太明白周群国那复杂的情绪;不过,庄风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周群国为着周氏的恩养之义,为周氏付出了自己的一生;临老到古稀了都,却在自己的手中,将周氏积业给拱手送了出去;庄风看着周群国那难明的复杂心绪,跟那儿多嘴的说道:“外面的人还要不?不要的话,就真的杀光哦?”对于庄风的话,周群国颇为艰难的点了点头;有了周群国的点头是摇头不是,庄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仉洛;仉洛懂得起,跟那儿招呼着人手,动了起来;仉洛动了起来,庄风也动了起来;跟那儿掏出烟,递给周群国;周群国没有去接过庄风递给他的烟,庄风也不以为意,转而自己燃上;庄风燃着烟,周群国安静的站着;直到庄风从兜里又掏出一部电话,跟那儿说了几句;对此,周群国心知肚明;庄风将才等的就是应媛王普洪人等的电话,现在算得到了确认;同时,关于庄风的谨小慎微,周群也算是真正的见识到了;庄风挂机之后,习惯的燃上烟,说了一句:“出去透透气;”说完,庄风就转身就走;以着习惯,庄风一动脚丫子,影子般的徐卫杨霖就会跟上;就在徐卫杨霖下意识的跟上的时候,庄风跟那儿说了句:“滚;”听着庄风这明显的重语,徐卫杨霖也是愣了一下;庄风极少用这样的语气对待下属,特别是对如他徐卫杨霖这样的亲近侍卫;上次的徐卫杨霖见着庄风这样,还是十年前;现在,不知道庄风又是哪股疯发了;或许这就是以前各式人物对庄风相对统一的评价:喜怒无常;徐卫杨霖看着庄风突然就有了这极少的重语,一时之间还不太明白,不过却也没有再跟上去;对此,周群国先愣了一下,随即也反应过来,跟上了庄风的脚步;周群国跟上庄风的脚步,穿过殡仪馆所谓的员工区域,几转九拐的,来到了殡仪馆的房顶上;这时候的庄风,明显的没有了之前的那些装疯的行为习惯,脸上阴冷的可怕,似乎是压着一肚子的火;“周老,记住我说的话;”庄风颇为认真的说道;周群国自然也是颇为的郑重,静静的听着庄风接下来所说的话;“江州……”庄风所说的是一些地址以及人名,也包括这些人名的出身家庭,行为生活习惯等等,简而言之,庄风就是一个活的资料库,现在将库存资料交出给周群国;周群国认真的听着,听完之后还跟那儿默念着;期间,有些默念错误,庄风又是指出,同时又将这错识点的地方,加上人物的资料,再次的重复给周群国听;以周群国这样的人来讲,所接受的那么些乱七糟八的是谓技能训练,其实这样的资料,只需要只一次就能记住的;或许是因为上了年纪,或许是为了谨慎起见,有意让庄风多说几次,以验证真实与否;瞎骗的话,一次可以说是很顺畅,两次也可以说得相差不大;那么三四五六七次之后,如果还跟第一次说的一模一样,那才可以确认是真的;或许周群国就是为了验证庄风的话,跟那儿好些次数了都还没有能够背下来;或许庄风并没有发现周群国的验证,或许有发现,而故作不知;或许是因为庄风心中那莫名的疼痛;或许是看着周群国这都年近古稀,还在为着自己的理想或是信念或是执着,尽心尽力的为着周氏家族;当今世道,大部人都无法理解世家的执着是为个什么;包括所谓世家之中的子弟以及是谓忠诚,其实这些人更多的都是为了利益金钱权势地位;真正能理解何为世家的人,少之又少;就如庄风也一样,他的那些所谓守候他十年归来的忠诚兄弟侍卫,其实真正理解庄风心中执念的人并不多,也就是极少得可怜的那么三两只;或许正是因为能够真正理解他们这样所谓世家的人并不多,当庄风看着年近古稀的周群国为了周氏血脉,那般的认真记忆庄风所说的话语,哪怕是故意让庄风重复多次,或者说正是因为周群国的谨慎,让庄风心中也是有着颇为激烈的心绪波动;十年以来,庄风没有结识一个真正的友人;一个也没有;不是庄风不愿意,也不完全是庄风适应不了平民世界,只是当庄风看准某人觉着可以相交时,试探性的当做故事一般的讲着关于世家的传闻,得到得只有无聊白痴的反应;是的,没有人懂得他们这些人心中的执念;于是,庄风也不再强求;甚至是不再强求他庄风的这群兄弟忠诚们去懂得他庄风心中的执念,换之的是,只需要他们能够听话执行就好;至于关于世家的执念,懂就是懂,不懂就算球了;懂得,就如同群国这样,年近古稀,为了世家传承,可以抛开一切;远的,如周群国的家人,为周氏而亡,他周群国除了悲痛藏于心,再无其他;近的,如眼前;刚才庄风问周群国,外面那近千人的侍卫还要不要,周群国虽然是犹豫,却也艰难的做出了选择,不要;是的,周群国要得到庄风手中关于周健子女的信息,并且还要将之抚养成人,将周氏传承下去;那么,在当今的世道人性的风气之下,越少的人知道这件事,对周群国越是有利;同时,如果周群国身边留有武力,那么以庄风这个人的习惯,也是不会让他周群国离开的;为此,那怕是这些人同样为周氏效命,但在周群国看来,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死亡的可能性;为了周群国心中的那份执念,周群国选择不让人知道,也尽量不让庄风心生猜疑;为此,不惜宰掉这些为他周群国卖命的人;或许吧,所谓狗屁世家,没有一个好东西,连为其卖命的人,在某个利益面前,一样的可以抛弃;还好,所有的世家人物,都知道自己不是好东西,也就不至于被所谓良心折磨;庄风懂的,所以庄风也可以下得去手;同时,庄风也是看着周群国这样的选择,懂得了某些理儿;比如,庄风以前觉着别人不懂什么世道,那庄风就会想着法去让别人懂得;现在,庄风再不会强求,任这所谓别人在他庄风的眼中无谓是怎样的亲近,怎样的可交,甚至是他庄风连性命都可以予之交付,但是庄风不会再去试图让其懂得他心中的执念;懂就懂,不懂就算球了;话多说无益,还不如留着养牙齿;庄风跟那儿发作了精神分裂症,一边儿上走神想着些乱七糟八的思绪,一边却又跟那儿不断的重复关于周健子女的资料;在庄风将一盒烟燃空的时间,周群国终于将这些资料都牢牢记住;周群国确定自己已经记住庄风告知的资料之后,颇为认真的对庄风说了一句:“谢谢;”对此,庄风是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的;因为庄风跟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当不起周群国这一声谢;正当庄风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周群国的时候,外面的枪声终于是停了;以此,庄风总算是找到话讲了:“走吧;”听着庄风的话,周群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有着周群国的反应,庄风便又转身走着;不过庄风与周群国并没有回去灵堂,而是带着周群国走在灵堂里乱穿,在某个小门口有能看到灵堂里的灵柩,周群国明显的停顿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说什么,继续的随着庄风走着,最终是穿进到漆黑森林的边缘;这整个过程之中,就只有庄风与周群国两个人,而这两个人也没有一句话说;到达森林边缘,庄风看着周群国看着他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忍,说道:“其实灵堂里的灵柩是空的;”是的,庄风看着周群国看他的眼神,就知道周群国想要说什么;或者说,其实庄风有发现,刚才在那可以看到灵柩的小门口的时候,周群国那转瞬的停顿;对此,庄风自然明白;对周群国来说,周健是他看着长大的,又守着他逝去;现在,周健都还没有入土为安,他周群国就将周氏积业给交了出去;虽然说是为了能够延续承继他周健的血脉,可对周群国来讲,就这样一走了之,连周健的身后事都没有处理妥当,心中自然会有着自责愧疚的;听着庄风的话,周群国明显的愣住;似乎有些想不太明白,为什么灵堂里周健的灵柩会是空的;要知道,周健的后事,都是他周群国亲自操办的,更是他周群国新手将周健的遗体放进灵棺里的;现在,庄风却说那幅灵柩是空的;这不得不让周群国的心中有着困惑;庄风似乎也看出周群国的困惑,也就说多了一句:“殡仪馆是下边的人开的,开心的灵柩停在那里已经几天了的;”听着庄风的话,周群国恍然;确实,以庄风的手段,这样的事,太过简单,简单得都不需要提及;庄风看着周群国恍然模样,又多说了一句:“其实在前几天回去江州之前,我已经将开心安葬在他们家的祖坟山;”听着庄风的话,周群国那苍老的脸庞,有着浊泪滑落;看着庄风,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见着周群国老泪纵横,庄风本是想要说点什么的,却始终没有说出口;而周群国似乎与庄风一样,是有话想要讲几句的,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抹了一把那苍老脸庞上的浊泪,转身一个人隐进了那漆黑的森林;庄风看着周群国一个人隐进那漆黑的森林,莫名的有那么些想要哭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已经好些年都没有了;或许是看着周群国这年近古稀了的都,还在为了自己的那份不为人所理解的执念而奔劳;也或许是,庄风压抑了十年之久的情绪,终于到现在算是完成当年未完成的事业,终于可以发泄压抑的情绪吧;习惯的燃上烟时,庄风才发现在身上已经没有了;莫名的,庄风有些想念某人了,那位在他庄风没有烟的时候,总能像变魔术一般的,随时随地掏出一盒庄风抽惯的烟的女人;没有了烟的庄风,苦涩的笑了一下,然后就原路返回;当庄风返回灵堂的时候,看着侍卫些都提着武器,似乎是在戒备着,而且是那类有些情况严重的戒备;对此,庄风习惯的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停下脚步,直接就走了过去;侍卫些见着庄风出现,习惯的就将庄风给护卫住,似乎是怕被人干了瞎弹;这时候,庄风看到了灵堂里的另一帮子人,一帮子之前并没有出现过的全幅武装的人物些;这些人身着非缙国制式的军用制式的武装背袋,装备是统一的制式,但是武器却不并统一,长枪短炮的;甚至其中一个看着四十上下的老女人了都,还背着一挺车载五零重扫,也不知道看似那女人的身材普通,是怎么能抗得动这样的的超重型武器作战的;这些人在面对庄氏侍卫那明显的有些紧张的戒备状态时,却也并没有像庄风的侍卫那般的做出戒备状态,只是随意的站在哪儿,甚至武器都没有提在手中,就那么随意的挂在身上;似乎是在对庄氏侍卫示意,他们并无冲突之意,连武器都离开了手,诚意可以说的表现得足够;然而,虽然所谓诚意表现的足够,对于这些侍卫的紧张戒备,却流露出一幅流氓恣态,似乎是在说,小屁孩子,紧张个毛,爷又不揍你,十足的挑衅姿态;尽管这些人些一幅流氓姿态,却难以掩饰身上那股彪悍的杀戮气息;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客徒呓语》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客徒呓语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百二十五章 执念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客徒呓语”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客徒呓语的第一百二十五章 执念,客徒呓语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客徒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客徒呓语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