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三方

客徒呓语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客徒[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7-10-13 16:12:48字数:11824
时值盛夏,更夜的风可能让人感觉到凉爽,但绝不会让人有寒意触觉;在这盛夏深夜的微风中感觉寒意侵蚀的,并不只有独坐在花丛长椅上燃着烟的筱鱼,还有那间破旧仓库里的其他的人;尽管仓库封闭,却并不会让人感觉到气闷,但是也绝不会如外面那深夜微风来得舒适;但是,此时在仓库里的人物些,却感觉到了寒意的侵蚀;在庄风跟外面吹着风,讲着故事的时候,留置实时监测的参谋些收到覃理传来的信息;据覃理所说,或是仓库里的指挥中心的监测都有发现,正当覃理小心谨慎的与军方特殊旅做着试探性的火线接触,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覃理手底下的两团兵力都是借来的,所谓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大概就是覃理眼门儿前所面对的状况;虽然是有外带庄风所谓老窑的五百侍卫军官,也只能是保证可以勉强保障指挥系统顺畅,不至于连个指令都下达不下去,可真要运转起来,那还需要时间;偏就是,覃理没有时间去整训,而且面对的是又是有着绝对兵力优势的军方特殊旅,一个半个的不小心,那就得是全局崩溃的下场;所谓谨慎无大错,也正是因为覃理的谨慎,也让军方特殊旅表现得同样的谨慎;能坐到特殊旅长官的位置,又能被调派执行与世家之间的,没有所谓军部官方正式军令下达的非正式军事行动,自然也就不能明火执仗的公开任务,那自然得是缙国勋贵们的心腹,也自然而然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谁;关于覃理,那在缙国的勋贵圈子里,其军事才华,那是早已得到肯定的,甚至还被称之为缙国诸世家,包括勋贵在内的,年青一辈之中最有能力的军事天才;面对这样一个人,换谁来执行这个任务,那都得谨慎对待;既然能执掌一个特殊旅的人物,绝非那二不挂五的小子纨绔;关于对覃理的极高评价,也不会仅是那轻蔑一笑,不以为然;亦或掩饰那份长辈评价的嫉妒的嘲讽鄙夷;双方的谨慎,也就没有导致初步接触就直接扯开架式的干他吗的;当第三方力量突然出现时,覃理与特殊旅都有着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极为默契的停止了火线接触;那突然出现的第三方,与覃理和特殊旅一样,都是缙国军队的制式着装,甚至连装备都是军方制式,而且以覃理看来,不仅是武器装备是军方制式,实际上突然出现的这第三方力量,跟本就是缙国的现役部-队;以至于当第三方力量突然出现时,覃理心中的第一反应就是,死定了;本来面对特殊旅,就已经属于以弱击强,已足够让覃理感到吃力的了;这还没有开干,对方又有增援到达,虽然覃理也不清楚具体兵力多少,但仅展开的试探兵锋,覃理最保守的估算,那也得是又一个特殊旅;两个刚接到手中,连军官姓个嘛名个甚都没有弄清楚的两个缙国陆军甲级标准团建制,却立即就要面对缙国陆军建制中级别更高于甲级的两个特殊旅,这架没有法干;至少他覃理是干不了这个架,除非本朝开元战神才有得玩,而覃理再怎么自负,也没有办去将自己比作他最为推崇的战神;覃理面对这样的局面,心中除了死定了之外,再无其他念头;连鸡蛋碰石头的念想都没有,就等着等死;而正当覃理心中绝望,而导致慢了那么的半拍,这转眼之间,与他覃理敌对的特殊旅居然先他那么一步的,与他脱离了接触,转为防御戒备状态;到这时候,覃理的反应也快,瞬间就反应了过来,那突然出现的部-队,并非缙国军方计划内的部队;不是来帮着干他覃理的,而是特殊旅也不知道身份的力量;原本就没有干起来的仗,因为这突然出现的第三方,而转入有些诡异的戒备防御对峙状态;是的,这局面确实是有那么些诡异,至少覃理是这样感觉着的;两帮人干架,突然插入一方两帮人都不认只的人,却偏又是站边上看着,也不动手,也不搭话;嗯,至少覃理有试过通讯请求,只不过没有得到回应而已,没有拒绝也没有同意,这让覃理觉着太过诡异;庄风与缙都过手,他覃理与军队捉刀拼枪搏生死;用太祖话讲,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分工不同;关于庄风这么个传闻中的废物,覃理与庄风一起长大,自然知道庄风与传闻中的不一样,但是比之他覃理却还是有差距的,以着自身的才华能力,其自然也是有着一份骄傲的;以此,覃理自然也是在心中有过那么些许想法,比如说他覃理比庄风更强,应该坐哪个位置之类的;或者说,覃理对于庄风成为庄氏家主,心中嘴角没有点闲话,那绝对是骗自己骗傻子的;人之常性,就如同平民在工作之中,觉着那什么经理上司,狗-屁都不懂,偏偏还坐在那个位置上吆五喝六的,而自己只能苦逼哈哈的辛苦劳作,其心中自然是有着不爽的;不过,覃理却始终将庄风看作是他的弟弟,怎么着的庄风打小屁孩子到现在人到中年,不长不短,也得有近三十年的小辈子,一直以来都称他覃理一声四哥的;随意时间流逝,小半辈子都活过去了;覃理与庄风也真正共同经历了死生,一起抄着刀子跟人搏杀,光屁-股的洗去身上的血腥;对于庄风的看法,早已转变;无谓内心底处如何思量,覃理在心中也承认庄风的家主之位,也接受一个事实,无论庄风的所谓能力如何,但庄风所处的位置,确实有着许多覃理连妄想时都不曾想像过的东西,比如世家的底蕴,比如人脉,比如阴暗;特别是十年前的剧变之后,庄风让他覃理去护卫某些对庄风来极为重要的人远走海外,而庄风自己则留下来处置善后;覃理明白,古往今来的所谓留置善后,或者对他们这样玩刀枪权谋的人些来讲,后卫属于最危险的活儿,能找替死鬼就找个冤鬼;偏却是,庄风自己留了下来,并没有假手于任何一个人;似乎在那一瞬间,覃理有些错觉,那个一直称他作四哥的小屁孩子,似乎真的长大了;似乎真的已成长起来的庄风,在覃理的心中的模样,自然也随之改变;以前那个称他一声四哥的庄风,在不觉之间,已然成为了一家之主;也让覃理在不觉之间,将庄风视作了依靠,犹如覃理幼年时对庄氏老爷子那般,对家的依靠;在这十年间,覃理远离故土,远走海外,与庄风遥隔重洋万里;每一年只会发一封报平安的邮件,而邮件内容则是空白;能发邮件,就也表示还活着,还能喘气儿;至于活成了什么样儿,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活着;或许吧,活着就好,在当今的世俗风气里,意味着没有上进心,自甘平庸,属没有出息的存在;然而,对覃理或是庄风他们来说,活着就好,是真的还能喘气儿,就是最大的安慰;致于生活过成了什么样儿,呵,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总是难以言诉;有的人,整天厮混在一起,有着说不完的话;有的人,只需要安静的坐在一起,就能找到安宁;有的人,经常的吵吵闹闹,却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最快出现在身边的那个人;但是,这样的感情,都需要有时间去相处;感情不会凭空生成,柏拉图式的爱情,其实是极为脆弱的;只存乎于精神,而无实际的相处,人都是活在想像之中的;而当现实闯入纯粹的精神世界,生活日常琐碎,足以让精神的情感在瞬间破灭;见光死,其实还是挺贴切的一个词;当感情产生之后,同样是需要去维护的;时下所谓的谈感情,没钱谁跟你有感情;工作生活的辛劳,地域的远离;都会冲淡感情的存在;除此之外,感情的延续所需要的时间,却是更多;就如同时下的中青年人所说的,当年的大学同学死党,随着时间的变化,都觉着变了,变得有些不认识了;偶尔的同学聚会,也变成了炫耀大会,大学时代的情谊也在各式的炫耀中死去;人的变化是很正常的,毕竟人作为群居的物种,总得是需要去适应环境的,为适应环境而变化,不过只是群居物种的为了生存的自然变化而已;原本正常的变化,或许是因为太过于正常,而人总是生活在是谓正常环境,却同时又渴望非正常的生活;于是人们开始怀念不正常的事,也就是谓一个人如果保持不变,就觉着是难能可贵的;或许吧,这样的人确实很少;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逝去,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甚至是亲情;要不怎么有三年七年之痒之类的说法;如果感情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逝去,那么这份感情就会被人所赞美,当然,也值得赞美;比如庄风与覃理,以及所谓他们这帮子人之间的感情;地域远隔重洋万里,时间跨越十年之久,却感情依旧;期间唯一的联系,仅是那每年一封的空白电邮;当庄风有需要的时候,覃理或是邹金凤,或所谓他们这帮人之中的其他的人;就可以立即抛下所有,决然的回到庄风的身边;或许庄风他们这种人,本就不存在于平民世界,或是庄风他们这种人,在缙国当今的世道里,本就属不正常的存在;既然是属不正常的存在,那么庄风与覃理或是邹金凤或是他们这帮子里的其他人,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属不正常;遥隔万里,一年仅一封空白电邮,是谓联络感情;偏却是,总有在那生死一线之间,这么一帮子人却会抛下所有,赶聚过来,一起去死;如果说,是因为庄风需要,所有这些人才回来的;那这样算来,其实也仅是庄风与他们这帮子人的感情牵绊,似乎除开庄风之外,其他人之间却未必就能保持这般的感情寄托;其实不然,大概三四年前,庄风的一位友人,嗯,或者说是谓虎哥成员中的一员游婧;游婧早在庄风还没有失踪之前,就找到是谓真爱,然而结婚成家;多年以后,当年的良人,也被平淡的生活给磨得没有了激-情,再加之有几个钱钱,也就与平民世界里的大多数男人一样,所谓男人有钱就变坏;结果,被人要挟利用,弄得个倾家荡产,还被扔进江州公共安全局的密室里,以要取游婧的赎金;所谓这么大家业,看着是被弄得干净了,可那指不定还藏了私房钱不是;而公共安全局的人,将人扔进密室以索要取赎金这样的事,其实并不稀奇,吃大户嘛,古来皆然;而且在江州,平民都对公安全局有这样一句话来讲:石头都能榨出二两油的主儿;游婧被要挟,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庄风;是的,游婧身为虎哥成员,虽然早在十年前庄氏崩塌之前就已找着所谓真爱,结婚生子;然而,当庄风出事的时候,她却依然回到了庄风的身边,陪着庄风渡过那场动荡;虽然已成家生子,同时比之庄风,都属难以取舍;毕竟能成为虎哥成员中的一员,其幼年起所经历过的悲催日子,让她无比渴望拥有一个安稳平淡的家;然而,如果没有遇见庄风,没有成为虎哥成员中的一员,那游婧或许活不下来,就算是活下来,其心理其生活,都属于平民世界无法接受的存在,那么也就更谈不上成个家,平常而安稳;平民的世界与他们的世界,属两个世界;在她的世界里,庄氏崩塌,死人无数;而当庄风失踪之后,她重又回去那个平淡而安稳的家;对于她的离开又回来,仅一句话就可以解释过去,工作出差;是的,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个世界里平淡安稳;另一个世界里血腥残酷;两个世界打个转之后,生活依旧;或许吧,庄风他们这个世界里的感情,与之另一个世界,确实是有着差异的;当游婧面临着平民世界的家破财尽时,第一个想的就是庄风;而当庄风收到信息时,也以最快的速度现身江州;似乎完全不去理会,以他庄风当时的处境,现身江州之后所将面临的死亡;是的,庄风虽然是消失无踪,可是庄风并没有与其他的人失去联系;或者说,庄风与他的友人们,总有一个属于他们的联系渠道,只不过没有到生死关隘,并不会去动用;当庄风收到消息而赶回江州时,见着游婧之后,听过情况,也就着手处理;庄风这人,有时候确实有那么点自负,或是自大狂;当庄风着手处理游婧的事务时,直接跑去江州公共安全局见那游婧的丈夫;在见着人还有气儿之后,就非常臭屁的说了一句:本人庄风,马上放人;结果,嗯,或者说,公共安全局吃大户这种事,本就是属于大家都懂,却不会公然说的,所谓潜-规则;以此,游婧的事本就属于公共安全局里边那么猫狗两三只的私底行为,并没有,也不会知会到上层知道;而庄风所拥有的身份,或者说在公共安全局这个层面上而言,够资格知道庄风是谁的真实身份以及所代表着的权势,在公共安全局里边,仅属于所谓一-把手,二把手三把手,顶天也就四把手,这还是因为江州的行政级别要高于其他一级行政区域;除此之外,也就是那所谓高层的心腹,以及庄氏自己放在公共安全局的人;至于其他的人,谁认识你庄风似的,狗屁;于是乎,当庄风非常臭屁的跟那儿自报家门并要求放人的时候,回应庄风的就是一个大巴掌,打得庄风半边脸当场就红肿了起来;对此,游婧那是当场就爆发了,跟那直接就开杀了的;还好,庄风及时阻止,否则那江州公共安全又得再一次的被庄风血洗一遍;是的,一个连庄风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的人,给了庄风一个大嘴巴;这事要放在以前,这样的人连与庄风言谈说话的资格都没有;现在,庄风看似乎落魄,但游婧却知道庄风那自骨子里就有着的骄傲;一个普通的公共安全的小员警,敢给庄风一个大嘴巴子,以庄风的脾性,就算是不知道他庄风是谁,哪也得直接宰掉吃肉;然而,庄风却为了她游婧,跟那儿受那小员警的大嘴巴子,还得陪笑认过,这让当场在庄风身边的游婧心中,极不是个滋味;那时的庄风,想来也是知道游婧心中的那份繁复难言的思绪;与游婧只说了一句话,算是安慰:“本人虎哥;”听着庄风的话,游婧自然懂得;她游婧,他庄风,或是其他人,他们都只有一个名字,虎哥;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既然不知道庄风是哪根葱,那就照着规矩谈钱钱;谈到钱钱,庄风当然是没有的;藏了七八年了都,哪儿来的钱钱;当然,要动用庄风深藏了多年的老窑,那自然是有着所谓天文数字的钱钱;然而,一旦牵扯起来,那事儿就大了,不再是钱钱的事,而是所谓庄氏余孽死个干净的事儿;再说了,如果知道庄风这个名字所代表着的权势意义,那还谈个什么钱钱,嗯,至少不用谈公共安全局私活吃大户那么几个钱钱,得是更为庞大的利益;要谈的钱钱,自然得是不能牵扯过多的所谓干净钱,这样的钱钱,庄风是没有的,穷得三日一餐半饱的人,哪儿所谓干净钱;不过呢,庄风虽然是没有,但其他的人有;虎哥成员之一的另一位阮丽敏,嗯,男性;同样是遇到真爱,成家生子,生活平淡而安稳;而且还为防止在缙国这地面上,某些经历,或是既与庄风有了关系,自然就成了招麻烦的堆儿;为此,为避免无故招惹上麻烦,也就移民到了海外;移民海外多年之后,阮丽敏已拥有一份不错的家业,所谓身家过亿的富豪级人物;自幼经历悲催日子,好容易的拥了平常而富裕的生活,而且早已远离是非之地;却只在庄风一个传讯之后,立即处理掉那份过亿的产业,贱卖成庄风所需要的数字;是的,是贱卖,一是因为庄风要得着急;二则是因为,求助的其实并不是庄风自己,似乎庄风自己从来不强求或是要求他们做什么;然而当得知是同为虎哥成员中的一员的求助,身为虎哥成员,阮丽敏很自然的跟着着急上火,着急用钱,只得贱卖掉多年以来的积业,赶回江州;有了钱钱,事情的处理也就简单;而游婧在赎回她的丈夫之后,也随之离了婚;遇见这样的男人,又遇见这样的事,早就应该离婚,一走了之,为什么还要拖连庄风,拖连虎哥里的其他人;游婧的理由很简单,她的丈夫,初遇是也算是真爱,只是,也仅是只是而已;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她与庄风或是虎哥,她们属于另一个世界;她们可以如同吃饭一样的平常对待死亡杀戮,然则她的丈夫却是平民;无谓事情因何而起,她总不能去牵连平民;至于拖连庄风,拖边虎哥成员,她觉着没有什么,属正常的,尽管虎哥为处理她的事,而抛弃掉多年以来的积业,虽不能视之为理所当然,却也是他们之间的那份异与常人的所谓友情的感情依托;其实,也可以视之为理所当然;为什么理所当然,因为他们是虎哥啊,他们共同建立起了虎哥这个家,虎哥才是他们真正的家;而对于游婧的所谓拖累,庄风与虎哥都没有话说的,因为他们也觉着这个是理所当然,如果游婧出了事,生死一线时都不传讯给庄风或是虎哥,那么他们才会真正的伤心;这就是庄风与他的虎哥之间的感情,只要到了生死相关,无论做什么,包括付之性命,也属心甘情愿;是的,平民的世界里很难理解这样的感情;一个简讯,一个人,辛苦多年,好容易的打拼下一份家业,过着绝大数人所谓梦寐以求的富裕而安稳的生活,却仅因为一个传讯,就可随手抛下,赶去送死;另一个,明知一旦现身就会面对死亡,却依然以最快的速度赶去送死;或许吧,如果没有这份感情的存在,他们也活不下来;或者说,如果没有这份感情的存在,庄风早就成了那下水道里的无名尸;反之亦然,没有这份感情,他们大多数的人,连那份真爱都不敢去追求;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其实也没有错;在时间的面前,足以让很多很多的东西流逝掉;对庄风或是虎哥或是覃理他们而言,时间在他们的面前,同样流逝掉了很多很多,所剩下的,唯有随着时间流逝,而酝酿得更加深沉浓郁的感情;在十年之前,覃理执掌着庄氏的军事大权;在十年前的那场争斗之中,覃理独揽大权,负责着鲸吞西南的战事,无谓事态如何,从来不需要向庄风去交待什么;然而,在这十年之后,当覃理面对着眼前的困局时,却第一个想的是问询庄风;或许,或是庄风就军事而言,比之覃理,确实是属于门外汉的级别;然而,这十年以来,覃理却在心中悄然改变了对庄风的态度;十年前,覃理是庄风的四哥;他覃理理所当然的就应该担起他所需要担负的责任,甚至是覃理还需要担负起许多原本不需要他去担负的责任;至于庄风是谓家主,那只需要如同庄风自己所说的那样,当个翘脚老板儿就好;十年后,覃理依然是庄风的四哥;但庄风却不再只是所谓家主,也做不了翘脚老板儿,已需要担负起一家之主的责任;至少覃理已在心底认同了庄风的一家之主的位置;或许是因为覃理这分认同,或许是覃理在这十年间已确定庄风已然成长,覃理已不需要再去往自己的肩膀上扛那么的责任,那样真的很辛苦的;以前扛着,那是因为覃理对庄风的认知还只是个没有长大的小弟;尽管庄风已是一家之主,可还是他覃理的小弟;做哥哥的覃理,不得不去扛起责任;十年之后,覃理自觉的不需要再去扛起那么多;虽然十年之后的今天,庄氏比之十前,已属人才凋零,时处困顿;照理他覃理更应该是扛起更多的责任;偏却是,覃理反而觉着比之十前,要来得更加的轻松;覃理不应该有这样的感觉,偏却是有了这样的感觉;特别是这次受庄风招呼赶回来,覃理发现庄风与之十年之前,已完全属于两个人;或许是庄风变了,人都会变的,特别是十年的时间跨度,要说没有变化,那也太不正常了;可是,覃理又觉着庄风没有变,还是当年的那个庄风;变了还是没有变,覃理只能由心去感受;在覃理由心的去感受之后,覃理确认庄风没有变,还是当年那个因为兄弟们的战死,而悲痛得昏厥过去,却没有眼泪;但是,覃理又觉着庄风变了;用覃理最彻身的感受就是,庄风让他覃理明白了曾经在书中读到的上兵伐谋的实际应用;从去年开春时节,庄风公然现身江州,其实覃理就已有收到消息;毕竟像覃理这种人,或者说覃理在十年前执掌着庄氏所有的武装力量,其自有自的情报系统;尽管十年的时间很长,可要收到如同庄风那般公然现身江州,并叫嚣江州是他的,他要拿回来;诸如此类的消息,覃理想要收到,也并不困难;去年开春时节,庄风公然现身江州;而去年又是上任内阁的最后一年,到年底就得交权予新的内阁;缙国最高权力交接的关键点上,庄风在这个时候公然现身江州,其切入点,可谓把握得绝妙;那时的江州官场上坐头把交椅的傅襄,本是内定的国政卿,缙国行政序列里行二的存在,也是缙国唯二的一级绝品;覃理远在海外,自然不太清楚傅襄的事,但是早在庄氏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庄风与覃理他们就受教于庄氏老爷子,学会了怎么去观察缙国最高权力层的产生,以及交接前后的变化;比如说,作为缙国最高权力机构的内阁;缙国名义上为民主,国体为共-和;依着缙国宪-法,内阁为民选;然而,实际上的内阁组成,则由缙国开元勋贵家族之间,协商或者说争斗而来决定;开元勋贵之间的协商或是争斗,也会有着表象产生,毕竟那是名正言顺的缙国执权层,自然得有公开给人看的一面;比如内阁首相次相,这两位缙国唯二的一级绝品,在确定人选之前,会有那所谓选帝侯的变的化;一般在上一任内阁执权第六年或是第七年,会有一个或是两个,嗯,最多不会超过五个人,会毫不起眼的进入内阁,做那角落里的冷板凳,是谓候补阁员;一年之后,这一个两个或是四五个,那就只会剩下一个,或是两个或是三个,成为内阁正式成员;再一年之后,就只会剩一个或是两个,最多三个;然后,这三个人,其中会有一个成为缙国最大派系恭党自办内部学院总院的山长;而这个人,就是所谓太子爷,下任内阁首相,缙国最高权力的继承者;自古以来,讲究个座师;而以当今缙国的风气,恭派独揽大权,成为缙国唯一执政;当然,这个本身也有违背所谓的民主共-和宪章,既然为民主共-和,却又一派独掌执政大权;无谓是否违背民主共-和的是谓宪章,缙国的风气却已然形成;从最高权力的内阁,下到各乡镇山村,恭派成员为官的比例已高达九成九,只剩下那么所谓的缺一,才去分派给缙国这个共-和民主牌坊的九大派系的其他八个,以及所谓无派系人士;这样一来,想要为官,那最优选择自然是加入恭派;而在成为恭派成员之后,依着恭派制度,也必须得进入恭派自办学院进入学习,然后才能外放为官;而外放为官,又依着学院等级不同,外放官级也不同;学院级别越高,外放为官的级别也就越高;在这样的制度或是这样的风气之下,那么做为恭派自办学院总院的山长,那么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为了缙国成九成九的官员的座师恩相;只是内阁交替,座师恩相太多,于是就这样的不成文的规矩之下,那做为缙国最高权力的继续者的在成为首执之前,自然得先成为总院山长,以培植属于个人的是谓亲信;同时,也是缙国官员站队的表现;一旦出现新的山长出现,那么在官位上坐着的恭派成员,自然得想方设法的进入总院进行所谓进修,实际就是站队,表示支持;依着这样的成规,一旦出现新的山长出现,那也就意味着继承者已确立,所以呢在缙国对恭派学院总院,也戏谑的称之为东宫,入主者自然就是太子爷;至于另外一个,或是两个,则会出任缙都各部的部魁,然后会外放到地方州府,兼知一州,是谓知民事;而这一个,或是两个人,会有一个人成为下任内阁次相国政卿,成为缙国权力序列里的二号人物;当然,这仅是所谓的正常程序,其中的变化,那就太多太多了;最高权力的交接,又不是请客吃饭,就算是请客吃饭,那也还有饭菜不合口味之类的借口因由,而掀翻桌子的事发生,更何况如缙国这般人口十几亿的大国的最高权力的交接,那其中的变化,足以让人眼昏死过去;不到最后交接完成,一切都属未知之数;或许世家子弟,放在平民世界里,确实属一无是处的存在;只是要放在所谓权谋的圈子里,没有谁会变成影视里的那种富家子弟似的白痴;因为他们要学的东西太多,太复杂;比如覃理在庄氏老爷子教授他们看缙国最高权力变化,预测下任谁执最高权力的这件事情,受教时的覃理他们才不过十五六岁;平民人家十五六岁的孩子,照着缙国的教育体系,也就十二年级毕业,更陪明一些的,可能已开始十三年级,更更聪明一些的,也不过就是在念大学,更更聪明的,顶天了也就自主创业;没有谁会去关注缙国的最高权力层,就算去关注,也没有办法去看得明白其中的奥妙;那当然,这个跟缙国的风气有关;或者说做为统治者,进行是谓愚民之策,有意识的让平民看不懂所谓制度;覃理所擅长的属军事范畴,本应专注其中,成为他最为推崇的本朝开元战神那般的绝世名将;但是身为世家子弟,这些事情也就是属于基本功课;所以,覃理自然看得明白;正因为覃理看得明白,当去年开春庄风公然现身江州的时候,覃理在收到消息之后,在那儿不由得感叹庄风现身的这个时机抓得太准了;接下来的事,就很正常了;傅襄失去内定的国政卿位置,沦落为阶下之囚;傅襄沦为阶下之囚,自然就导致了江州官场的动荡;因为无论是能看懂缙国最高权力争斗的人,还是普通官员,对于傅襄这位内阁大臣,兼商部相,兼知江州的人物,那在江州这个地面上,没有谁不去上赶着巴结;为着这个因由,当傅襄沦为阶下之囚后,江州官场上下自然是一场大清洗;这事或是这样的情况,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倒并非本朝独有;而倒霉的官员些,也只能自认倒霉,谁让你站错队,押错注;傅襄沦为阶下之囚,江州上下连带清洗,这个时候的江州,实际上已属权力真空的处境,而这样的状况会持续到新旧内阁的权力交接完成;依着成规,当新内阁组成之后,这一州的权力真空,就归属于内阁各家族自行协商,或是明争暗斗一番,归属于接下来执掌缙国十年最高权力的家族之一;偏却是,失踪十年之后的庄风公然现身江州;导致原本应该真空到新一年的江州,被庄风趁机收入囊中;是的,依着缙国规制,州为一级行政区域;一般来说,除了内阁与开元贵族,没有谁有那么大的势力,或是那么强的实力,也可以说没有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去从缙国最高权力层手中,连抢带窃一州之地;然而,庄氏在江州已延续两朝的合法贵族身份,直到缙国开元,才失去了贵族身份,沦为平民;前朝两朝的江州本地合法贵族世家,无论本朝太祖晚年有多么的疯魔,想要永绝后患,铲草除根的解决掉如庄氏这般的古老贵族世家,那也很难做到真正的铲草除根;以此,以庄氏在江州的根基,尽管在那十年间已被铲得连根儿都断了,但是终究是没有断;再经过这么三十多年,已然是如野草般重新长成;有这样的根基,有庄风这经历过家破人亡的悲催阅历的家主,江州的权势真空,自然是逃不出庄风的手掌;庄风所需要做就是,让出身于江州本乡本土的,江州官场的现有官员做个调动,放置在关隘的位置上;当然,这其中自然得是有着庄氏这两代人,放在江州官场培养起的,所谓庄氏家臣;是的,庄风连个为官的名份都没有,就那世家身份,在当今缙国也属于见不着光的存在,怎么可能去对江州官场里的官员进行职务调配;那不纯属鬼扯吗?依着缙国制度,四-级往下的官员,由本州合议会推荐,由本州议会投票通过,既可正式任命,成为合法的官员;当然,仅是制度而已,实际上所有的官员任命,无谓流官州吏,都由恭派内部是谓组-织部认命,而制度上的所谓人力部,那也就是个摆设;江州本州议会,那纯属摆设;甚至是缙国国会都只是个摆设,依着宪章国会为缙国最高权力机构,实际上就是个养老院;有着这样的风气,地方州议会,那就更不用说了的;真正执掌地方实权的是合议会,而执掌合议会的也就是谓恭派州魁兼州合议会议长兼州议会议长;即三位一体制度,从州到郡到县到乡镇甚至是山村,都是这个制度,也只有这样恭派才能真正的掌控缙国,成为缙国的执政者;不过摆设也有摆设的好处,那就是他有着制度上,可公开明面上的权力;在庄风公然现身江州的时候,江州的三位一体者是为傅襄;在傅襄沦为阶下之囚后,下派到江州的一把-手,那就是个摆设,或许仅是过渡;所谓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受傅襄牵连,江州几乎所有的流官都被清洗一空;那所剩下的,绝大部分都是江州本乡本土成长起来的是谓大吏;既然是本乡本土成长起来官儿们,有谁又能与庄氏家族抗衡;特别是当临时下派到江州接替傅襄的吴锦文,那本就是内定的国会议长;临时下到江州,仅是来表明一个态度,也就是新内阁不会过份的在江州进行清洗,仅些而已;或者说,吴锦文明面上就是来表个态;另一面则是与庄氏进行谈判,能干死庄风,那自然是好的,只是庄风没有被干死,他吴锦文却落在庄风的魔掌中;偏却是又是在最高权力交替的关隘上,离不了他吴锦文;最终与庄风达成协议,将江州还给庄氏家族;有吴锦文的所谓归还,在官面上也就有了庄风的亲信饶浩成为了江州助理,当吴锦文这位临时的江州一把-手不在其位的时候,那这助理江州就成了合理合法,明面上官员上阴暗里都能说得通的江州实际上的一把-手;而吴锦文本就是内定的国会议长,在这权力交替的关键时刻,怎么可能待在江州;自然而然,因为所谓国会会议,大选在即,出差回去缙都;留下饶浩助理江州,执掌江州大权;有了饶浩这个合法的江州助理,有那摆设州议会制度,那庄风所需要的官员职位调配,也就变得顺畅;江州也自然的被庄风收入囊中;覃理不知道庄风具体的操作,但是庄风成功的将江州掌控在了手中,这个并没有出乎覃理的预料;在覃理看来,想当年庄风被老辈人物放逐,又艰难的夺回,并且同时还夺取了整个江州;然而,在当年却也是硬碰硬的与缙国军方交过手,庄风甚至还武力冲击过江州州府;十多年以后,庄风再次拿回江州,却再没有捉刀撕杀;尽管覃理回来之后,也知道在庄风拿回江州的过程之中,有与缙都新内阁有过交手,与江州的军警也干过架,庄风自己也命悬一线,被人逮着就差宰了吃肉了的;然而,比之十多年以前的庄风夺取江州,这一次的庄风可谓是连刀都没有捉过,就手到擒来,玩的都是权谋;利用傅襄注定会失去的内定的内阁位置,以清空江州官场,利用缙都忙着最高权力交接的最后一年的关键点,腾不过手来去理会江州的事务,或者说因着傅襄的倒台,原本支持傅襄的勋贵家族,心中自然是有憋着火的,一旦有那么半口气没有上得来,那缙都就得上演全武行了都;在这个时候,没有谁还会有精神去理会江州那么个烂摊子,甚至新内阁为了自己的利益,或是只要能顺利完成权力的交接,那也不妨退一步先将江州还给庄风,等权力到手,再找后账呗;这样的状况,也就导致江州文武军政,都处于观望状态,所谓不做不错,特别是牵扯到缙国最高权力的争斗,那更得是把脑袋缩裤腰带底下;少州军区,虽然是名为少州,执掌西南五州,但军区司令部却设置在江州;以傅襄那内阁争斗失败之前,在江州的少州军区的各位将军们,那怎么可能没有交集;而当傅襄成为阶下之囚,其中的牵连,都不需要人说的,这少州军区的将军们,自己心中自有数;为自保也好,观望也罢,这些军方大佬们,都没有精力再去理会庄风;也就自然而然的,让庄风不需要去跟军方捉刀撕杀;没有了军方这个暴力杀戮力量的干涉,仅江州那军警,连当年庄风自己一手训练的蝎子帮精锐都干不过,更何况与庄风过招;当然,庄风这招也是行险,因为这次回来的庄风手中,连当年蝎子帮那样的精锐都没有;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庄风的时机选择得太过恰当;只要时机选准,有足够的眼光心计去抓取利益,有时候是不需要捉刀的;所谓上兵伐谋,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客徒呓语》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客徒呓语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三方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客徒呓语”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客徒呓语的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三方,客徒呓语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客徒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客徒呓语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