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_第十四章 决战安庆口(全)

甲申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冠军候[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7-08-29 17:44:27字数:9525
英亲王阿济格及满清正兰、镶兰、正红三旗,蒙古正红旗以及耿精忠、左梦庚军数十万被困湘江,消息传回北京,清廷朝野震动。摄政王多尔衮此刻正与太后在戏耍,忽报大学士洪承畴求见,十分不悦,但处非常时期,无法,只得整理衣冠接见洪承畴。洪承畴见得他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嚎淘大哭起来。多尔衮奇怪莫名,正想开口询问,忽报有八百里加急报送到。多尔衮打开文书一看脸色大变,頽然坐倒。过了半晌他镇定了一下,看了一眼洪承畴,便命人请大学士范文程、科尔沁亲王杜尔伯特等军国重量级人物前来议事。诸人仔细看了阿济格发来的文书个个脸色凝重。洪承畴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多尔衮十分不满,道:“英亲王被困三江,但远未到山穷水尽之境地,你慌什么?哭什么?!”洪承畴低头不语。范文程沉呤半晌,道:“英亲王被困湘东北,虽令平西王吴三桂往救,汉军定会予以阻拦,眼下之计只有调京师正白、镶白二旗及科尔沁蒙军三旗星夜赶去或许还来得及,否则一无粮草二无救兵,必然难以久持……”当初阿济格要舍益阳而攻长沙,洪承畴看到送来的战报便觉不妥,他对多尔衮说:“兵出险着,若长沙下则可,不下则危矣。”这阿济格是多尔衮的同母哥哥,多尔衮知道他的能耐,对他也十分信任,便道:“英亲王乃我朝名将,入湘以来,挥军连下张家界、岳阳两镇,聚众数十万以大炮为先导,攻长沙必一战可下,洪学士勿多忧矣。”后来清军在长沙城下大败,阿济格又送来战报,欲以益阳为饵,诱汉军出城大战。洪承畴倒觉得这个战略可行,但他觉得还应该更保险才是,遂又向多尔衮献一计:“英亲王之围魏救赵之计可行,但应防汉之援军入湘,不若让豫亲王领军南下……”其时多铎正忙于山东平叛,汉军不北上他就谢天谢地了,哪还有空南下?而且他也是计划着开春南下,诸多物资尚未备齐,哪能说走就走?多尔衮道:“汉军所持者何物?大炮耳,野战岂是我大清铁骑之对手哉,长沙守将段逸不出则已,出则必为英亲王所擒。不过这段逸倒是个人物,到时洪学士可与我劝降之。”洪承畴知道这湘江之战必须关系着大清的命运,因此派出数十名探子前往打探,这一日他接到探报:“阿济格久攻川山坪不下,汉军尽收三江之帆船”,大惊,就知道要坏事,赶紧来报多尔衮。其实多尔衮也没让他等多久,偏偏他就在这不多的时间里想起了自己的命运,想到若清军兵败自己则必为族人清算,不禁大哭起来。多尔衮看着他,问:“洪大学士也是因为这件事赶来的吧,不知有何看法?”洪承畴嗫嚅了半晌,道:“臣……以奴才之见,不如……”多尔衮道:“不如怎样?”洪承畴长吸了一口气:“不如与汉军议和。英亲王被困湘江,受创必然巨大,在湘激战月余仅下两城,粮草必然不够,若江西数万汉军入湘,英亲王危矣。城然可从京师调兵会同蒙军旗入援,然路途遥远,若汉军在湖北阻之,英亲王及数十万大军何……”“你这只狗……”话还没说完便被科尔沁亲王杜尔伯特一声怒吼打断,“摄政王,请将此汉狗斩首,若依他之言,我大清国脸面何在,大清军威何在?英亲王误中奸计,然十数万满清精锐岂会为汉军一阵而下?我等大军岂是松山之辈哉?”他轻蔑地看了洪承畴一眼,“我愿带本部人马会同正白镶白二旗星夜入湘,大破汉军,指日可待!”多尔衮沉默。其实满清入关,本来还真没打算在北京长住,可是形势急转直下,明朝封疆大吏纷纷投降,清兵横扫中原大地,所向无敌,几个南明小朝廷本来也不弱,可是各自为正,互相攻喧,两三下就被满清分割灭掉了,这才迁都北京,准备成为这中原之主。他没想到汉军如此强悍,如果所有的汉人军队都如此,他早就率族人返回故地,保证不再染指中原一步。不过这人就是这样,得到了的东西哪肯轻易放手?他想了半晌,断然否决了议和之念,谓洪承畴道:“洪学士言之也有理,不过英亲王虽为湘江所困,但未入绝境,此时停战议和,汉军援军一入湘,英亲王及数万大清铁骑便落贼军手中矣,再者若此时议和,大清脸面,大清军威荡然无存无存矣,我朝尚有精兵数十万,岂能如此乎?议和之事再也休要提起!”当下便令杜尔伯特为督军,率镶白旗及蒙军三旗星夜入湘,范文程为参军佐之。一场惨烈的大战即将在两湖大地展开。洪承畴听了杜尔伯特之言,脸上阴晴不定,他苦笑了一下。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当初降清为的是什么呢?为的是身家?富贵?为的是太后的美色?他摇了摇头,向多尔衮告辞,慢慢从皇宫走了下来。如果说当初降清为的是中华,为的是保全中华之血脉,为的是“曲线救国”,现在会有人相信么,难道自己注定要象秦桧一样背一辈子的骂名?却说阿济格来到浯口与豪格会合,然后整顿四旗兵马,他要带这余下的四旗四万余人的精锐骑兵经安庆口从江西冲杀而出。早几日他就向安庆口派出了探子,探子回报安庆口无汉军,便带着大军直奔安庆口而来。其实如果他早来得几日,自可安然从安庆口进入江西,然后把汉军甩在身后,可是他在川山坪等地耽误的时间太多了。这一日他率军来到安庆口,却发现无数汉军在此列阵以待,阵中有一员大将,此人遥语阿济格道:“阿济格,你至此已经势穷力尽了,还不下马受死!”阿济格大怒,谓身后众将:“谁与我取此人人头?”旁边一员将领应声而出,稍作安排便要领军向着汉军冲杀。安庆口的正面地势平缓,对骑兵作战很有利。本来阿济格以为安庆口一面临江,一面是大黑山,如果正面峡窄的话,自然不利于骑兵冲击,就如川山坪,人数不多的汉军凭着地利,以死相博也能将十数万清兵阻住,这才以急行军的速度抢占安庆口,来到这一看却发现安庆口不但地势平缓,其正面还宽十数里,如果汉军在这样宽的正面阻击他的骑兵,就算汉军方阵强大,他也有信心带着部队强杀而出。听着汉军不绝于耳的叫骂声,阿济格倒迅速地冷静了下来,他止住了要领兵冲击汉军的先锋佟国有,命令大军就地扎营,准备明日决战。其实张汉弛领军也是星夜来奔才在此堵住了清军,但汉军一日急行数百余里如何能不困顿,清军此时若一阵冲击,汉军必陷入苦战,所幸阿济格不复当初豪气,谨慎之余也给了汉军一个宝贵的保息之机。不过安庆口正面宽广,地势平缓,在此要如何用兵才能将余下的数万清军尽数阻住呢?若是明军将领领军,必是将部队一字排开,将数万人排在数十里宽的正面,如此一来则清军突破一人,则万人溃败,这样的败战在明军的历史上比比皆是,明军将领中也有人识得此“一字长蛇阵”之蔽端,但有明一代,将领是没有权力自己排兵布阵的,排兵布阵的权力在皇上和皇上派来的“监军”,因此堂堂大明居然敌不过满清,是有他内在的原因的,倒不是汉人文弱,崇文不尚武才不敌满清。张汉弛立即升帐,召开军事大会。他命令第二军三师刘兴霸组织第一道防线,要连夜多做陷马坑和拒马,必须用弓弩大量杀伤敌军,等敌军冲近了才准用方阵步兵与清军肉博。这道防线从大黑山开始沿山斜着向右下,张汉弛令刘兴霸守八里宽的正面,张汉弛道:“大军一字排开,清军则一点突破则全线溃矣,吾弟此去当善利地形,切切记住不可将军队一字排开,必须留一支生力军,随时补漏!”“得令!”刘兴霸大吼一声,大步离去。“吾自领一军第一师为中路布防,二师曾大海听令!”“弟在!”曾大海大吼一声。“你领一军二师一、二团去江边的小黑山布防,清军突不破一、二线防御必全力冲击小黑山,兄弟务必在此阻住清军,待我大军前来!”“弟在,小黑山便在!”曾大海领命便走。张汉弛派出信使沿江而上,命令曾国辉、段逸等人迅速集合部队向安庆口靠拢。汉军的防线呈斜“三”字形,重点防御靠近大黑山,靠近江边的防守只有曾大海第三道防线的两个团一万余人,因为照张汉弛的命令,段逸将率两万人顺江而下,直至小黑山登陆,协同曾大海组织防守。哪知段逸手中无船,等到他的两万人终于到达小黑山,第三道防线的几乎被突破,幸亏有一支生力军突然出现,挽回几败之局。风吹过汉军营地,把战旗吹得噼啪直响,夜幕中,一面战旗迎风飘动,上书一个斗大的“汉”字,红色的字体有如鲜血,似乎还带着血的腥味,笔直的旗杆直刺苍穹。清军大营之中,诸多将领脸色凝重,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命运全系于明日一战,可是明日能否冲破汉军的方阵呢,这个以往不是问题的问题现在却使他们顾虑重重。阿济格干咳了一声,他知道此时鼓动士气的重要,道:“汉军方阵不足为虑,诸位还记得数年前的宣门之战么?”数年之前清军曾绕道蒙古直攻北京城,宣门守军曾结成万人方阵试图与清军野战,但数万清军只冲锋数次,宣门守军的方阵便散乱大溃,诸军争先恐后往城中逃避,而清军马队则在后掩杀,此一战宣门守军几被全歼。阿济格又道:“明日一战如当年宣门之战重现,我等勇士当奋勇向前。”他抽出佩刀,一刀砍下桌角,“畏敌不前者,就如此物。”诸位将领也抽出腰刀,齐声道:“愿从将军,奋勇向前!”阿济格道:“豪格听令!”“末将在!”“明日你领三万铁骑猛攻汉阵,汉军远道而来必无大炮,可放心前攻,若汉军以火枪列阵,猛攻之,则我等必可破阵而出。”两人相视一眼,哈哈大笑。在阿济格等人看来,这火枪兵对付步兵还是很有效的,但用来对付骑兵那就不行了,他们与明军火枪阵相战多年,深知其中的利利害。明军的战法是以火枪兵乘于大车之上,依托大车来作战,而大车往往置于全军前沿,对于步兵来说,弓弩对火枪手的伤害往往为大车所挡,但对骑兵而言那就大不一样,明军火枪射速不快,而又死守陈规,不懂列阵增加火力密度,因此清军骑兵往往只要拼死冲锋,明军的火枪只放得三四枪清军便冲到眼前了,没有装药的火枪对清军又能有什么伤害呢?因此明军与清军战,往往是火枪兵溃然后全军大溃,这也是阿济格见汉军火枪兵多因而大喜的原因。他道:“明日决战,须派军牵制其方阵士兵,使其不得往救,主力猛攻其火枪阵,如此必可大破汉军!我自领一军在后,若破其阵,则必全歼此等汉军,以泄我心头之恨!”豪格大声道:“英亲王静候佳音便是,本来汉人的方阵便无可虑,若以火枪来对付我等,只是自寻死路而已,如此宽阔之地,汉军想阻住我等岂不可笑?!”“恩,诸位将军早点歇息,明日与我一同破汉!”“喳!”入夜三更时分,清军后方营塞突然火起,有清兵乱中大叫:“汉军来袭,诸军快逃!”清军营塞大乱,军士马匹自相践踏,有军士飞报阿济格:“大帅,汉军来袭。”阿济格大惊。忽有一军前来,领头一人正是豪格,他见了阿济格道:“英亲王,汉军在哪?”阿济格道:“前方汉营可有异动?”豪格摇头:“不曾有何动静。”阿济格咬牙道:“此必有汉军奸细混入营中,你速领军往前方巡察,防汉军异动,我自平复营中骚乱。”便领着诸将往大营而去。一直闹到第二日清晨,清军大营才安定下来,阿济格一点人马损了两千多,尤令他愤怒的是他本已不多的草料粮食被大火烧了个精光,汉军的奸细却一个也没抓到,便怒而斩了督粮官佟大刚,传令诸军道:“佟大刚玩忽职守已被斩首,诸军今日当奋勇向前,让汉军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满族勇士!”便令三军排起军阵,准备一声令下便向汉军突击。其时已过卯时,在太阳的照射下,江边大雾已慢慢散开,汉军方阵中的长枪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一阵令人眩目的寒光。豪格早由探马报知汉军方阵主力靠近大黑山一带,火枪阵却在方阵的左下方,他也是久经战阵之人,知道汉军如此排阵若不能有效牵制其右上的方阵步兵,中间的火枪阵必然难以攻破,他沉思良久,最终下定决心:“满达,洛辉听令!”“末将在!”“着你二人领正红旗全部兵马强攻右上方汉军方阵,使汉军无暇他往,若汉军有一兵一卒回救中军火枪阵,你二人提头来见!”“喳!”“博洛,苏尔忽,你二人领镶兰、蒙军正红旗全部兵马随我前方列阵,听我号令向汉军中军猛攻,今日之战,胜负在此一博!”“喳,我等必不负大清皇恩!”这豪格是正红旗之主,他当然知道突击汉军的长枪方阵势必伤亡惨重,可是去的部队弱了必不能有效牵制住汉军,而派英亲王的镶兰旗去的话,若是伤亡惨重,就是胜了以后也不免受累,他终于知道了阿济格令自己为主将的深意,但大敌当前也无法再多想,长叹一声,擂起战鼓,命满达、洛辉领军出击。贝子满达便领着一万多正红骑兵,向刘兴霸的第一道防线突击而去。这满达年方二十有余,血气方刚,也算是个皇亲,然作战确实英勇,在清军中有“巴吐鲁”之称。他将一万多骑兵分为两队,令洛辉领一队向汉军猛冲,待到洛辉与汉军接上了火,便一马当先领着第二队正红旗骑兵向汉军冲杀而来。却说这洛辉领着五千兵马向汉军猛冲,一路经过了无数陷马坑,等到冲到汉军面前却发现汉军做了无数拒马拦在阵前,未等他细想,就听得一阵绑响,无数箭支漫山遍野而来,冲在前面的清军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号,中箭的骑手纷纷坠马,被随之而来的战马铁蹄踩为肉泥,但后继狂奔而来的清兵不为所动,他们依然呼叫着向汉阵猛冲,马蹄撞击着地面,就如天边滚过的一阵阵闷雷。汉军阵地前清军的尸体越来越多,受伤倒地的战马发出了阵阵哀鸣,等到满达率军冲到汉军阵前,如他所愿,他碰到了汉军的长枪方阵。豪格见正红旗已与汉军接战,便下令向汉军中央突击。苏尔忽大叫一声,领着一万多的蒙古轻骑便向汉军冲杀而去。这蒙古轻骑令人恐惧的是他们的机动力、速度和他们的弓弩,他们不象八旗骑兵,除了弓弩就以马刀为主,他们装备的第二的武器是长矛。马刀利于劈砍,一个好的骑手借着马的力量能轻易把一个高大的步兵砍死,然后又能从容地对付另一个步兵,而装备长矛的骑兵杀死一个敌人后,把武器撤回是需要时间的,但他们对付密集的步兵阵队却是最佳,一支由不畏的勇士全力刺向敌阵的长矛杀死的往往不是一个人。这蒙古骑兵以十人一组,百人为一阵,先是慢跑,靠近了敌军,则射出漫天的箭雨,待到箭支射完则开始冲锋。不过汉军的火枪射程达六百步,三百步内便能有效杀伤士卒,苏尔忽的骑兵一靠近这个范围还没来得及射箭,便被一阵阵密集的弹雨打得纷纷坠马,苏尔忽一看弓弩占不到便宜,便下令全军突击。蒙古的骑士们便呼啸着,全然不顾惜自己的生命,挥动着手中的长矛,向着汉军阵地直冲而来,象一团红色的云。然而迎接他们的不仅仅有陷马坑、大量削尖的木桩、拒马、汉军发射的“令人恐惧得”密集的铅弹,一条离汉军阵前一百多米的隐蔽的沟壕使这些从远方而来的侵略者永远倒在这片沸腾的土地上。这条宽两米的沟壕和边上的火枪手使得蒙军正红旗的冲锋变成了一场大规模的自杀,在长达数个时辰的无数惨叫声、人体倒地声和一阵阵的火枪射击声中,那团红色的云逐渐消散在沟壕的边上,一万多人的骑兵队逃出生天者不到两成,不过它的消失也使得它后面那团兰白色的云团暂时止住了自杀的步伐。本来这骑兵冲锋一发动起来如何能随便就停下?却是豪格见势不对,一万多蒙古骑兵杀将过去汉阵却依然不动,因而硬生生叫停。以隐蔽的沟壕来对付骑兵对步兵正面的集团冲锋,这种战术几乎可以使骑兵的冲锋完全失去作用,很可惜这种战术并不是张汉弛想到的。这个天才的想法来自于一师五团的营长方木生,而他最初的想法只不过是想把诸多陷马坑连起来而已,毕竟一个陷马坑能陷入两三个骑兵就不错了,而一条隐蔽的沟壕却能起到护城河的作用,不过令人遗憾的是这样的沟壕并没有贯穿整个汉军防线,而仅仅是汉军中央方阵前才有一段。也许有人会问,这等战术如果真的有用,明军为何不能想到?这个说来就话长了,有明一代除了皇帝和太监对军队太多的干预外,也许明朝将领的素质低下和文官集团为加强对军队的控制而采用的将领选拔体制是造成明代军队战斗力低下的主要原因。在明朝的当权者看来,一个将领所应该具备的素质是勇敢粗豪而不在于头脑清晰,而由文官把持的所谓“武试”又重在刀枪弓马的是否拥熟,用这种方法培养出来的高级将领,几乎很少有人具备运筹帷幄的谋略,甚至连利用地形,把握战机的基本功也没有,除了呈血勇之气,能玩几下大刀,这些人一无是处。当然这也正是明代文官集团所预期的目的,将领既然大多属于一勇之夫,当然就有必要任用文官作为总督巡抚(注:在明代所谓的文官集团是包括太监的),让他们来指挥各级武官,明代也确实出了几个能打的天才文官统帅,可是明代由于统帅瞎指挥,各级武官莽撞无能而败仗的例子却是数不胜数,崇祯死前说是诸大臣误了他误了国家,也许并没有说错。清军大营中,阿济格见满达、苏尔忽不能有效突破汉阵,反而陷入苦战,心中焦虑。但他毕竟也算得上是一代名将,见打了几个时辰时辰两军都不能突破汉军防御,便令正兰旗副将章京雅布兰传令下去,准备突击江边小黑山,若能顺利突破小黑山汉军防线,清军便能从侧后冲击汉军中部防线,那样的话,也许这个举动会成为整个战役的转机吧。便传令下去,令雅布兰带正兰旗的一万多骑整顿军备开始向靠近江边的小黑山冲击。正兰旗副将雅布兰乃清军中有数的猛将,先前在四川攻张献忠他独领一军连破大西军五十余营,立下大功,西允一战更是以五千精兵直冲张献忠军阵,左冲右杀,将张献忠的亲兵卫队冲得七零八落,不过此人好杀,每到一地,动辄屠城,被四川百姓称为魔鬼。其实人传张献忠嗜杀,可张献忠在这方面如何及得上雅布兰之万一?若有不如意,这雅布兰便会下令屠城,可怜的四川号称天府之国被杀得变成了“弥望千里,绝无人烟”的死地,他是这样向阿济格等为自己的行为解释的,“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故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其实何须解释,阿济格等人何尝不是如此“治川”?这雅布兰聚起他的亲兵卫队,道:“我等自入中原,大小百余战从未有败,今日之战势同生死。胜,某当与诸位同享富贵,若有阵亡捐躯者,某在此立誓,其父母妻子便由某护养,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众军士闻言,群情汹汹。便将正兰旗万骑排成数列,向小黑山冲杀而来。这正兰旗本为满清皇族亲统的“上三旗”之一,后来多尔衮主政,便降正兰旗为“下五旗”提了他自己的正白旗为“上三旗”,尽管如此,这正兰旗无论装备还是士气、战斗力在满清八旗中都算得上是一流,尤其是它的装甲,在皮革之内加了厚棉布以防火枪的铅弹,皮革之外贴了薄钢片可以防弓弩射击,而且骑手在马上活动自如,并不显笨重,士兵遇到障碍下马战斗并不会象重骑兵那样只会成为步兵的靶子,还是有一定的战斗力。却说汉将曾大海在小黑山组织防守,但小黑山是座石头山,他没有办法使阵地前布满拒马木桩,汉军一师的壕沟战术也不可能一天就全军推广,他能做的只能是采巨石于山顶,准备与清军拼死相搏。其实小黑山防线与汉军中央防线间尚有数百米的空隙,若雅布兰一开始便猛攻汉两军间的契合点,也许清军正兰旗能脱围而出,但他得到的命令是拿下小黑山,便指挥部队向小黑山猛扑而来。先前,曾大海准备将汉军全数布于山梁之上,副将彭泽清道:“若清军绕山而走,必不能阻清军于此,此有违皇上本意。”曾大海道:“若不依山结阵,如何能挡住数万清军铁骑冲击?也罢,你可领四千人马往山梁左下结阵,若清军强攻小黑山,你听我号令攻其侧翼,若清军绕山而走,你当设法阻其去路,待我来援。”“得令。”其实冷兵器时代,若要有效地封锁道路,将兵力放在路旁的山上是不行的,因为弓弩的射程有限,是不能以火力将道路封锁住的,唯一可行的是在路上结塞布阵,因为古时的道路一般最多也就十匹马并列而行,数万人的马队攻击这样的营塞,就算营塞里只有一千人也难以短时间内攻破,因为他的兵力无法展开,三国中马谡失街亭犯的就是这么一个错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以五万挡数十万大军,就是诸葛亮亲自来也没有办法。清军蔽野而来,汉军却于山上放箭,清军也以弩箭还击,一时间天空中箭矢如飞蝗。汉军的弓弩对远处的清军杀伤不大,正兰旗的装甲可不是一般的精良,而汉军立于山头上者有八千余人,密度甚大,而且小黑山乃石山,诸军士无可躲避,一时伤亡者众,雅布兰见得如此,便令众军士以弓弩向着山头猛射,曾大海无法,只得领着四千余军卒退到山后。雅布兰一见,大喜,便令诸军士猛冲山头,清军便呼啸着,向着小黑山猛冲。这铁甲重骑兵若连成“拐子马”冲击步兵阵形,便几乎是不可阻挡,但毫无疑问那是牺牲骑兵的机动力和速度来实现的,正兰旗的骑兵却介于重骑和轻骑之间,身上的钢甲防护力既强却也不失轻便,因此步兵对付这样的骑兵是很占到什么便宜。正午的阳光照在清兵的盔甲上,发出耀眼的光芒。汉军一营在山腹布防,营长方力见清军转眼便攻到山脚,心中着急,便令众军士向山下反冲。一千余汉军便在山脚与数千清骑混战在一起。汉军二师一团一营虽然是一支新军,成立不久,装备粗陋,很多士兵身上皮甲也没有,而且对手却是数千的满旗精锐,却无一人退却,人人以必死之心与清军相博。阿济格见汉军方阵越来越小,而山头的汉军尚无冲下来与清军死战的迹象,心中大定。他并不想攻击山头上的汉军,只要他的正兰旗能冲到汉军中央防线的背后,就能给汉军予致命一击,攻击山头?他可不想做那无用之事。两军混战不多时,只见远处飞尘大起,有无数战马奔驰而来。却是豪格领着镶兰旗和蒙军正红旗两旗一万多骑想从此绕过汉军沟壕,原来豪格见蒙军旗伤亡惨重,不想镶兰旗也作此无谓牺牲,便领军绕道小黑山想从此侧击汉军。阿济格闻知,大怒,私谓左右道:“豪格小儿,不知兵法,若其从正面牵制住汉军,我等绕到汉军背后奇袭必可大破汉军,如此一来,中央汉军必向此靠拢,我等必陷死战矣!”无法,便令人送信与豪格,令其带兵向汉军中央防线侧后猛攻,自已却只得强攻小黑山汉军。阿济格的担忧是正确的,清军豪格领两旗兵一动,张汉弛便果断将防线重心向小黑山一带靠拢,重新布阵,阵成后将与小黑山防线形成一个“L”字型的防线,仅留下一团守在沟壕前,并令刘兴霸拖住正红旗骑兵,使其不得与镶兰等旗会合。豪格领着两旗兵马旋风而来,他绕开小黑山防线,决意往汉军侧后*,却在小黑山左侧碰到了彭泽清的方阵,他再无退路,严令全军向汉军猛攻,一时间只杀得天昏地暗。汉军逐渐不支,彭泽清数次向曾大海求援,大海手中只余四千余众,无暇分兵他往。泽清无奈,谓众将士道:“大丈夫死则死耳,此清兵我毁家乡屠我妻子,若让其他走,我等之耻也,虽九泉之下也未能忘也!”遂身先士卒,立于方阵之中,向清军猛击。汉军士气为之一振,遂又与清军战在一处。等到汉军援军赶到,彭泽清军仅余千人,但镶兰旗却终于没能突破到汉军侧后。汉军阵势一成,张汉弛便指挥火枪手向镶兰旗骑兵猛击,一时间清兵纷纷中弹坠马。豪格见就要突破汉军营塞却攻败垂成,也是长叹,他挥动黄旗,示意收兵,待整顿后再突汉阵。这时他身后响起了马蹄声,仔细一看来的却是手下亲兵领来正红旗的数十骑。豪格正想相斥,领头一人道:“报肃亲王,满达大人大破汉军,特派我等前来报喜!”豪格闻言一喜,正想细问,却见此数十人突然挥动马刀,杀将起来,豪格瘁不及防,被领头之人一刀砍下首级,此数十人遂在清军中大叫“肃亲王遇袭身亡!”清军大乱。这清军的指挥靠的是看旗号,豪格一死,护旗手被杀,镶兰战旗便落入穿正红旗的数十人之手,于是清军大乱,诸多军士自相践踏,死者无数。张汉弛见清军没来由的大乱,不明其理,却果断地命令汉军出击,清军大溃,万余镶兰旗铁骑死于乱军中的十之七八,余者仗着马快会合了阿济格的正兰旗,向北逃窜而去。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1.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2. 捧场500纵横币
  3. 捧场10000纵横币
  4.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甲申》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甲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正文_第十四章 决战安庆口(全)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甲申”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甲申的正文_第十四章 决战安庆口(全),甲申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冠军候小说的支持,更多与甲申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历史军事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