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农炎帝传

第二回:角龙命劫

更新时间:2017-09-12 12:25:56字数:4507
深秋的早晨,霜像层糖衣粘在草尖花边上,风从桂花林里纷至沓来,捎上招摇山特有的饱含桂花香的微凉。  蚩尤揉揉惺忪睡眼,见四周绿草金华围绕,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了土坑。夸父还在酣睡,鼻涕虫倚着雷动般的呼吸声涨涨落落。  “起的这么早,对小孩的发育可不大好。”石年从树丛中走来,递过来两个果子,“难怪夸父比你大了整整一轮,瞧他睡得多香。”  蚩尤笑着接过了果子,挺大方的吃了起来。  经过昨夜的长谈,两人已经成了莫种意义上的好友,虽然差了十几岁,但也算不上忘年交。  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总有一见面就投缘的人。  “毕方呢?”  “喔,他啊,”石年指了指自己的兽皮衣里面,“它有点累,还在睡觉。”  石年并不打算把昨晚有人要杀他们的事情告诉给两个年幼的孩子。  “果子!快给我!”  夸父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一把拿走了石年手里为数不多的果子,理直气壮地吃了起来。  唉,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已经先偷吃过了。石年无奈地摇摇头。  鬼知道他为什么要用偷吃的,,,,,,  “夸父哥,等会我想带石年哥去见龙爷爷。”  “什么!不成!”夸父狠狠敲了敲蚩尤的头,惹得蚩尤一声哎呦,“你忘记了有多少人想要龙爷爷头上的龙角?”  “这,不会的吧,石年哥不像坏,,,,,,”  “你怎么知道,你眼睛是照妖鉴不成?学了点鼠目寸光就想学老鼠打洞去啊!”  夸父说起人来,堪比黄河水,又浊又长。  蚩尤一时哑口无言,讪讪地低下了头。  “呵呵,”石年摸了摸蚩尤的头,道,“虺五百年为蛟,蛟五百年为龙,龙五百年生角,是为角龙。角龙的角确实珍贵,也难怪你会起疑心。这样吧,你把我捆起来,再带我去见角龙如何?”  石年真诚地看着夸父。倒不是他没见过角龙,但是扶养人类孩子的角龙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而且这两个孩子还都各具灵性,全然不似凡尘吃烟火长大的孩子,这更增加了石年对这一切的好奇心,想去看看这到底是一只怎么样的角龙。  夸父略显惊讶的看着石年,就是迟迟不肯按下头。  “夸父哥,你就答应了吧,好吗?”  “哎呀哎呀烦死了,走就走啦。“  夸父甩甩手,走在最前边。  “不绑吗?“  “你欠绑啊!”  石年逗乐地一笑,和蚩尤跟了上去。  三人朝深山中走去,越往里,草木便越茂盛,草尖直蹿到石年肩上。  角龙属水,所在之地多潮气多雨水,石年在心中暗暗想到,角龙再过五百年应该也要渡劫飞升了吧,不知道蚩尤口中的龙爷爷已经是角龙多少年了。  “到了,龙爷爷就在前面!”  往蚩尤手指的方向看去,路拐了个弯,露出了趴在上面的花白的龙须。  石年疾步上前,只见茂密的林木间长着蓬花白色的乱草。  好一条老龙,冉毛眉鬓胡须像翻着白沫的瀑流遮住了整张龙脸。  “龙爷,我们回来了。”  “回来了?哈哈哈,”老龙忽地就笑了起来,龙角上搭的鸟巢摇摇晃晃,惊地在其中的雏鸟一阵唏嘘,“去哪玩了呀?”  “这个您老还是问蚩尤的好吧。”夸父说着,撇了眼蚩尤。  “啊哈哈,”蚩尤尴尬地笑了起来,凑到老龙边上道,“龙爷爷,我和夸父新认识了一个大哥哥,他人可好了,他的名字叫姜石年。“  “姜石年?“老尤意味深长地重复了一遍,挥了挥龙须,”可以老龙的跟前来一下吗?“  “有何不可呢。“石年大大方方地走到老龙跟前,任龙须在自己身上游走。  “哈哈哈,年轻人身子骨就是比较硬朗,“老龙爽朗地笑道,”娃子的眼睛是最干净的,蚩尤说你是个好人,那老龙也相信你。“老龙顿了顿招呼道,“蚩尤?夸父?还记得龙爷爷跟你们说过的,有朋友来要怎么办吗?“  “好!“  “是是是。“  “要怎么办?“石年好奇地问道。  “篝火晚会啊!“蚩尤乐的合不拢嘴,好像这晚会是为他办的一样。  “傻子蚩尤,“夸父却拖着蚩尤就往山里更深处走去,”准备晚会累不死你,瞎高兴。“  石年心知蚩尤和夸父这是要去准备食材,他也正要追上去,却被龙须挡住了脚步。  “客人不必动,这是老龙的规矩,”老龙昂起了头,“而且,你就是神农氏吧?” “我脸上写着神农两个字吗?”石年笑了笑,“就算写着你不是也看不见吗。” 难得有人一眼看穿他的身份,倒叫石年感到十分有意思。 “名为姜石年,年二十,怀里还藏着只毕方,老龙我虽然呆在山沟沟很久了,但谁让神农太有名了,”老龙笑着,胡须飞扬,“莫怪莫怪,老龙我虽然好活赖活熬过了一千九百九十九年,眼睛熬没了,可是周遭几米的玩意,都能感知的一清二楚。” “一千九百九十九年?也就是说” 石年料知老龙有岁数了,但没想到竟然这么正好处在渡劫之年。 “看你也是自来熟,老龙窝就直接说了吧,你没想错,”老龙的语调依旧轻松,“今晚便是老天来收回老龙我的时候了,想想多少角龙都栽在这一劫哟!” 空气像被灌了铅一样沉下去。 “其实老龙我活了这么久了,牛粪上开的花,把脸皮鼓破的蛙,好玩的,有趣的,算是都见过了,按道理说呀,就算是下一秒就拍拍屁股走龙,也应该没什么遗憾的了,”老龙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笑声,好像不笑就说不出话一样,“可老天爷不肯我老龙就这么轻松地取,这回儿丢给老龙窝一对娃子,叫老龙这个难办啊。” 风吹来,撩开了遮挡住老龙眼睛的眉鬓,一对格外清澈的眸子亮出来,好像一汪泉,会流动,会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石年突然觉得,这双眼睛是看的见的,而且看得比谁都要清楚,要透彻。 “老龙走了没什么,就是这两娃子,一个皮一个粘,没人看着要是惹出什么事情来,老龙我还不得惊地直把那棺材木都啃穿。” “也不一定就渡不过取,,,,,,”石年尝试着缓解越发沉重的氛围。 “哎,就别提啦,老龙我想死,知道不?”老龙猛地腾起身子来,露出了身上不计其数的伤疤,“一千多年了,让我去吧,能在最后这几年捡到这两娃子,老龙我已经很知足啦!” 说完,老龙就爽朗地大笑起来。石年却觉得老龙千百年来的岁月,都化作了这几声笑压在他的心头,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 至少现在的他还无法理解老龙此刻的心境。 “我原本想在今天带两娃子去神农那处晃荡晃荡,顺便把他们丢在那,丢在那总归饿不死,然后老龙再躲起来,可不能让两娃子看到老龙死掉的样子,那太难看啦!”说到这,老龙的龙须像含羞草一样卷曲着,“正好神农你就来了,你瞧瞧,不是天意是什么?” “跟着神农也比跟着我一个瞎眼老龙来的踏实。” “蚩龙和夸父可不会这么想。”石年叹口气说道。 “算你答应了?”老龙欣喜地眉飞冉舞,扑腾而出的生气让人丝毫感觉不到这是一条将死之龙。 自己在要去的时候,也能做到这样子吗?石年心里暗暗问,忽然觉得自己在老龙面前显得好渺小。他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要到了一定年纪啊,就没什么是放不下的了,龙和人都是一样的。”老龙自言自语着,趴回了地面,“哈哈,明明刚刚见面老龙我就稀里哗啦说了一大堆,也是为老不尊啊。” 也许这些话老龙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找不到人说罢了。 “可是他们才多大,”石年想起了昨晚蚩尤同他讲龙爷爷时那种幸福的表情,不由得感觉心头像被针扎了一样,“他们可能会很难接受。” 其实何止是他们,就算是自己。两年过去了,又何尝能坦然面对娘的离去。同病相怜,石年更加替蚩龙和夸父感到担忧。 “哈哈,就算不能接受,但是两娃子一定能挺过去的,”老龙竟得意地笑了起来,“他们可是我老龙养大的孩子哟!” 石年身心一震,恍惚中,老龙变成了自己的母亲的模样,正说着记忆中无比类似的话语。 不顾一切地去相信,这才像亲人。 呵呵,是不是每个大人都喜欢“自以为是”呢。不过,倒是挺可爱的。 “我答应你。” 虽然先前他点过头,但是他又郑重地说了一遍。 老龙趴在地上,两腮的胡须向上高高翘着跟头,虽然看不见藏在下面的脸,但是石年知道,那是老龙在笑,,,,,, 入夜,篝火晚会如期举行,三人一龙围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有说有笑,有吃有喝,其乐融融。 “有了!” 老龙用胡须卷起只虫子,放在火焰上象征性地烤了烤,便把它丢进龙角上的鸟巢里,惹得两只雏鸟伸长毛都没长齐的脖颈为这只虫子打起了架。 “诶,慢慢来,不急。” “石年哥你知道吗,这两只鸟可是夸父哥从林子里捡回来的。”蚩尤微笑着说道。 夸父把身子一扭,道;“傻子蚩尤,你很吵啊。” 蚩尤没头没脑地笑了起来。 可石年感觉自己很难笑出声来。 “我小解一下。”石年忽的起身走进丛林深处,料想没人看见了,才轻声呼唤道,“萤,你在吗?” 原本黯淡无光的丛林里,飞出只只萤火虫,荧光流转,凝成了萤美玉般的深体。 “再有一个时辰,那角龙便要迎接天谴了。” 就和往常一样,萤总是能看穿石年的心思,而且从不说客套话。 “你说你是混沌之心,为报盘古之恩世世守护盘古传人,”石年叹了口气道,“虽然我并不觉的我和盘古有什么关系,但是你一定是很厉害的人物吧。” “你可以告诉我,老龙他可以度过这劫吗?” “角龙五百年遇天谴,过者便成应龙,这全凭缘分,我也无从得知。” 萤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微微向上,让目光和天上银河的光相接。 “那这颗石眼,”石年从怀中掏出了它,“可以用的吗?” “只怕把她给角龙,是折了她的身份,”萤瞥了眼石眼,“你自己右眼也看不见,送之前先想清楚吧。” “我觉的独眼更帅,”石年笑了笑,“它要怎么用?” “它是你娘留给你的,”萤扭转视线和石年四目相对,“我不是有意要阻止你,只是不想你日后悔恨。” “娘的话,”石年涩涩地一笑,“她一定会同意的,如果她还在的话。而且,这大概是蚩龙的心愿吧,让他的龙爷爷重拾光明。”石年说着,耳畔似乎又想起了昨晚蚩龙信誓旦旦的话语。 短暂的沉默过后,萤伸出手在石眼上一点,那眼便脱去石制的外壳,露出了月光般皎洁的眼白和静谧夜色般的眼黑。 “这应是太阴幽荧所化之眼,”萤说话的语气始终淡淡的,似乎圣兽之一的太阴幽荧在她眼中也不过平平,“相必是我带走了太阳烛照,它便要闯祸,免不了被封印,却不知怎的掉入了人间,为你母亲所得。” ”安它很容易,可是一旦安上,便不好取下。“ 萤解释完这石眼的来历,便接着说道:“只消吧原先的眼睛取出,再放入幽荧即可。”说完,萤光便要散开。 “萤,等下!” “怎么了。” “你,有回姜水去看过吗?”石年停了停接着说道,“听琴,她还好吗?” “你要是想她的话,我大可帮你把她带过来。”萤说着,眼里的光明显暗了下去。 “不,不必了,”石年连连摇头,“没什么事了,你走吧。” 荧光没做过多停留,幽暗的深林里,又只剩下石年一人久久伫立在原地。 “彼方。” 熟睡了很久的毕方终于探出了头来。 “休息好了吗?” 它又把头缩了回去。 “呵呵,那就接着休息吧。” 石年轻轻拍了拍毕方,回去之时,只见蚩龙正把老龙仅剩一根的龙须围在腰上,拉着一脸茫然的夸父前摇后摆,见石年回来了,便大声欢呼道:“石年哥你看,蚩氏龙须舞!” 看的出来,他今晚很高兴。可他越高兴,石年心里就越害怕。 “那可真是辛苦你了,”石年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坐在地上,有点闷闷不乐。 “石年哥你不好奇为什么龙爷爷只有一条胡须吗?” “嗯?” “嘻嘻,用来做龙须面给我和夸父吃了!” 蚩龙没头没脑地傻笑了起来。 好好笑吧,趁现在还能笑出声来。 石年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缓缓拿出了鲜活的眼睛,放到了蚩龙的手上,强颜欢笑道:“把这个给你爷爷吧,让他再好好看一看你们。” “这。”这眼睛来的太突然了,蚩龙木讷地说不出话来。 “还愣什么,快去吧。”石年推了推他,满脸的微笑。 老龙在一旁,静悄悄的,好像已经猝然长逝了一般。 “好,好!”蚩龙激动地掀开了遮挡着老龙双眼的湿漉漉的眉鬓,却被老龙用龙须卷走了那眼睛。 “蚩龙,这颗眼睛,给,,,,,,” 轰—— 飓风夹杂着火焰从空中落下,,,,,,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千寻世之洪荒遇萤》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千寻世之洪荒遇萤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回:角龙命劫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千寻世之洪荒遇萤”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千寻世之洪荒遇萤的第二回:角龙命劫,千寻世之洪荒遇萤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悬笔济世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千寻世之洪荒遇萤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