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文_第十二章

那些妞妞的故事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讲师[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7-09-07 16:58:37字数:10137
陈琳约我吃饭,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要见我。周末。我如期赴约。陈琳,我在杂志上见过N多回。但坐她旁边的那个老头,我却从未见过。我一进门,陈琳就迎过来。我不知道她怎么会认出我,我不记得我们认识。“果真是一表人材”,她领着我,给我介绍,“这位——”她指着旁边的老头,“我干爹!”“你就是衣峰?”老头面带笑容,“你可是咱们杂志圈的名人呐!”他拍拍我的肩。我坐下。“哪里!”我说,“还没请教,您是……”“我干爹也是干你们这行的”,陈琳说,“不过,他做报纸。”老头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我这女儿锋芒太露,总是跟我抢话!我姓雷,跟你们老牛是老朋友了,他没跟你提过?”“您,您不会就是雷风吧?!”我吃惊不小,“老牛跟我说过您都不止一回两回了,您老名字可是如雷贯耳啊,一会儿是雷,一会儿是风,这么大动静,我敢不听说么?”我赶紧掩住脸上的紧张表情,低头掏名片,“您老多指教!”我双手递过去。雷风呵呵笑着接过。陈琳打趣说,“干爹,人家衣峰刚才可说了,您一会儿是雷,一会儿是风,您什么时候雷厉风行地先把菜给点了啊?”“哦,对!”雷风慌忙招呼服务员,“你不提醒我差点忘了,哈哈,今天难得一见,咱们一边吃一边谈。”陈琳让我点,面子上抹不过去,我只好点了一个。“酸辣土豆丝”,我说。“不会吧!”陈琳吃惊的表情决不亚于吃了半斤辣子,嘴巴张得大大的,“干爹,你们可是口味相投哎,衣峰是我见过的第二个敢在这么大饭店点土豆丝的人。”雷风笑得更加得意。“那当然”,他说,“刚一见,我就知道跟这小伙子有缘。哈哈……”这老东西笑得声音大起来甚是变态,简直就一太监。“你那几句话写得真是中听”,吃饭的间隙,陈琳跟我说,“很少有人能说到我心坎里去。”“承蒙抬爱”,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他妈也是瞎说的,根本就没多想,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吃饭只是借口,我想,肯定还有别的事儿。果不然,不一会儿,雷风放下筷子,端起酒杯,要跟我碰。我赶紧举杯迎接。“你以前画画的?”雷风放下杯子问我。我点点头。“你对生活的理解非常深刻”,他说,“听说你是北方人,在南方生活得习惯吗?”“还行!”我说,“还不错!”“你很聪明”,他说,“能帮老牛起死回生,不简单啊!”“哪里!都是碰巧儿赶上了。”“呵呵,凭你的头脑,应该能猜到我今天见你的原因吧!”老家伙开始进入正题。其实之前我就猜到了。还不就是那篇文章?!“不知道”,我假装笑笑,摇了摇头。“老牛对你怎么样?”“还行!”“有没有兴趣过来帮我?我给你现在薪水的双倍!”“我怕要让您老失望了”,我说,“我做杂志还行,对报纸可是一窍不通。”“我干爹可是很少给人机会哟”,陈琳插上一句,“他要求严格着呢。要不是你才华出众,他才……”“我明白!”我打断她,“雷老爱才惜才可是出了名的,我怎么能拒绝呢!可现在的实际情况,我真的不懂报纸,我怕弄不好要惹雷老您不开心了。”“你没问题的!”雷风递给我一根玉溪,“不会可以学嘛!年轻人嘛!用不了半年,肯定轻车熟路。”“可如果万一我让您老失望呢。我心里没底。”无论如何也得拒绝他,我想,再怎么着,这都是一圈套。“你不是一直都想继续画画吗?我可以给你机会,让你有更多创作的时间,而且我还可以帮你办画展,陈琳也能帮你,她对你们做艺术的很有同情心。”“对啊,对啊!”陈琳说。“可怜我?”我半开玩笑似的说,“艺术不需要别人怜悯,艺术是高尚的,我不想通过这样的方式亵渎它,即使我从此与它决裂!”最后一句话我说得狠了一点儿。我猜想陈琳跟雷风肯定没想到我对艺术的态度会如此坚决。我看到他们对视了一下,两人眼中原先闪着的光芒瞬间黯淡。“我给你讲个故事!”雷风说,“50年代,有个跟你一样的年轻人从学校毕业,踏上社会。他也是搞艺术的。跟你不同的是他是个诗人。他曾经写过很多经典篇章。他的笔名叫刘传,谐音流传,是想他的文字也能像光辉的历史那样流芳百世。你听说过刘传吗?”我点点头。大学的时候,我确实听说过这个人,而且,还看过他的一本诗集。写的很好。“刘传本以为他的人生会一帆风顺地进行下去,可是,你应该能想到,60年代很快就来了。那时候,他因为他的家庭出身和他的艺术,而被打成了右派。他成了资本主义堕落象征的恶之花。后来他被关进了牛棚。再后来,他的父母受到牵连,在红卫兵的无知羞辱中,先后死去。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了好多年。大约在70年代的头上,他被上级领导叫到跟前,说因为他写得一手好文章,所以要立功赎罪,替政府无偿工作。每天只供三餐。因之前的种种打击,他已对神圣的诗歌完全失去了信心。他也是很不愿意相信他会背叛艺术。虽然每个人都不应该对艺术抱有自私想法,但是你想想,如果艺术连艺术家的生活以及生命都不能保障的话,那坚持它还有什么用呢。连自己都改变不了,怎么教化别人呢。”“艺术是无偿的。”我插了一句。我对雷风刚才所说的话虽然不完全反对,但也不敢苟同。“你说的对”,雷风说,“艺术家可以为艺术献身,但艺术应该对艺术家的付出不闻不问吗?我不是教你索求什么,我只是说,如果艺术真是艺术家的灵魂,那它就应该顾及艺术家的生死!你千瓦别忘了,这可是中国,在这儿,所有的信仰都是假的,只有一样是真的,那就是生活,所谓的生活!”“您老认为的生活是什么呢?”我问。“简单的从字面上理解,生活就是,生下来就得活着。如果从更深层的意思上理解,生活也可以是牵扯历史的。任何一个时代的生活都不能脱离当时的社会背景。我相信这些你都可以理解。你很聪明。从你写的那个共产主义地铁就可以看出来。”“我做错了么?”老家伙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你没错。但是较之于这个改变不了的错误的社会,你就是错的!”“你今天找我就为说这些?”“不!”雷风又点上一根玉溪,“知道刘传是谁吗?”“不知道!”“就是我干爹!”陈琳接过来说,“雷风!”看我面露吃惊之色,雷风接着说,“其实刘传的事情远远不止这么多。他后来在无法选择的情况下,放弃了诗歌。再后来,他成了一个替政府做事儿办报纸的狼狈走狗。虽然他牺牲了这么多,慢慢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可就在他事业蒸蒸日上的辉煌时期,在83年的时候,被人陷害,入狱3年……”“啊!”我张大嘴巴,“您,您老进过监狱?”“哈哈哈哈……”雷风笑得有些夸张,从他的笑里,我根本想象不出很早之前看过的那些铿锵有力的诗歌出子一个太监之手。“知道我是怎么被人陷害的吗?”他问。“不知道!”我还是摇摇头。“其实害我的人就是老牛。我今天找你来没别的事儿。就是想提醒你注意,小心有一天你也被他害了。”“不会吧!”我说,“老牛对我还可以!”“年轻啊!”雷风说,“凡事多用用脑子,这个社会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好了,今天不说这个。咱们喝酒。难得开心。哈哈哈哈……我好久没在别人面前这么敞开过了。痛快——来——喝!”来来回回,在陈琳和雷风的浇灌下,我像一棵被人过分溺爱的麦子一样,渐渐招架不住阳光和雨露,在煦暖的春天,耷拉下脑袋……我被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吵醒。脑袋还疼,我艰难地睁开双眼,挪动身体,以使头部抬高,看清楚整个房间。那是一种肃穆的气氛。陈琳坐在床头的左边,雷风坐在右边。不用猜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我并没有恐惧。“你该遮一遮!”陈琳扔过一条毛巾,“这里可不只有我和你两个人。”这个女人果然名不虚传。这次只能认栽了,我想,眼前面对的一男一女决非等闲之辈。“说吧!”我说,“想让我怎么着?没关系,要不可以先给我看看照片或者录像,我也好想欣赏一下被人蹂躏的情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强迫自己镇静,以免再发生意外。“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雷风说话了,“不过,无论你怎么聪明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说着,雷风恶狠狠地把五指攥成一只拳头。我似乎听到骨头在他的肉里嘎吱作响。可是不可能,我又想,这老东西整个就一太监,没那么大劲。“你是第二个”,雷风说,“上回我用同样的手法,敲了老牛20万,哈哈,他根本不知道是我干的。这老东西蠢到家了!不过你放心,我不要你的钱,再说你也没钱,你只要帮我做两件事!”“什么事儿?”“第一,两个月之内把《模特》做臭;第二,把老牛的事儿兜出来,让他也臭!”“我可能帮不了你!这两件事都很难!”“你想想,这次我把干女儿都搭上了,会轻易善罢甘休吗?哈哈哈哈……”老家伙疯了一般笑个没完。陈琳甩过一沓照片,又扔过一张电脑光盘。“你自己看着办!”陈琳说,“照片都是打印的,光盘也是新刻的,原始文件都在电脑里,你没有别的选择。”“我可以选择遗臭万年!”我说,“但我绝不贪生怕死。你能把我怎么着?!你的下场还不是跟我一样?!”“哼!”陈琳从鼻孔挤出一丝冷笑,“你看看照片,明明是你在强*!”她说的没错儿,照照片上的情景来看,的确是我对她使用了暴力。怎么会这样?我他妈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了,怎么会这样?“你不用怀疑”,陈琳起身从我身边拿起光盘,推进光碟机。跟照片上的情形一模一样,我的确对她使用了暴力。这从她脸上的表情以及她推拒的话里,表现得一清二楚。“我没想到你们会如此卑鄙!”我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仿佛顷刻之间,马上就要山崩地裂,“你们给我酒里下药了!”“是又怎么样?”雷风冷冷地看着我,“上次从云南带回来的春药好使得不得了,要不老牛怎么会上套?!这老家伙,别看他平时一本正经,在床上,他可比你神气!我买的那个发廊小姐让他折腾得好几天都走不了路!”“也就是说我只能这样?”“明白就好!”陈琳退出光碟,扔给我,“拿回去好好欣赏吧,别忘了,2个月!”“把《模特》做臭没问题。但是……但是,老牛的事儿能不能换个人?我想我不行。没有理由,我兜他什么?怎么让他变臭?”“这个简单!”雷风给陈琳使个眼色,陈琳走出外屋,不一会儿拿了厚厚一沓老牛跟一个小妞儿在床上的照片。“其余的都还给他了,估计已经被他销毁了”,雷风接着说,“他是想不到我会再敲他一笔的。哈哈,这次我不要钱,我要他永世不得翻身!永远从我眼前消失!哈哈哈哈……”“我很难跟你们合作!”我说,“你们今天能这样对付老牛,明天就能这样对付我!”“多余了,小伙子!你只是一个道具,用过之后就没用了!就这样,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这由不得你!”“给我点时间”,我说,“我需要想一下!”我想我必须得尽快冷静下来,要不一切都完了。“我耐心有限!”雷风说,“我只能给你两天时间!”陈琳给了我雷风的电话,然后送我出门。门外已是深秋,空气散发出微微清凉。我感觉全身仿佛湿透了一般,身上瑟瑟发抖,而内心,却在沸腾。我让孟瞳妍帮忙买了一条领带和一条腰带。准备在光哥生日那天当作礼物送给他。光哥帮我把《共产主义地铁》的手稿拿回来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请柬是孟瞳妍带回来的。时间是后天,地点在鸿喜运大酒店。这两天我得抓紧时间办最近一期杂志的事儿。我还得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我想,我他妈到底该怎么办?难道我真的没有退路了么?我到底在犹豫什么?我怎么傻逼烘烘地就被利用了呢?这么多无聊的问题一股脑摆在眼前还真是难以定夺。“你那篇文章的事摆平了吗?”一进老牛办公室,他径直问我。“摆平了!”我说,“昨天晚上陈琳请我吃饭了!”“哦!”老牛似乎来了兴趣,“呵呵,怎么样?跟外面传言的一样?”“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吃她,还是她吃你?”“先不说这个!”我说,“我能问你个事儿么?”“什么事?”老牛仰面看着我。“我记得前些日子徐允帮你取了20万现金,能不能告诉我出什么事儿了?”“你怎么知道?”老牛显得非常吃惊,同时,脸上渐露恐惧之色,“我老婆家里买房子,我是借给她的!怎么了?你不会怀疑我私吞公款吧!呵呵!”老牛笑得很假。“不是,我就随便问问”,我说,“这两天我可能要出去办点私事儿,能不能请一个星期的假?”“怎么了?”“现在一时还不好说”,我说,“我也说不上是怎么了,反正有点棘手,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要离开杭州?”老牛问,“这期杂志怎么办?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这次无论如何你也得放我一段时间,要不,有可能连我人也卷进去。真的!真是很重要的事儿!现在不方便说,回头我一定跟你解释!”本来打算说有可能连他也牵扯进来的,但因眼下《模特》的事儿还得让他亲自费心,我也只好把嗓子里的半截话又给咽了回去。“好吧!办完事情马上回来!”“我知道”,我说。说完,简单收拾一下,出去跟小王还有其他几个人交待一番,然后打车回了家。自从上次告别*之后,我再也没给她写过信,因为忙,也没上网。邮箱里肯定有她的信,我想,差不多半个多月了,她可能等急了。衣峰(这名字很柔,感觉静静的):我能感觉到你的改变。我跟你一样,也在改变。你能感觉得到,我跟你刚认识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不同。我说的没错。你别不承认。在你的影响下,我已经不穿名牌了,我也开始穿二三十块钱一件的T恤和牛仔裤。我已经存了很多钱。我想如果有一天我有了离家出走的勇气,我一定会离开这儿。如果你愿意,我会去找你。如果你不愿意,我会悄悄地搬到你家隔壁,跟你在现实生活中相遇。其实昨天晚上我生气了。很生气!我等了你一夜。开始的时候我很恨你,不过慢慢地,我又开始想你了。你有苦衷吗?为什么不进*?我真的无法改变你吗?如果我告诉你我爱你爱得很深也无法改变你吗?我是真的。我不说出来心里很难受!我明天会来看你信的。我还会等你,不管在*,还是从此只有你的mail.我也告诉你我的名字,陈言,身边的人都叫我小言。你叫孟瞳妍什么呢?警告你!如果你叫她小妍,马上给我改口!我是你唯一的小言!衣峰:我没收到你的mail.*你也不在。你生我气了么?如果你生气了,我向你道歉。我不是故意的。你别躲着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想我可能错了。请原谅。我还会来等你的。衣峰:你为什么还不来?你为什么不回我的mail?这些规则都是你定的?你为什么说了不兑现?我今天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恨你!衣峰:连续10天没有你的消息。我很闷!你还在生气吗?我已经道歉了,你还不原谅我吗?那我不爱你了好吗?你赶紧出来!我只要你出来,回来陪着我!衣峰,白天我跟妈妈吵架了,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我控制不住自己啊!真的,我情绪很差。你怎么还不来啊?我想你!!这些日子你过得好吗?开心吗?你是不是还跟孟瞳妍在一起?难道你把我忘了吗?你当我是你自己的!难道你忘了吗??我不再说什么了!我会一直等你回来!4封mail是四种心情。我下了线,脱机反复浏览她的信。思绪万千。我知道我如果再用幼稚或者单纯来形容她已经不准确了。她已经长大了。她开始有自己的爱和恨。我点根烟,迫使自己平静。我说不清为什么心里会有一股酸涩的味道。我有过那么多的女人,却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现在这样让我难受得说不出口。当然,也可能不是难受。我只是心头被某种情绪堵着,一时分不清是该高兴还是沮丧。其实,我是乐意让她爱或者爱她的。她是我自己。我从没对她撒过谎。在我的成长过程中,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想,我可能对她付诸了太多的期望。期望她能代替我纯洁而幸福地活着。我做不到,但是她能!她是我生命中剩下的唯一的精神支柱。如果连她也失去,我想我可能会崩溃。我明白,有些事情她是不会了解的。我之前是画家的身份,而现在,却是如此不讨自己喜欢的一个角色。我能怎么样呢!我无权要求别人如我想象的那般,为我活着。我唯一能做的,也许只是强迫自己接受这样的事实,接受这个社会里的那些体制和规则。我给她写了回信,告诉她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包括我在心里对自己的那些发现和厌倦,包括我的工作和杂志,包括社会主义地铁和与孟瞳妍的同居生活,包括陈琳、雷风和那天晚上的那些照片和那张电脑光碟。最后,我还告诉她,我无法给自己一个满意的方式去解决这些事情。我说,我可能会因此倒下去。我还说,我依然无法接受她的爱,尽管我发现自己也是爱她的,但我不能轻薄她。我想象得出,她跟我一样,也是手足无措。虽然我并不想她为我担心什么。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像潺潺溪水那样,向她敞开我的心扉,告诉她这里所有的一切。诚实,是我仅有的公平,我想,撒谎或者隐瞒决不会让她开心。生日宴会上,光哥拿我跟孟瞳妍打趣,说自从她来了之后,我的精神就开始倍爽了。他说我脸上原先绷紧的肌肉慢慢地全都松开了。我并不想跟别人开这样的玩笑。看我反应平淡,光哥问我是不是还在担心那篇文章的事儿。我说没有,只是一些工作上的事儿。光哥拿出我送的礼物笑着问我为什么会送这两样东西。我没回答。他穷追不舍,他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女人应该送的。我说我没那么多闲心想那些歪七咧八的事情,礼物是孟瞳妍帮忙买的。光哥叫过孟瞳妍,问她,这两样东西代表什么。孟瞳妍想了想,然后看看我,告诉光哥,领带,代表一个男人的品位,为了避免哪天不小心弄丢了,所以要拴在脖子上,这样摸得着,真切!光哥拍手称好,称赞这个解释到位。那么腰带呢?他又问。腰带,代表一个男人的肚量,这个肚量与男人的风度和智慧同存共亡,所以,为了合理把握理智的尺度,避免过度浪费,就必须得学会从容地释放它,或者在必要的时候收紧它。孟瞳妍的解释又博得了光哥的青睐。光哥回敬以几声清脆的掌声。“待会儿来个人”,光哥说,“跟你很熟,不过估计你们好长时间没见了!”“谁?”我问。“马上揭晓!”光哥说。说着,手机响了。他接电话。听他口气似乎是以前的大学同学。可只说了短短的几句话,只是告诉电话那头我们这儿的地址,所以,一下子也不好猜到底是谁。“你不会把‘五大狼帮’另外的三条狼给我找来了吧?”“怎么可能!他们七零八落地,再说有俩我还不熟!一会儿来这位是个警察。刚毕业那会儿教书,后来改行的。”“警察也可以随便当?”“那可不!”光哥笑着说,“他来了!”我往光哥望着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穿警服的男人款不走来。起初因为距离太远没看清,可等走近了,还真是让我大吃了一惊。“大羌?怎么会是大羌!”我兴奋得差点儿跳起来。看见我,大羌远远地伸过双手,一把攥住我。“一哥,你他妈可想死我了!”说着,拥过来,紧紧地跟我抱在一起。“哈哈!”光哥笑道,“分开!赶快分开!哈哈……”“真没想到!”我说,“太意外了!”我砸了他一拳。“是啊!我也说不清,哈哈,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你迟到了!但念你千里迢迢赶过来,酒就不罚了。来!一起举杯!大家,干——!”光哥站起来。大家都站起来。“咣”,几只杯子碰在一块儿。大羌在我那儿住了一晚。孟瞳妍住到了光哥预先为大羌定好的酒店里。我跟大羌都喝了很多酒,回到我的住处,又喝了很多。大羌说他能猜到我出事儿了,否则不会拉他回家来聊。他说,这是一个警察的直觉。我们彻夜未眠。我给他讲了最近发生的事情。每个人都在改变,只是变得越来越不讨人喜欢。大羌告诉我,他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选择干警察的。他的父亲在一场车祸中丧生,上吊自尽。那些警察都不可信,他们喜欢不闻不问,喜欢扭曲事实。看来,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不只是我。“这事情很难办!你想报警吗?”大羌问我。“没想过!”我说,“跟你想的一样,我也不相信警察!”“我也是警察!”“但你只是一个警察!警察是一类人,而你只是一个人!”“老牛人怎么样?”“还成!”“我想见见他,然后再帮你拿主意!”“没问题!你不是学会看相了吧!”我跟他开玩笑,“哈哈,你见了他又能怎么样?”“帮你出谋划策!”在我的安排下,第二天一早,我带大羌去了杂志社。老牛还没到,于是,我们便在外屋与徐允和小王他们闲聊。徐允好像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自从上次帮老牛取了20万之后,她沉默了许多。小王还那样,天天萎缩得像只老鼠。徐允好久不跟我打情骂俏了,只是小王还在给我脸色看,动不动就眯缝着小老鼠眼在我身上扫来扫去。大羌跟他们绘声绘色地讲他在北京办案的事情。其中说了一起强奸案,说一个18岁的小伙子强奸一个70多岁老太太的事儿,可能太离奇,所以惹得他们一阵阵狂笑。小王也笑个不停。大约10点的时候,老牛来了。我给他们介绍,然后,老牛带我跟大羌进了他的办公室。我跟老牛说,我请了个朋友过来帮我,我说最近的事情可能闹大了,被人陷害了。老牛先是一惊,旋即,沉静下来。看着我,问我。“什么事儿?”“想必你也遭遇过类似的事儿,你别隐瞒,大羌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是警察,但说无妨!”“谁干的?”老牛脸红了一大片。“我知道是谁,但是你不知道!你一直被人蒙在鼓里!”这是来之前我跟大羌商量好的,必须当面告诉他真相,因为这个事情牵扯到我和他,还有《模特》。如果不小心,这一切就全都完了。听我这么一说,老牛眉头皱了一下子。“雷风?”“对!我跟你的情况一样。不过咱们的下场不同,他不要我的钱,他只让我帮他做两件事儿!”“什么事?”“第一,两个月之内把《模特》做臭;第二,把你的事儿兜出来,让你也臭!”“啊!”老牛被我吓出一身冷汗。“已经没招了。眼下唯一可做的就是大家一起想办法。”“我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他让你怎么兜出来?那些照片都已经销毁了!”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大羌昨晚就怀疑这老东西不会顾及我的生死。“这就是你疏忽的地方”,大羌直言不讳地说,“雷风还留了你的几张照片。”“这……这……我说衣峰,你说怎么办?你说话啊!”老牛急得眼珠子都红了。“说实话”,我摊摊手,“我也不知道!”“大家都别急”,大羌说,“我看事情能不能这样。第一,把杂志做臭,这好像不太仁义,也不道德,毕竟你们付出了那么多。第二,老牛和你这事儿兜出去对谁都不好。你们看能不能……”大羌的意思是说,在两个月之内把老牛手上的私人股份转给一个信得过的局外人,让我辞职,让老牛从领导的位置上消失,对外就说,老牛本来就没有股份,而我也只是老牛帮人找来的帮手。杂志没有我的份儿,所以我不好决定。老牛倒是占了杂志50%的股份,可能心疼已经到手的肥肉,所以多少还是有些犹豫。“兜出去的事儿怎么解决?”我问。“第一件事办好了,第二件事情自然就会迎刃而解。你想想看,如果雷风知道你们都是在给别人卖命,他还至于跟你们僵持下去吗?这跟他的身份不符!其实,第二个要求只是第一个的辅助,从案情的技术层面上来讲,每个当事人都会因为第二件事情将会对自身产生的巨大影响,而全心全意把第一件事做好。这就是雷风狡猾的地方。”“你是说前面这件事儿是目的,后面这件是手段?”我不由得开始佩服大羌,他比大学时理性多了。“对!”“可…可…股份怎么能随便转让!这…这…不太可能!我…我…那样我可就什么都没了!”老牛有些不知所措……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1.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2. 捧场500纵横币
  3. 捧场10000纵横币
  4.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那些妞妞的故事》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那些妞妞的故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正文_第十二章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那些妞妞的故事”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那些妞妞的故事的正文_第十二章,那些妞妞的故事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讲师小说的支持,更多与那些妞妞的故事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都市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