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泯灭

更新时间:2017-09-13 21:06:45字数:2697
一晃三年过去了,关关坐牢回来了,一些爱说闲话、爱看热闹的人在私底下猜测:“关关回来,她月菊肯定讨不了好!”、“ 这回又有好戏看了!”、“我看她月菊还雄得了好久。” 日子在漫无目的地流淌,一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人们的料想根本没兑现,甚至连一点迹像都没有,就连热衷于说是评非的人也把他们压在了心底。 关关已经融入了村子里的生活,监狱里的改造抹平了他性格棱角,少了几分狂妄,多了些许平稳,他和月菊的事也在被大家逐渐遗忘。 正当村里人享受着风平浪静的生活时,这个偏辟的寨子却不甘宁静,又躁动了…… 突然,有一天,寨子里响起了杀猪般的凄惨叫声。 人们竖起耳朵一听,好像是汤生月在家里毒打辛娜钗,听声音便知是不留余力地往死里打,恶骂夹杂唉呀妈呀的叫声响彻了整个寨子,雨母同其他许多人都赶了过去。 汤生月双手攥着一根锄把,辛娜钗蜷伏在跟前,双手抱头,头发蓬松凌乱,几道血迹顺着额头流经脸颊,嘴角破裂处血渍涌向下巴,脸颊及手腕好几团淤青。衣裤缝合处破了好几道,上衣领口扣子掉了两颗,满身泥土,衣不蔽体,半截白皙胸口和腰间白肉裸露在外,凌乱中透着诡异。 汤生月一棍子下去,骂道:“认得倒老子汤生月了没?敢背着老子胡搞,不想活了是不!” 又一棍子下去:“还不承认?老子找到现场啦,快点讲,是哪个?” 再一棍:“X你妈,不讲!不讲老子也晓得是哪个。” 辛娜钗被打得奄奄一息,嘴里喊着“救命噫、救命噫……” 赶来的人群围成了弯月形,慑于汤月生穷凶极恶的气势,只是在外围不停的劝说。 “莫再打了咦,再打就要出人命了哦” “看在娃娃的份上,天大的事也不能取她性命呀!” 后面跑来不知情的劝道:“有哪样事情是讲不好的,打,成哪样事呢?” 眼看辛娜钗快不行了,喘息声在减弱。 雨母跨前一步,厉声道:“汤生月,打自己老婆算哪门子本事!” 汤生月吃过雨母的亏,脑海中烙下了印记,听到声音本能的顿了顿,然后吼道:“我打我老婆关你卵事,再叫老子连你一起打!” “你打你老婆是不关我卵事,我是想提醒你一下,把老婆打死了是,她一死百了,你还要着一牢子关起来。” “关起来?了卵不起啦,老子不怕!” “你是不怕嗒,你娃娃崽崽咋个办?讨米都怕没得哪个送,受苦的还是你的娃娃崽崽,到时候想吃后悔药都没得!” 此话一出,汤生月有所警醒,抬起头看了大伙一眼,再转个头看了看老婆,脑袋思量着刚才的话 “老婆打死了,自己去坐牢,崽女还讨不到吃,一家子都完了。”心一软,高扬的棍子击下时少了劲头,也没了下一步的动作。 一见汤生月停止了下来,大伙立马上前把辛娜钗抬进屋,平放在床头上,雨母忙给辛娜钗掐夹手叉、揉搓太阳穴、揪提喉结。另几个女人忙着烧火、切洗、煎姜汤,汤生月在一旁闷坐着,一句话不说,也没理会大伙。 一阵忙活,姜汤很快下了肚,总算没白忙活,辛娜钗气色逐渐转好,大伙便相继散去,并嘱咐她闺女多做点好吃的给补补。辛娜钗足足躺了半个月才能勉强下床走动,屋上坎下串串门、解解闷。逢人便说:“雨母这个人是刀子口、豆腐心,没心计、不记仇,全得她站出来讲句话,才保住条老命!”大家七嘴八舌地调侃: “噫,你们以前吼架的时候不是讲门坎上砍狗卵?” “你看,你们搁起生死的裂,她都没记恨你。” “还是古话讲得好,远亲不如近邻!” 好奇心强的女人想探个究竟,问道:“到底是为哪样?” 辛娜钗也没觉丢人,大大咧咧地说:“为哪样,还不是为那卵事。”再一问详情她便抛下两个呵呵不说了。 三个多月过去了,人们又习惯了风平浪静,也没谁在私底下议论之前的事了。 农村每隔五天上一次街,交易农产品、购买器具物什,俗称赶集。 这天,汤生月照例砍了一根篮竹扛着去了集市,出门前老婆很关心的嘱咐他早点回来。 汤生月道:“快得很,卖了竹子,砍起肉就来了。” “我煮好吃的,等你回来。”辛娜钗一脸期盼。 汤生月上得街来,在竹行卖掉竹子,逛了一圈菜市场,砍了一斤八两猪肉、买了两块白豆腐;路过地铺摊时,花两元钱要了一副棕绳,打算回去把箩筐的系换了;离开县城时,吃了一碗猪脚粉、给孩子捎了六个油粑粑,便急急往回赶。 晌午时分,便回到了家,辛娜钗在屋门口葡萄架下摇着蒲扇乘凉,立即迎上去接过汤月生肩上的菜物,说:“渴了吧,中午我们煮了甜酒水,给你留了一碗,在碗柜头,我给你端来!” 汤生月“哦”了一声问:“娃娃些到哪去了?” “都出去玩去啦。” “口袋头有粑粑,喊他们来吃。” “先放那里,等他们回来怕翻不到吗?” 辛娜钗端出甜酒水,跨出灶房时,没留神,脚尖被门槛绊了一下,泼出了少许,一丝惊恐从辛娜钗脸上闪过,却立马恢复了神态,忙递给丈夫。 汤生月接过甜酒水,一仰脖子,咕噜一声全下了肚,用手背抹了抹嘴角道:“他妈的,这鬼天气,热得不得了。” 辛娜钗抛下一句“我做饭去了奥!”便闪进了灶屋。端着盆子去盛米,才发现米筒忘带了,刚把引火的莎叶放进灶堂,却发现没柴可添,事情做得癫三倒四的。 汤生月找出箩筐,把刚买的棕绳换上去,心想今年收成好,稻谷没虫没病,打个十七、八挑准没问题,来年日子好过多了。 心里的那份欣喜还挂在脸上,猛觉腹腔一阵绞痛,叫了几声辡钗,灶房里菜切得铛、铛响,辛娜钗似乎没听到。 豆大的汗水密集地从汤生月额头渗透出来,“哎哟、哎哟、哎哟”惨叫不断,哐当一声,汤生月连人带凳倒地下了。 辛娜钗从灶房里跑出来,颤声问道:“生月,你…你怎么啦?哪点不舒服?” “我…肚子…好痛…”汤生月口吐白沫,上气不接下气。 “我给你倒杯水”辛娜钗跑进灶房,舀了瓢水出来,却不敢靠近。 汤生月青筋直冒,眼白菲红、眼珠凸兀,喉咙格格直响,却说不出一个字。” 这时,听闻惨叫声的邻居已经赶到院子里了。一看情景,有些说是羊角疯,有的说热起症候了。急忙围上去掐、揉、揪、提。忙活一阵情况更严重了,只有了微弱的气息,送医院已经来不及了,就算马上抢救也无力回天,仅一会,汤生月便断了气。 谁也没想到,这个活蹦、健壮的人就这样去了,去得那么匆忙,甚至没一点征兆,以致于现场的人恍如梦中。 因性格孤辟,独来独往,寡言少语,鲜同人有交情,寨上人平时也不在意他,甚至给忽略了,可他的离去,却震憾着大家,感悟着人性的残忍、生命的脆弱、岁月的无情…… 在同寨人帮助下,辛娜钗料理了后事。入殓仪式上,辛娜钗也伤心地哭诉了一场,追忆了两人一路走来的艰辛,责被丈夫抛下儿女离去的无情,此情此境令人无限感触。 一个月后,关关住到了辛娜钗家,没有媒说之言的铺垫,没有喜庆喧闹的仪式,也没有什么值钱、贵重的家什带来,就这样简单地结合在了一起。 八个月后辛娜钗产下一男孩,算得上是老来得子,关关极其疼爱,每天“乖崽”、“乖崽”喊个不停,好吃好喝的都往他嘴里放,以致于从两岁起便顶着一个大西瓜肚子吃喝拉撒,好像一根大木棍串在皮球上。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活着也是一种勇气》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活着也是一种勇气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六章 泯灭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活着也是一种勇气”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活着也是一种勇气的第六章 泯灭,活着也是一种勇气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吉衣冈刀殁小说的支持,更多与活着也是一种勇气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都市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