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地妖皇子

第一章:灵魂涅槃

界歌之道邪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冰雨白狐[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7-10-04 14:37:36字数:5174
那一年,他三岁,爹娘抱回两个号啕大哭的婴儿,告诉他,这是他的弟弟妹妹,以后不准欺负她们。 那一年,他五岁,母亲又生下了一个小弟弟,他和另外两个弟弟妹妹坐在门前,有些不高兴,因为害怕父母有了小弟弟之后就会不再爱他们。 那一年,他十岁,一个叫二叔的男人带着一个叫姐姐的小姑娘来到家里,父亲板着一张脸,还和那个叫二叔的人打了一架,他和弟妹也对那姐姐抱有敌意,因为她想放走几人辛辛苦苦养大的小麻雀,可是最后,父亲和二叔开怀畅饮,而他们也和姐姐成了好朋友。 那一年,他十五岁,为了还懵懵懂懂的守护,和弟弟妹妹姐姐被二叔带去了一个叫魔界的地方,又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叫禁地的地方,见到了那个让他害怕一辈子的人。 那一年,他二十岁,告别了青涩的童年,进入了梦幻的少年,二叔又把他们扔在了那个名为玄界的地方,进行所谓的历练。 在玄界,他和兄弟姐妹吵翻打架,负气独行,发誓永远不再相见,后来再次相遇见到他们被欺负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出手,虽然被打得很惨,但是却领悟了亲情。 在玄界,他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一起修炼、玩闹,做着童年没做完的梦,说着说不完的话,可是后来当他遇到危险的时候,却只有寥寥几人挺身而出,他领悟了友情。 在玄界,他遇见了她,他为她挡雷劫,她为他中毒箭,两人年少无知地牵着手,讲着那个讲了无数遍也不觉得厌烦的笑话,傻乎乎地埋下一颗灵药种子,也在各自心中种下了爱的种子,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那一年,他二十六,他死了…… 也许是死了吧…… “死?死是什么感觉?没有人知道,因为知道的人都死了……” 他死了,可是他不慌,他的心里只剩下了平静,除了平静之外,想得再多,也还是没有丝毫改变。 他死了,可是他不悔,三弟拜了一个强大的师尊,六妹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心法,其他人也都被他送到了安全地带,没有危险了。 他死了,可是他不恨,不恨蛮不讲理的敌人,不恨见死不救的“朋友”,如果说恨,他也只是恨自己,恨自己太弱小,弱小本来就是一个错误。 他什么也感觉不到,无声无息,无色无味,身体就像是一团漂着的空气,什么也没有。可是渐渐的,他又找到感觉了,他好像漂浮在一条大河上,耳畔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他在河水中浮沉,浮沉…… 一声轻响,他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应该是一条小船,他心中猜测,想要睁开眼看看,眼皮却比泰山还沉重,挣扎许久,却也只露出了一丝缝隙。 “修行根基不稳,心性浮躁却还骄傲自大,无能之人,留你何用?”孤舟上的人轻声道,面孔被迷雾笼罩,夜阳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什么地方呢? 不等他思索,那人袖袍一挥,一束罡风袭出,打在他的身上,将他打成碎片,消失在长河里……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孤零零地漂浮着一座岛屿,这岛屿不算大,可是却也不小,大慨有百里方圆,上边有宽广的平原,茂密的树林,险峻的高山,奔腾的河流… 海风吹拂树叶发出沙沙声响,原始丛林里不时传出几声蛮兽的嘶吼,寂静中透露着肃杀,这地方很可能不是什么善地! “呼…”一道飓风凭空出现在平原上,天空中接着凝聚起厚重的乌云,雷电在云团里轰隆作响,不时劈开黑幕,露出闪耀的光芒。 天地一时间狂风暴雨,掀起巨大的海浪,一道道能量疯狂涌向飓风中央,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雷电也随着落下。 “轰隆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飓风中央虚空破碎,无数细小的时空碎片缓缓凝聚。 在这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时刻,岛屿上的所有动物都拼了命往远处逃窜,一个老者却旁若无人地往风暴中央缓缓走去。 青色的长袍上绣着一棵名为未央的怪树,未央大体像柳树,柳枝上却长着枫树的叶子。 这老者头发苍白,留着一把略长的胡须,看起来年纪不小,脸上却没有太多的皱纹。他神色平静,颇为威严,却也有一分说不出的和蔼。 老者步伐稳健,在风雨中闲庭信步,明明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却又显得那么自然,一直走到离飓风中央十几丈的地方才停下来。 这时,又出现一个老者,这个老者的双腿似乎不方便,悬空盘坐着,面容枯槁,他空洞的目光投向青袍老者。 青袍老者也看向他,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开口道:“放心,我不会对他出手的。” 瘸腿老者不语,又看了一眼飓风,说了几句迷迷糊糊的话,在原地消失不见。 在两座万丈大山之间,有一座宏伟的城池屹立,在这城池的角落里,座落着一间古朴的府邸。 府邸外有一支散发着煞气的黑甲军队,过往行人纷纷朝其投去敬畏的目光,而这些军队战士,却是将敬畏的目光投向府邸内。 一间密室外,一个美妇人面色焦急,不时往里边眺望,直到里边传出一股骇人的波动,这才放心下来。 在她身后,还有一个少年与一个仆人装束的老人,老仆感受着这股气势,脸色平静,眼中却十分复杂,暗叹道:“一千年都不突破,如今却短短几十年间连破二境,这孩子,哎……” 半响,岛屿上的风暴才逐渐停歇,中央位置上,一道人影变得清晰。 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身材修长,没有英武的气概,却有清雅的俊美。他面容妖异,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异常,就像血海中的白莲,让人难以捉摸。 如同墨画的柳叶眉皱了一下,一双丹凤眼旋即徐徐睁开,少年目光深邃,透露着丝丝寒光,伴随着一抹疑惑,一股记忆紧接着疯狂涌入大脑,无比强烈的剧痛冲刷着脑海。 “啊……”夜阳抱头痛吼,大脑仿佛要被撕裂,很久才适应下来。 “师尊,幽儿,夜啸,凌雪,外公,沐瑶,墨引,杨桀……我这是大梦一场,还是转世重生?”夜阳消化完这些记忆,眼中露出迷茫之色。 他左肩上有一个血黑色小戟印记,印记光芒一闪,一把长戟就凭空出现在他左手中。 长戟长约一丈,立起来比夜阳还高,戟刃部分长三尺余,有一道主刃,一弯辅刃,一把弯钩,两根倒刺。尾部也有两根半尺长的利刺,看起来锋芒毕露,仿佛要择主而噬。 夜阳心念一动,意识扫过琅琊戟的内部空间:装着半丝魂之本源的木盒,放着两株药王的玉盒,父亲交给的听风玉笛,师尊留下的神农药典,还有小狼夜啸进化沉睡结成的黑茧以及各种杂物……一件也没少。 才取出一件黑色长衫穿上,夜阳便听见了一声脆响,露出一丝久违的笑容,他取出了黑茧。 猜的不错,黑茧裂开了一道口子,紧接着又裂开了无数道裂缝,最后砰一声破碎开来。 一个漆黑如墨的小狼崽从碎片里钻出来,摇着尾巴咔嚓咔嚓几下把黑茧的碎片吃完。 夜啸伸直了前爪,就像在伸懒腰,吃完了黑茧,这才看向夜阳,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小嘴,水汪汪的大眼睛带着一缕期盼。 夜阳笑了笑,取出一株灵药,夜啸眼睛一亮,跳入他怀里,开始享用这美食。 夜啸经过这一番沉睡,已经进化到了二品,沉重了不少,长大了一些,可是还是只有一尺长,从小狼崽成了小狼。 夜阳抚摸着血脉相连的夜啸的柔顺长毛,喃喃道:“看来不是做梦,那就是转世重生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代?” “非也,你这既不是做梦一场,也不是转世重生,而是魂魄涅槃,如今离你在玄界‘死去’不过才二十四年,今天刚好是你五十岁的生日。”一道苍老但是有力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九界中的种族各异,大部分的生灵都只有百年的寿命,只能依靠修行而逆天改命,而有一部分古族,却生来就有几百年的寿命,狼族就是其中之一。 按照狼族普遍的寿命来说,一百二十岁才是成年,而五十岁,不过才是半大的少年而已。 夜阳大惊,抬头顺着声音望去,便看见十丈外的地方有一个青袍老者站立,心中顿时翻起惊涛骇浪。不论修为,他如今的魂魄融合了三次为人的精髓,而且还具有魂族血脉,方圆几里内的风吹草动都能被他感知到。 但是他现在却丝毫没有意识到青袍老者何时到来,更可怕的是,就算如今老者站在他面前,他却依旧什么也感觉不到,老者就像不存在一样,与天地大道融为一体,他的实力,一定是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 不过除了惊讶以外,夜阳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慌乱,毕竟老者的实力远在他之上,就算是想要对自己不利,自己也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倒不如顺其自然,看看他有什么企图。 “见过前辈,敢问前辈如何称呼?”夜阳很快镇定下来,向老者微微弯腰,拱手行了一个晚辈的礼。 夜阳的表现,明显在青袍老者的意料之中,他摆了摆手,道:“不用多礼,目前叫我枫老便可。” “目前?”夜阳虽然疑惑老者的话语,但还是向老者规规矩矩地叫了一声枫老:“枫老,您可知道小子目前的状况,还希望您解决晚辈的困惑。” 对于自己目前的情况,他是真的迷茫到了极点,这几十年间,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地初开,万物混沌,而混沌之中,孕育了一种叫洪荒的奇兽。”枫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讲起了故事,夜阳也不敢打搅,只能继续听着他的讲述。 “第一代洪荒死后,它的生命能量幻化成了十二个不同的种族,这十二族都继承了洪荒的一部分天赋,分别代表了天地间的十二种本源大道,而你所在的邪眸夜狼便是代表的黑暗大道……” “咳咳!说远了。”枫老轻咳两声,转回正题:“洪荒集聚天地精华,每过数亿年就会重新诞生一头,刚出生的洪荒只是一团白雾,没有形体,但是却会吞噬生灵的生命和魂魄,你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吗?”枫老说着说着,看向夜阳,意有所指。 听着枫老的话,夜阳的脸上露出无比惊骇之色,想起了在玄界历练中,秘境破碎时钻进自己脑子里的白色气体,声音颤抖地问:“你是说我脑海里的那东西是一头洪荒?他现在还在!” “这倒不是,准确地说是不完全是,你体内的气体名为洪荒之气,是洪荒的力量之源和生命之源。” “那就好。”夜阳松了一口气。 “好什么好!洪荒之气就是还没有意识的洪荒,它附着在魂魄上,只要魂魄不灭,就会一直跟着你。你要是不在他诞生灵识之前炼化它,它就会在出生时把你吞噬!” “什么!”夜阳真的怕了,世间有谁不怕死,那都是傻子,便急忙问道:“前辈,你可知道有什么解决办法?” 枫老摇摇头:“这我可就不知道了。” 夜阳心一沉,看着枫老平静的面孔,又不甘心地问:“前辈真的没办法了吗?” “老夫确实没有办法,不过……”枫老话锋一转,道:“我倒是知道一个人有办法。” “谁!”夜阳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追问道。 枫老轻轻伸出手,指向前方,只道:“能救你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夜阳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转过身往周围望去,发现四周只有自己和枫老,疑惑不已:“我怎么会知道?” “你可还记得重生到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枫老提醒道。 夜阳低头思索,猛然间,他好像捉住了什么,失声道:“生死簿!”心念下意识地往脑海钻去,却如撞在墙壁上,传出一阵撕裂的剧痛,疼得他连连揉脑袋。 看见夜阳的囧样,枫老笑了一下:“你还以为以你现在的实力心念能够内视?再说了,也不是什么东西都放在脑海里的。” 生死簿,冥界魂族圣兵,分为上下两册,上册死簿蕴含死亡属性本源力量,记载了过去。下册生簿蕴含生命属性本源力量,能够探知未来。 上册存放在魂族禁地生死境里,而下册很久以前就没有了下落。夜阳第三魂涅槃时期阅读生死簿上册时,死簿突然化作一道黑光进入他体内,他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的时候,魂魄已经融合,他也重生到了这里。 除此之外,他也发觉了枫老的话里有话。“实力?”夜阳这才开始仔细感受身体的状况,一张脸顿时就黑了下来,变得无比难看。 身体内没有半点元气,体质也只是比普通人稍微好一点,这明明就是炼体境界才刚刚入门!在玄界死去魂飞魄散,修为尽失,现在魂魄融合,重生之后又是这样! “我去,%@#¥$……”,乱骂一通之后,夜阳不得不哭丧着一张脸,接受了这个现实。 “废去了也好,你之前的修炼不注意巩固基础,每个境界都没有修炼到完美便急着突破,导致根基不稳,虽然看起来进度颇快,但是到了后期却很难有所进步。” 枫老捋了捋胡须,继续道:“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三魂的涅槃,最重要的是磨去了你懒散的心性,练就了一颗最纯粹的向道之心,要知道,这向道之心是多少顶尖强者愿意用毕生修为换取都换不到的,对你以后的修行有着无法想象的好处。” 听着枫老的话,夜阳虽然还是很心痛郁闷,但也看开了许多。 “好了,现在没有疑问了吧!” 夜阳点点头:“暂时没有了。” “那就好,开始拜师吧!”枫老整理一下装束,正言道。 “什么?拜师?你?没搞错吧?”夜阳看向枫老,吃惊地道。 “怎么!你不想拜?拜在老夫门下,那是九界中多少人磕破了头求之不得的事,老夫亲自开口收你为徒,你居然还不好好珍惜 !”枫老气得吹胡子瞪眼,恨铁不成钢地斥道。 “我已经有师尊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身为人子,岂能再称他人为父,我是绝对不会再拜师的!”夜阳正色道,平时他可以嬉笑放荡,可是一旦到了原则问题,他绝不会有半分的退让。 “拜师了?拜的谁为师,我怎么不知道!”枫老怒道,他找过老友替夜阳算过卦,自己在夜阳涅槃的期间也不时在暗中观察过,自然知道他还没有师尊,只以为是夜阳因为不想拜师而撒下的谎话,一时间有些怒气上涌。 “我的师尊虽然只是一介凡人,但是他在我落魄的时候照顾我,视我为己出,就算是他老人家如今已经逝去了,我也不会拜别人为师的。”提起为了自己逝去的师尊姜药凡,夜阳的心中升起浓浓的悲伤。 “什么师尊,他姓甚名谁,你不要再找借口,究竟是拜还是不拜!”面对夜阳一而再再而三的撒谎,枫老已经怒不可遏,一股恐怖的气势猛然压在他身上。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界歌之道邪》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界歌之道邪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章:灵魂涅槃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界歌之道邪”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界歌之道邪的第一章:灵魂涅槃,界歌之道邪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冰雨白狐小说的支持,更多与界歌之道邪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