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茶馆门前吸烟汉

荆河浪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种念[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7-10-13 14:45:59字数:4343
一天,在大茶馆门前,一个青年美丽而又焦脆的女子拉着一个瘦俊男子的已成旧了的、几乎快破了的灰色长衫衣角死死不放,那男子吼一脚将女子蹬倒在地下。 旁边看热闹都知道这个地方明曰茶馆,实则大烟管,辛亥革命胜利刚不久新任地方官员以及进步团体主张禁烟,好在镇长支持,沙同镇就禁大烟了。那些害人的烟馆只好隐蔽在茶馆里了。 自袁世凯挤走孙文后自己当上了大总统,他一心想试着穿上那黄龙跑,想把辛亥志士的血用来浇灌他家的那一亩田,他有心思管百姓死活,管民国富强,那些旧时代毒瘤又在生长,而且是在疯长。他积极对革命志士进行围剿,也假模假样地叫爱护老百姓,因此口头上还是禁赌禁娼禁毒,那只是说说而已,看谁有门路肯交得起那些贿赂官员们的钱财,这些暗地生意还是要做的,而且还很辉煌。 这男子虽长相清秀,可就是个痨病—痨病通常指肺结核—那时不知,只知道咳嗽浓痰、午后低烧、慢慢消瘦,最后咯血而死,死前就是这样的样子—两根肋骨抬着一个头,无神的眼睛冒着幽光,全身没有三两肉,走起路来风吹得动。从他身着长衫,一看曾经就是个酷玩的子弟。所谓酷玩,就是爱玩西奇板眼,是不大么好接近女色的那种公子哥们。酷玩与纨绔是很不同的,所谓纨绔是指用细绢做的裤子哥们,泛指富家子弟穿的华美衣着,后被称富家子弟,也称花花公子。而酷玩子弟们即使在穷人的家也有之,他与家里有钱只穿好的、吃好的、爱找女人的花花公子不同,是些求虚荣的家伙。而那些酷玩子弟家有些钱财,不知惜爱,只要是新板眼就去赏识,搞得家里败下来了,这个人就属于此种。那女子虽倒在地上还是死不放手,道:“只不怕你家绝后,你就踢我的肚子!”她睡在地上,撩开上衣现出隐藏在宽大外衣内的大肚子。 看到妻子要拼命,那男的几乎要哭了,那凹进去的一双眼窝流出了几点黄水—这是快要枯干了的身体内拼命挤出的一点泪水,带着血的成分—所以就变黄了—一般的眼泪多么清澈啊!他求道:“这是我看家的行头,被你撕破了我还能出门呀?”那女子道:“家里都被你败了,吸大烟把一个好好的家给你吸穷了,你还心疼你这快破了的长衫啊,就不心疼你的儿子在我肚子里没吃没喝啊!”那男的道:“是男是女鬼知道,你要再不放手老子真踢了,正好看是个男还是女!” 正好一个船老大路过这里,他很不喜欢这里,为这里的生意,他得罪了不少朋友,为此他辞去了发财的工作,做起了船老大。他忙从人群中出来,指着那青年骂道:“王五福,你真他妈的缺德呀,这好的老婆你不知心疼!别人怀了你的孩子你还要踢掉,你是人吗?” 王五福道:“裘举,你一个臭驾船的,你喜欢,我就把她卖给你!可是,你出得起那钱吗?” 原来裘举几次求颜大不要做这害人的生意,可颜大不听。后来裘举与洪宝钗走近,气得洪宝玉要颜大辞了裘举。为此,裘举就重操旧业架起了自己的尖脑壳在内荆河跑生意。 裘举听了王五福的话摇了摇头,扶起王五福的妻子柳荷花道:“妹子,这样的东西你也看得上,我叫你家把你接了回去。”随即要拉起地上的女人。可那女人像见到裘举如同见到瘟疫一样逃避,不知底细的人满以为是这女子为了肚子的孩子逃避传染患者,着地的屁股只向前摞过去生怕裘举抓到手,哭着对他道:“我已怀上了王家的子孙,这辈子生是他王五福的人,死是他王五福的鬼。” 裘举只好把举过去的手停在柳荷花肩膀前,只差半尺远就要抓住那曾经握过白嫩小手。可他那知道那手已经不是以前细丽白皙的小手了,湖里的风霜已经把它染得深黄,或者褐色,还起了好多纵纹。裘举不由过细看下柳荷花面部,本是白净的面容已成过去,面色虽白那是贫血的表现,在脸上找不到一点过去红光与春色,不敢想才几年前是一个花枝招展的女子,现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仅然一下变成了如此的摸样,往日的美丽被辛苦覆盖,往日的活泼如今是几乎痴呆。 裘举的心像被烈火烫了一下,一阵阵的刺痛。王五福可好,他不买妻子的账,道:“不知是你死还是我死,我得了这口的病,迟早是个死,你就让我舒舒服服去死吧!”夺路跑进了茶馆—其实是个大烟馆。裘举上前蹬下去忙对柳荷花道:“此人不可救药,你还是做以后的打算好了。”他不知道如何安慰柳荷花,要她把幸福遥寄在以后。 柳荷花坐起来了,不过还没有力气站起来,哭道:“这都是世道害的呀,哪来的这东西啊。什么长寿膏,分明是要命夺财的剑、杀人不见血的刀!我既然是他的妻子,哪有在他为难时离开他呀!再说我肚子的孩子不能没他爹啊。” 裘举气愤道:“如今政府腐败、当官的为人不公,做生意的为人不敬,相互鱼肉百姓,穷人哪来的活路啊!” 听到裘举的感叹,那烟管保镖麻子熊大声笑道:“什么,你不要命了,政府腐败,你不摸摸你的头,那吃饭的家伙还在吗!你想造反,那孙文他们都被通缉,你他妈的还敢造反!就是你想,别人李进他们不会要你!就是要你,如今他们也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再说现在是袁家天下,他们忙对付南边都忙不过来,哪个有心思来管这大档子事情呀!就是以后,玩这玩意也没人来管。今天还真奇了,出了个管天管地就是不管自己的人来了。你拉盆尿照照自己你是什么角色啊,昔日抵制大烟、那些曾经反对大烟的人现在不也来这里做客了吗!你充什么英雄好汉,我看你是不忘那段情了吗?你与这小妞的故事满街的人都知道!”笑了笑喊道:“在此扰乱生意莫说哥们不客气了!快滚。” 裘举气得脸发白回击道:“血口喷人,我们两个清清白白!”看了看周围见围得人多了起来,又道:“老子不怕你麻子熊一帮了,大白天你们敢撒野啊!麻子,你算老几,你敢把老子么样!” 麻子熊一笑,“有钱就是爷们,你有钱进来我一样把你当爷们来伺候。进来呀,没钱就跟老子滚得远远地。莫妨碍老子们做生意!还以为自己是颜家先生!可惜往日的威风不在了啊!”这时几个同麻子熊一样的狗也蠢蠢欲动,好些时没有练把式了,手都痒了! 裘举看看柳荷花,今天的她与往日的她判日若两人,当时的她天真无瑕,悔恨自己怎么拒绝送她回去,反而去送那浪/货梅菊花!他望着那王五福跑进了茶馆,柳荷花起身追了上去;只见茶馆大门前几个打手就像几只藏獒把守着,那女子知道自己不能进茶馆,心想就是再在此哭喊的权利也没有了,她伤心地停止了哭泣,只是没有离开的打算。 这时路过的当地有钱的阔佬黄剥皮看了看柳荷花,见是个漂亮的媳妇,还怀着身孕很是欣赏,他就爱女子怀孕的摸样,原来他家已有两房,正房妻子生了儿子后没再生了,由于他接连害死了几个小妾与外面的女子,报应报到他聪明的儿子身上,几年前得天花,一个快成人的孩子就这么夭折了。为了继后,他后来接了个小妾还是个瘪肚子。一看是裘举与麻子熊斗嘴,忙对对麻子熊道:“你这小伙子嘴里胡乱说话,裘举弟现在虽不在颜家做事,是他要自立门户,他现在还是颜大哥的朋友。你也要看佛面啊!” 又对裘举道:“裘举弟,你也是,莫害了这个小娘子,要知道隔墙有耳,你要反/政府那不是找死吗,何必把一个漂亮的小娘子拉着陪葬啊!” 麻子熊笑了笑道:“黄老爷说的是啊!”黄剥皮又对麻子熊道:“都是乡里乡亲,你就这么不讲面子啊!” 其实麻子熊与黄剥皮的堂弟黄幺是朋友,他恨裘举整过黄幺,搞得他现在连个镇公所的职员也当不了了,现在让一个病痨孔宪宾顶替了他的位子。麻子熊曾经得到过黄剥皮的恩惠,他也知道这黄剥皮是黄汉权的堂兄,也算个角色,阴险而不狂妄,他与黄汉权珠联璧合,要整死那个真不在话下。再说,麻子熊就佩服这样的人,于是望着黄剥皮笑了笑,就把自己一伙喊进了茶馆! 见麻子熊小看自己裘举很气愤,对麻子熊被背影道:“世道就是被你们这些有钱人搞乱了的!”转头对柳荷花道:“妹子,我送你回去!” 黄剥皮好笑裘举,一个跑荆河的人,就是天大板眼莫过就是个船老大,谈时局那就是乱炒菜---胡来。又看了柳荷花一眼,羡慕真是内荆河边一朵花,兴赏一会才慢腾腾地离开鸦/片馆前,他也不喜欢鸦/片,要不他哪有如今的家产。 见黄剥皮走了,柳荷花对裘举道:“我没有事,麻烦你了。”随即自己一个人回家去了,这个年代讲究的是男女素素不清,自己不能让一个男子陪着回家啊。 柳荷花就是不听裘举的,就像身边没求举这个人样自己走了,裘举只好偷偷地跟在柳荷花后面。 裘举那里不知道啊,柳荷花这个倔强家伙那会听自己的话,要不哪有今天。 看着柳荷花狼狈相,裘举还是决定要送她回家,柳荷花不肯。她不领裘举的情,反而催裘举快走,快离开!她是以免被别人看见两个人单独在一起,被人碰见他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闲话。 临走时裘举还笑道:“真是王家的人,看多扒家啊!真是指腹为婚的好啊。”原来柳荷花被父亲指腹为婚早就定亲王家,未婚夫王五福是个一表人才的小伙子了,只是柳荷花不喜欢他那油嘴滑舌的样子,她真心喜欢会做事的是裘举,只是裘举是个住所不定外乡人,还是个有绯闻的男人。她认为裘举的祖父母虽在此地,可他父母在外地呀,父母住的地方就是家乡,回老家就算外乡人。这里,黄剥皮还没走远,他只是站在那儿痴痴地望着远去的柳荷花,这女子虽然怀了孕,可还是那么俊俏,白白的皮肤,适中的个子,丰满的身子,越看越觉得是个小美人。再者这女子能怀孕生孩子,自己就是要能是生的女子;自己的好多家业正后继无人!正好,黄汉权路过,见黄剥皮失魂一般地站在路边,忙上去笑道:“大哥,你再这里发什么痴?”黄剥皮也笑道:“好一个娇小娘子。” 黄汉权四处张望不见什么娘子,也就是没见个女子在四周活动。黄剥皮看他样子,又道:“莫找了,别人走远了!”黄汉权笑道:“哥呀,你看中了哪家姑娘,说出来,我跟你去当那个红娘。”黄剥皮道:“哪家姑娘我还不感兴趣,我倒喜欢小娘子!”黄含权道:“都是街坊的这哪家小媳妇也不好去----”他把话没说完,他知道这色鬼也清白自己指的是什么。黄剥皮一笑,道:“要不是本街的小媳妇那你就有办法了啊?”黄汉权被黄剥皮套住了,笑道:“说看,那个村的小媳妇!”黄剥皮笑道:“我又不是保长,哪知道那多!”黄汉权也笑了,心想这缺德事算是离自己远了,就笑道:“不是小弟不跟老大效力,连是那里的人都不知道,那就不好搞了!”黄剥皮道:“虽不知道她现在在那里住,可她是哪里人我可知道?”黄汉权道:“还奇怪了,不知道她在那里住,可知道她是哪里人!你说说看。”部昂剥皮道:“街上柳家你该知道吧!”黄汉权道:“你指的是柳明堂的妹子。她嫁到附近王家村的王老五。”黄剥皮笑道:“有办法吗?”黄汉权笑道:“一个怀了孕的小嫂子你也看上了?”黄剥皮道:“这才是稀货,你有办法?”黄汉权知道王五福的情况,就跟黄剥皮道:“从她丈夫那里动手,那流来函可是个急性子,可不能去找他的麻烦;跟他斗会两败俱伤的。”黄剥皮笑道:“我与人斗,我只与人合亲;合亲是个好事,两边都得好处。”黄汉权笑道:“那也该有我这媒公的了呀!” 黄剥皮道:“小心眼,我会不给你好处吗 ?”黄汉权笑道:“这事情包在我身上。”黄剥皮笑道:“这就算立了军令状!”黄汉权大笑:“得令了!”于是两人就分开。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荆河浪》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荆河浪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4,茶馆门前吸烟汉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荆河浪”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荆河浪的4,茶馆门前吸烟汉,荆河浪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种念小说的支持,更多与荆河浪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历史军事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