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脱身

非攻匕首离朝戟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宋吉威[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7-11-14 09:03:27字数:4651
  燕家素来不愿与人结怨,可是秦欢如此出言不逊,她也毫不迟疑,“刷”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峨眉刺顶在秦欢喉咙上:“你若再出言不逊,别怪我杀人不眨眼!“  秦欢慢慢地摇头,缓缓道:“姑娘误会啦,和我出去睡觉,和陪我出去睡觉可是不一样的。在下可是在闭关呢,一年之后我才能做交 媾之事。如果姑娘不介意,那时候我就可以……”燕轻尘的峨眉刺又往前送了送,把秦欢喉部肉皮挑破了,秦欢才终于改口:“姑娘把这烧火棍收起来吧,我看着害怕。我一害怕,就把脱身之法给忘了。”  燕轻尘听他说自己钨铁打的峨眉刺是“烧火棍”,脸上呈现出愠色,可是为了活命,还是把兵刃收了。  秦欢晃了晃就葫芦,喝了一口清水道:“姑娘看见太白楼前的那个石狮子了吗?“燕轻尘朝门口望去,只见门口右边石狮子的爪子下边按住一个拳头大的玉珠,玉珠中空,栓了一条婴儿胳膊粗细的铜链。铜链往回延伸,一直到太白楼楼角下。秦欢道:“你去石狮子后面,扯一扯那铜链,扯出来东西,能救你性命。”  燕轻尘半信半疑,两只手一手扛着一张小八仙桌当盾牌,一闪身躲进了石狮子后边,几支弩箭“砰砰”地射到了石狮子头上,崩出了火星。燕轻尘蹲在石狮子后边,发现那条铜链从石狮子爪下的玉珠生出,从狮腹贯进,从狮臀贯出,又伸进了太白楼墙基上的一个两尺见方的洞里。燕轻尘拽着着铜链往回收,铜链哗啦哗啦作响,心中又惴惴不安。忽然,洞内传来一阵咆哮声:“谁谁谁!又要干嘛!干嘛!要放我出去吗?是吗!!”  从小洞里露出一张蓬头垢面的人头,还戴着浅青圆角冠,燕轻尘心里想:是个乞丐?可这装扮也太奇怪了吧。  乞丐和燕轻尘面面相觑,同时问道:“你是谁!”  乞丐费尽力气从洞里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洋洋得意:”我是上清童子元宝。"  燕轻尘瞪起杏眼:“你是元宝?”  乞丐道:“当然,我是元宝。”  “元宝是钱啊。”  “我就是钱。”  燕轻尘心中着急,不管眼前是谁,既然秦欢说他能救自己,那便姑且试一试,于是将自己的处境说给那乞丐。  乞丐想也没想,说,我不知道该咋办。  秦欢不知何时大摇大摆地出现在燕轻尘身后:“这个呢,是个古钱怪,百鬼山上的古墓里捉到的。叫太白楼买来了,镇在这里,招财用的。”  燕轻尘这才明白,原来这位不是一个元宝,只是一个铜钱,不过沾了墓里的阴气,成精了。  古钱怪听到这般话,气愤起来,破口大骂:“去你 妈的铜钱铁钱,老子是金元宝!没有老子,太白楼这一百多年生意能这么旺……”  秦欢低头,凑近燕轻尘的耳朵悄悄说:“一百多年都让他住在这狗洞里,呆傻了。咱们让他清醒清醒。他好让咱们过去。”  燕轻尘道:“怎么清醒啊!”  秦欢道:“对于迷香燕家的人来说,这难道不简单?”  燕轻尘这才明白,秦欢早就知道自己是迷香燕家的人。自己这套“盈月书院岳露”的说辞,不仅没有骗过他,还让他当了笑话讲,才致使自己被郭半城调戏的。  燕轻尘无奈,只得对着古钱怪挥了挥手,让他过来。古钱怪把头往前送了送,燕轻尘从袖子里掏出一件香囊,在他鼻子前晃了晃。乞丐似乎闻到了一些什么东西,接连打了几个喷嚏,忙道:“好香!好香!”  秦欢道:“久闻燕家忘情香大名,可惜啊,有些个姑娘我还不想忘,否则一定要闻上一闻。”  忘情香,顾名思义,忘掉前情往事的香。不过闻香囊只能保证几个时辰的药效。时辰一过,人反应过来,就不一定会想起什么来。  再看那古钱怪晃了晃脑袋,神情从愤怒变成了庄严肃穆,然后迷茫地望着两人。  秦欢道:“你是谁?”  古钱怪道:“上清童子五铢钱!”  可见古钱怪清醒了一些,不再说自己是什么元宝了。  秦欢道:“听闻阁下外圆而心方正。如今这姑娘被小人刁难,需借宝刹一用,恕罪!”  古钱怪道:“请!”说完,洞口的脑袋消失了。  秦欢道:“进去吧。”  燕轻尘疑惑道:“怎么进啊!”  秦欢一指小洞:“钻洞。”  燕轻尘道:“那他们捉我们,岂不是瓮中捉鳖!”  秦欢道:“在这里呆着才是瓮中捉鳖,快进!”  燕轻尘闻到那狗洞里飘出来不知什么大型动物特有的臭气,满心不情愿。正犹豫之时,只听街面上马蹄声零零碎碎,越来越近。为了逃命,把这些都放在一边吧。于是也不顾裼衣和裙裾沾满了土灰,四肢着地,从洞里爬了进去。  秦欢等燕轻尘爬进去,一脚踹在洞边的石墙上,石墙轰然倒塌,原来的小洞变成了一个五尺高的小门,秦欢一弯腰就进去了。  燕轻尘发现又被秦欢耍了,却也来不及埋怨,只是暗骂自己一声愚蠢。自己平时在百花谷呆了这么久,天天听老奴说些奇闻异事,竟然还是经验不足,被同一个人在同一天耍了两次,怪不得阿妈说江湖险恶,人心不古。  燕轻尘发现,这里不是一个密闭的空间,而是一条甬道。燕轻尘慢慢沿着甬道向前走,甬道曲曲折折,可是总体趋势是向下延伸。燕轻尘面部都是尘土,对空气异常敏感,感觉到脸上湿气渐渐浓重,估计是到了地窖里。  燕轻尘在黑暗中看不清事物,也不知道官兵是否从这甬道里追了进来,心中惶恐,脚步也慢了下来。他忽然想喊秦欢,却不知道他的名字,于是只轻轻唤了一声:“哎……淫贼!”  迎接燕轻尘的,不是秦欢的声音,而是一声猛兽的嚎叫,好似熊咆虎啸。由于在这密闭的空间里,声音回响激荡,把燕轻尘吓出了一身冷汗。黑暗之中,亮起了两盏墨绿色的灯笼,灯笼上还冒着绿烟——那是一只怪兽的两只眼睛。燕轻尘急忙从袖口里掏香筒,对着它一阵乱喷。怪兽闻了闻,打了几个响亮的喷嚏,涎水和鼻涕就结结实实地粘在了在燕轻尘的裼衣上,让燕轻尘好一阵恶心。可见这些香对这怪兽似乎没什么用。燕轻尘转身欲跑,却结结实实地撞到了秦欢的胸膛上。  秦欢一手拿着火折子,一手扶住燕轻尘,嘴上却说着:“姑娘,我记得你身上有体香,现在怎么恶臭无比,好像几个月没洗澡了一样。”  燕轻尘没管那么多,急忙躲在秦欢身后:“这……这是什么怪物。”  借着火折子的微弱火光,燕轻尘看清楚了,这猛兽的兽头如龙,兽身如马,兽尾如狮,兽脚如麟。通体鳞片如金片,哗啦哗啦作响。  秦欢道:“这个呀……这是貔貅,有口无肛,吞万物不泻。专吃金银财宝,不吃禽兽人畜,你别怕。”  燕轻尘定了定神,看那貔貅只是瞪着两只眼睛,并没有攻击她的意思,可是她还担心身后的追兵,又问道:“那……官兵呢,他们追来了吗?”  秦欢道:“你以为捕快那么傻呀,这么暗的地方,他能带人来吗?肯定是先放进来几条猎犬探探路而已。咱们在这里待一会儿,等着猎犬来。那些猎犬,追踪可以,一旦见到了貔貅这种神兽,肯定不敢向前了。待会儿猎犬吓得跟小鸡仔似的回去复命,能让老刘头想一会儿,这就能给咱们拖一段时间。”  果然,过了一会儿,几声狗叫声音传来,那些猎狗一个个叫得欢实,一到这地窖里面,就感觉到不对劲,一个个跟野猫似的贴地前行。燕轻尘这时候掏出香囊,悄悄打在貔貅鼻子旁边,又引来貔貅如山呼海啸般的喷嚏。几只猎狗当时吓得屁滚尿流,一路哀嚎着跑回去了。  燕轻尘闻着猎狗的尿骚 味,发现原来猎狗也有吓尿的时候,高兴地拊掌大笑。貔貅的绿眼睛一瞪她,她又把笑声生生憋回去了。于是她想到一个问题:这地窖虽然暂时安全,可归根结底,还是瓮中捉鳖啊。更严重的问题是,以大名府捕快的办事速度,他们此刻说不定已经到处张贴了燕轻尘的画像,悬赏通缉呢。也就是说,她从现在起就不能露面了。整个大名府,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  燕轻尘想到这里,不禁委屈地滴下泪来。  秦欢看见燕轻尘刚刚笑完,现在就哭,于是道:“又哭又笑,笨狗撒尿。公鸡打锣,鸭子吹号。"  燕轻尘听到这童谣,又感觉好笑,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真是应了秦欢“又哭又笑”的童谣。  过了一会儿,燕轻尘平静情绪,才幽幽地说:“那我们接下来就在这里等死么?”  秦欢说:“现在是食时,再隔一个时辰,到了日中,貔貅该进食了。他一进食,就要从地窖里面出去。到时候我们可以从它屁股下边的小洞出去。”  燕轻尘观察到,原来貔貅臀部肥大,屁股下边果然有一块木板,连接着另一条甬道。  燕轻尘道:“可是捕快不会给我们那么长时间吧?”  秦欢说:“说得对。不出意料,再过半个时辰,他们就能回来。他们估计已经知道猎犬是被这里的貔貅吓到了。估计要回府去牵溪边。”  “溪边?”  “长得像狗,也是神兽,所以不怕貔貅。又百毒不侵,所以对人好用的迷香,对它未必好用。”  “那怎么办?”  秦欢说:“还有一个方法——杀了那古钱怪。”  秦欢忍不住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阴森森地冷笑。  燕轻尘看了他的冷笑,不寒而栗:“为什么!”  “杀了古钱怪,喂貔貅,貔貅吃东西的时候会挪开屁股,露出它屁股下边的通道,这样咱们才有可能逃跑。”  燕轻尘道:“我身上有钱!”  秦欢道:“那也没用,这只貔貅特殊,只吃阴钱,不吃阳钱。——那个上清五铢钱童子就是阴钱。”  燕轻尘道:“他不是人啊?为什么?”  秦欢抻了抻懒腰,坐在一块石头上面,慢悠悠道:  “这位上清五铢钱童子原本是百鬼山上一座坟里的普通铜钱,可能沾染阴气太重,逐渐有了灵气。趁着盗墓贼来盗墓,它就跳到盗墓贼的口袋里。几经人手流通,最终进了太白楼,最后被主人当了喂食貔貅的食物。”  燕轻尘道:“为什么要……喂貔貅呢?”  秦欢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太白楼之所以能成大名府第一酒楼,最重要靠什么?不靠酒菜,不靠官家,就靠这神兽貔貅。貔貅吞食金银财宝,所以有聚财的功效。貔貅在哪里,哪里就是聚财的风水宝地。于是太白楼主人每天都以酒楼收入的一半钱财喂养它。这枚古钱,原本就是来喂养它的。  燕轻尘道:“那这上清童子五铢钱本应该喂貔貅的——它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有一天,这枚铜钱流入了太白楼,被当做了貔貅的食物,进了聚宝盆。当时端着聚宝盆给貔貅喂食的是个丫鬟——现在已经成老板娘了。可是就在喂食之前,这枚铜钱变成了五铢钱童子。他跟丫鬟说:‘我是上清童子五铢钱,请你别把我喂了貔貅,我感激不尽。’丫鬟一听,原来这铜钱是个古钱怪。那古钱怪初化人形,是个英俊男子,两人一见倾心,当夜就享了鱼水之欢。”  “那丫鬟与古钱怪私定终身。可是没多久,那丫鬟就被太白楼老板看上了,强行纳了她当了通房丫头,又马上升了妾。丫鬟这时候也变了心,就把古钱怪的事情跟太白楼老板说了。太白楼老板头脑精明着呢,他说,古钱怪招财,貔貅也招财。所以不能把古钱怪喂了貔貅。于是他想了个办法,用大铜链子像串钱串一样,把五铢钱童子拴住,镇在石狮子底下。然后连夜把那墙用土夯死,只露一个小窟窿。然后老板娘就跟五铢钱童子说,‘从今以后,我不再喂食那貔貅,你自己想办法来喂它,喂不饱它,它就要吃你。’”  燕轻尘问道:“古钱怪哪来的钱喂貔貅?“  “古钱怪阴气重,每个路过太白楼的阴鬼都要被古钱怪或偷窃或抢劫,古钱怪就将这些阴钱喂了貔貅。貔貅吃了这些阴钱,也变得阴气森森,所以你看这只貔貅是碧绿眼睛,这是阴间才有的颜色。”  燕轻尘听到这里,顿时毛骨悚然,急忙说“不要讲了不要讲了。”秦欢立刻闭口不说。可是燕轻尘好奇心却重,不一会儿又让秦欢讲下去。秦欢说:“干脆我直接说了吧。这古钱怪这百年来尽抢些阴间的不义之财,把他杀了不足惜。用它来喂貔貅,趁着貔貅吃东西的时候,咱们跑路。”  燕轻尘若有所思:“可是这古钱怪也是够可怜的。”  秦欢道:“如何可怜?”  燕轻尘道:“它被情人背叛,为何不可怜?”  秦欢道:“人鬼殊途,本来就不可能结合。能幻化人形,已经是铜钱的至幸了。他享了百年生命,有什么可怜?可笑的是,那古钱怪自以为那丫鬟不喜欢自己是因为太白楼老板有钱,而自己没钱。于是他就日思夜想,觉得自己不是一枚铜钱,而是一枚元宝。你刚才给他施了迷香,他才认清了自己的身份。死前清醒,也是件好事吧。”  燕轻尘低头喃喃道:“原来我不应该给它施迷香的。”  秦欢抻了抻懒腰:“小娘子,你再犹豫不决,咱们可就跑不了了啊。”  燕轻尘道:“这古钱怪重情重义,我不会杀他的,你还有别的办法么?”  秦欢道:“有是有,你肯定不干。”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非攻匕首离朝戟》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非攻匕首离朝戟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脱身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非攻匕首离朝戟”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非攻匕首离朝戟的脱身,非攻匕首离朝戟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宋吉威小说的支持,更多与非攻匕首离朝戟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仙侠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