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理无情 锦城幽梦

第五章 功与情招喜为难 进与出劫匪出招

更新时间:2017-10-11 20:58:40字数:6162
变故就在这两个劫匪这边。这两个二货劫匪在招喜手下拳脚问侯下早就招供了,他们本就是无赖混混,见风使舵是他们的看家本领。刚开始被抓住还想抵赖蒙混过关,结果招致一阵拳打脚踢,赶紧招供求饶,以免挨揍。人算不如天算,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群队员半夜出勤本已相当窝火,凑巧报告人是个风骚入骨的大美女,可以饱饱眼福,以泻心头一火,谁知兴奋劲正当头又被招喜打发出来抓人。而招喜自己却跟美女单独相处,促膝谈心。这些队员都看在眼里,心里不免有些忿忿不平:"靠,黑灯瞎火上哪找那俩龟儿子去?让老子们来找人,自己却独享美女!""头上明月光,照在公园上,窃窃私语者,狗男女一双。"不知是谁小声吟出这么一首打油诗,引得众人一阵爆笑。队员们心里对招喜的埋怨因此得到了缓解,都把怒火转移到两个劫匪身上。大家达成共识:找到他们,打死他们。这俩劫匪合该倒楣,碰上这群怒火中烧的警匪,一被锁定,就辟头盖脸挨了一顿爆捶,及时招供也只换得片刻休息,后又因扔掉女神的心爱包包,又得一顿伺候。因罪被打,那是活该,因包被揍,那是倒霉。后来见到招喜,感觉这位队长慈眉善目,平易近人,似乎容易沟通,不像那些队员蛮不讲理,跟土匪似的。这俩劫匪就赶紧向招喜求饶,一边解释自己是无知法盲,首次犯案,一边诉说自己也是为生活所迫,逼不得已,家中老少还等着自己挣钱养话等等,还一个劲地保证这次放过自己,以后绝不再干。话说得不错,只不过是假的。胖一点的劫匪叫何海东,陇雍人,自小就不学好,六年前来锦城瞎混,瘦子比较猥琐,长的尖嘴猴腮,叫缪小斌,海西人,自小父母双亡,吃百家饭长大,但成年后却为非作歹祸害乡里,四年前被赶出海西,跑到锦城混日子,因他一口海西鸟语,无人能懂,又是个窝里横的主,初到时过的很清苦,后遇胖子,二人一拍即合,逐渐也混得风生水起。他们在社会上混了那么久,进出局子就跟走亲访邻一样,对警察的做事套路相当熟悉。进熟悉的局子,要老老实实,对警察服服贴贴,出的时候既顺利又快捷。这些话倒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他俩在此处真是首次做案。所以呢这套说辞是给不熟悉的局子准备的,一方面煽情勾起人的同情心,警察也是人嘛,另一方面给警察一个放行的理由,法律不外乎人情嘛,最终结果是升华了人情道德,减轻了警察负担,自己得到了明天的自由。这个套路偶有例外,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奏效的,因此他们相信自己这次也会成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抢劫罪属于恶性犯罪,刑法比较重,作为局子里的常客,他们自觉学习了刑法,对此早就了然于胸。于是他们联手奉献了一场堪比专业级的苦情伦理大戏,丰富多变的肢体语言,感人肺腑的台词诉说,催人泪下的苦情渲染,足让中夏传媒大学教授自愧不如,至于只会瞪眼扣图做戏,整容代孕小三上位的杨莺,一天到晚装逼抢位炒作,演技比智商还低的黄啸鸣,演啥都是老干部,讲啥都想教育人确却胸无点墨的靳东,那一批卖萌装傻真蠢女里女气的王元峻楷陆寒区号之流,统统被秒杀的挫骨扬灰,灰飞烟灭。情多价易贱,泪多不值钱,套路多了,被套少了,人嘛,谁比谁傻一分钟。前几总宗案子手法娴熟,行动迅速,现场毫无蛛丝马迹,就连受害人都搞不清楚劫匪的作案人数,快,准,狠,一看就是惯犯所为,这次呢受害人不仅看到了作案人数,连相貌特征都能描述出来,而且抢了东西还敢四处瞎溜达,这样的劫匪要不是傻子,就只能是新手所为。招喜也混了这么多年,这些情况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所以早就看出这两个劫匪只是街头的混混无赖而已,这次应该是初入行的第一单。至于他们的那套说辞,就更扯淡了,招喜看多了这种套路。招喜的手下也都是少见多怪,根本就没在意这两个二货在哭诉什么。倒是红衣女人听得蛮认真,看的也很专注。见美女如此对这两个劫匪的表演感兴趣,招喜跟他的手下也不好意思扫兴,再者说,多些时间欣赏尤物,也是不错的,反正闲着也是无聊嘛。招喜本想把案子往大做,挣个大功绩,只是这需要受害者的一些配合。之前在美女面前的卖力表演让招喜觉得自己已经在红衣女人心中塑造起了高大形象,暗箱操作难免会影响自己留给美女的好印象,甚至会损害二人以后关系的进展,按事实办事的话,小案子没几分功劳,对不起这么晚还出勤的兄弟们。招喜有些左右为难,心里不停的盘算着,不过看着红衣女人如此专注在这两个劫匪的瞎掰上,十有八九要被套路了,小功劳估计都要泡汤,说不定最终的结果就是眼巴巴看着放行。当然也没关系,按照往常的做法,小案子也就是口头警告一下,教训几句,走人结案了事。这都是轻车熟路,操作起来没啥问题,只是这次是个抢劫案,有做成大案子的把握,就这么放弃,招喜觉得肉疼。红衣女人可没管招喜在想什么,依旧在看着这次演出,甚至偶尔还用手帕擦一下眼睛。看到美女这些动作,正在天人交战的招喜也有了选择。功劳没有了,还有机会,美人错过了,岂不可惜,明皇为美女掷伦理道德于不顾,幽王为褒姒烽火戏诸侯而亡国,相比之下,自己的这点损失不算什么。至于那些手下嘛,兄弟如手足,不过是别人的手足,女人如衣服,那可是过冬的衣服,孰轻孰重,一目了然。主意打定,招喜跟他的手下一样心无旁骛的欣赏眼前的曼妙身姿,红衣女人还是保持她撩人的姿态痴痴的看着劫匪们的演出。入夜,别人是你眼中的表演,你是他人心中的风景。终于两位表演艺术家结束了自己的精彩演出,空气中出现了可怕的宁静,但对于劫匪来讲,没有反应就表示刚才的卖力演出奏效了,这次有可能跟之前差不多,可以不用进局子了,如果有鼓掌这样的反应的话,那说明套路被人看破了,凶多吉少,所幸此刻场面对己有利,发展趋势向好。啪……啪……啪……三声单调的鼓掌声打破了夜的宁静,也打碎了劫匪的幻想,众人随着掌声把焦点全集聚在红衣女人身上,此时她已经从观影的投入状态中恢复过来,脸上却浮现了诡异而妖冶的笑容,小口微开,吐出几个字出来:"挺感人的"这话一出口,招喜不自主摇了摇头,真上套了。他的手下表情各异,有微笑的,有惊诧的,有沉思的,也有交头接耳的,不过都跟招喜一样,认定这个美女就是个花瓶,这么容易就上套了,倒是两个劫匪心中窃喜,但又不能表露出来,心里盘算着下一步的主攻方向转到这个天真美女身上。红衣女人似乎并不在意众人的反应,稍微停顿,叹口气,继续用悦耳动听的声音说道:"可惜只是场表演秀"。声音依旧悦耳诱人,听起来很是受用。招喜蒙圈了,我靠,既然知道是表演,还边看边抹泪,女人这种动物,有时真是难以理喻,招喜有点怀疑自己之前对红衣女人的判断,甚至觉得这美女有点让人捉摸不定,不过聪明的美女最招人惦记,也最有吸引力。其他人也是很意外,反应过来就纷纷为女神喝彩,都说女人胸大无脑,这个美女可是胸大臀翘智商高。只有两个劫匪犹如坠入冰窟,绝望透顶。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就这么轻易被灭了,冰火两重天,只在一瞬间,世间喜与悲,造化捉弄人呀。美女的这两句话,其实就是表明态度了,招喜自然领悟得到,目前情况来讲,实事求是来办理这件案子最为保险,夸大案情或者不予立案都有不确定的风险,按最保险的方式办案,办理过程中多注意美女的态度意见,再时时调整一下,那美女指定会对自己另眼相看,关系嘛肯定会有进一步发展。打定主意,心里乐开了花,脸上也忍不住得意之情涌现,招喜招呼手下带劫匪回局子去,他自己则主动做护花使者护送红衣女人去做笔录。他手下过足眼瘾,既能分的功劳又可以收工休息,自是高兴不可名状,其乐融融,其兴冲冲,只是苦了那两个劫匪,这下子没跑了。招喜只顾自己这边人的情绪,却疏忽了两个劫匪的心理变化。费了半天劲,又求爷告奶奶的装孙子,还是躲不过要进去,两个劫匪心里失落到极点。之前进进出出局子,犯的事不大,都是些小偷小摸坑蒙拐骗之类的小案子,虽然局子这些人抢功心切,有小案大作,大案重作,重案死作的俗成套路,某些胆大妄为之人甚至为此不惜伪造证据栽赃陷害,只是他们之前案子太小而且做手脚太麻烦,少有人在他们身上打主意,至多就是关几天教育一下完事,次数多了,局子就懒得搭理他们,抓到抽一顿就放了。这次不一样,人生地不熟,找人拖关系指定没门路,东西倒没什么,抢劫罪罪名不小,看这些人个个凶神恶煞,肯定不是好人,自己满身伤痕就是明证,这么高兴指定是为捞得大功兴奋,这大功劳看来是要有自己这边来奉送的,还有那个丑婆娘,长的要人命,干起事来真要人命,看她与他们熟络的样子,说不定早就勾结在一起了,人常说警民配合,打击犯罪,这话还真不假,他们还真是时常配合,抓住一个,能搞大就绝不往小弄,有多狠就往多狠里这整。两个劫匪心里不断的盘算着,到最后甚至断定这根本就是个套,红衣女人跟这帮雷子本就是一伙的,肯定是为先前未破的抢劫案设的局,没套到大鱼,自己反而主动钻进去,真是倒霉,不过反过来说,他们这么做,好像就跟电视上说的那个什么钓鱼执法似的,他们这是钓鱼抓人嘛,那个钓鱼执法听说都不合法呢,那他们这个肯定也不对嘛。这逻辑思维方式也是醉了,两个劫匪还真就醉在这么扯的逻辑上,他们越分析越觉得招喜他们这些人就是在做局下套坑自己,越盘算就越发认为他们是要把案子搞大抢功劳,自己进去指定好不了,越考虑越相信不能轻易就这么算了,之前那么努力表演就为了不进去,老祖宗说有志者事竟成,现在也不能轻易放弃,再说咱这些街头混的,有的是撒泼打滚耍混耍赖耍流氓的招儿,事已至此,是该放手一搏,拿出看家本领的时候了。疑心生暗鬼,心魔误终身,这两个劫匪自作聪明的一番计较,终于把自己给套进去了。他们这么看招喜这些人,可真是冤枉他们了,至少是冤枉招喜了,他可没打算把这个案子做大,就是打算按小劫案处理,一旦哄过红衣女人,甚至还打算网开一面,教育一下就结案。可惜好心当做驴肝肺,换得怨恨如潮涌。所以就在招喜志满意得招呼收工的时候,胖子何海东率先发难:"你们不能带我们走,我们啥都没干,就只是在公园里溜达溜达,你们凭啥抓我们?"这话说得招喜他们面面相觑,被打糊涂了吗?怎么蹦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都这样了咋还那么多事呢?见众人都没什么反应,缪小斌也跳出来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可惜是当地方言,虽然也是中夏的辖区,可听起来还真跟鸟语差不多,跳出来就是刷了一下存在感,没人听得懂自然也没人鸟他。何海东制止住缪小斌,自己接着话说道:"我们刚才招供那些,都是你们逼我们说的,我们这满身的伤就是明证!"说罢还特意抬了抬手臂。好像没有看到招喜他们眼中逐渐聚集的怒火,何海东又作死的继续说:"那女的包包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而且看起来你们跟她打的火热,该不会是老相识吧?"胖劫匪顿了顿,不由撇了红衣女人一眼,继续说道:"三更半夜,一个女人,穿得那么风骚,拿个毛都没有的包包在这样的公园里招摇过市,怕是饵吧。"何海东扫了众人一眼,见没人说话,心里不免有些得意,底气十足,语气有些嚣张:"大家和气生财,我有一个好办法,来解决此事。" 放慢说话节奏,故意做出胸有成竹的样子,何海东在待价而沽,可惜周围一片寂静,没人叫价,他也只好讪讪一笑,快刀斩乱麻,解决了事。 "今天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们回去休息,我们再也不到此地,明天起来,什么也没发生过,谁也不认识谁。" 何海东觉得今天是自己发挥最好的一次演讲,周边这些人看起来都听蒙了,他觉得有必要再加点压力。 "如果大家没法统一意见,嘿嘿,那就不好意思了,大不了就鱼死网……" 破字随着拳头与脸接触的啪的一声发出来,搅混在一起,傻傻分不清楚,一颗带血丝的大黄牙也如离弦之箭脱离何海东的束缚跌落在招喜的面前。片刻之后,倒在地上的何海东发出杀猪般的哀嚎,游荡在夜幕下的公园,听得人毛骨悚然。 少时不学习,老大空挨揍,只知道施加压力,难道物理老师就没告诉你压力大了,就会爆炸吗?更何况老周早就在数十年前说过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不读书,不学习,活该挨揍。 也许何海东的哀嚎刺激了人的嗜血本性,除了招喜站立不动,红衣女人做吃瓜群众状外,其他人一拥而上,围着何海东跟缪小斌就暴揍。何海东自不必说,挨那一拳,就躺在地上认命了,缪小斌一看势头不对,就想逃,奈何人小腿短,没跑出几步就被拎了回来,跟何海东放在一起接受拳脚伺候和怒火的洗礼。招喜其实早就怒火攻心,恨不得打死这俩龟儿子,只是碍于身份,没有动手,所以手下这些人动手围殴,他也是甘心旁观,并不制止。当了这么久的警察,也见过各式各样的犯人,就没见过这么不识抬举的瓜怂,本来就没打算怎么为难你们,你们呢,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真是吾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招喜看着热闹,心里做着思量,不作死就不会死,既然你们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得老子心狠手辣了,索性把案件往大了做,功劳往大了捞,这帮兄弟们也能多分几杯羹,美女这边,走一步看一步,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而这美女看起来也不简单,应该会配合我们的,女人嘛,浪漫礼物一送,甜言蜜语一说,搞定就是分分钟的事。自己的这张嘴,除了吃饭拍马屁,哄女人方面也是老司机来的。至于公平公正,这两玩意自古有谁见过呢?东楼虽坏事做绝丧尽天良却也死的冤枉,于少保扶大厦于将倾救万民于水火结果却去的憋屈,公平何在,公正哪有?现在人更讲究宽裕律己,严于待人,善待自己,天经地义,相信红衣女人没有那么大公博爱,至少从她现在的表情看,她似乎不反对对两个劫匪适以暴行,反而是看的津津有味,眼睛都有些放光。看来自己之前走眼了,这是个身材劲爆内心狂野的美艳丽人,越发有味道,越发够劲,越发诱惑人,如能春宵一度,做鬼亦风流。招喜打定主意,就出口喝止住群殴,那俩瓜怂可是财神爷升迁梯,真有个三长两短,那不是亏大了吗?招喜让一个队员检查一下俩劫匪的身体状况,然后跟其他人沟通目前手中的信息,看看都有什么物证人证啥的,可以用来做做手脚的。结果让招喜既沮丧又生气,折腾半天,他们现在除了有美女报案人外,其他啥也没有,之前俩劫匪的招认也是因为出来匆忙没有带DV而没有得到任何影像资料,现在去找他们重新来一遍,那就不是人家傻,而是自己脑袋被驴踢了吧。招喜气得真想给这几个货每人一个耳光,平时都吊儿郎当,分功劳个个精明能干,真到用的时候个个都是漏洞百出,就这种水平,难怪人家敢翻供,难怪人家敢出言威胁,这么大的纰漏,不利用才是傻子。其实招喜也冤枉他的手下们了,他那些手下虽然不靠谱,那俩劫匪没他想象中那么精明强干,误打误撞,巧合而已。手下不靠谱,招喜只好慢慢分析,再找其他办法,目前手上掌握的就只有红衣女人这位报案人,那就只好从她身上发掘,包包是证物,那俩劫匪肯定接触过,指纹就有啦,但这不够有力,他们完全可以说在公园溜达时看到包包就随手捡起看了一下,当然也可以解释他们是如何知道这个包包的位置以及包包里面的东西,还是得有直接证据才行。只有说服红衣女人一口咬定就是他俩抢的,而且还要让红衣女人好好认清这俩人的样子,以便通过局子的测试,另外还要让红衣女人把他的包包以及包包里面的东西说得异常昂贵价值连城,甚至要咬定里面现金首饰不少已经被劫匪拿走了,这些都需要跟红衣美女用心交流一番才行,希望她跟自己猜想的一样,既能配合工作,又不会对自己有不好的看法。招喜瞪了那些手下一眼,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向红衣女人走去,心里还在为如何开口打腹稿。红衣女人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看着招喜靠近自己。招喜鼓了鼓勇气,刚想开口,就听得红衣女人开口说了一句话,真是这句话,让招喜喜不自禁,让姬墨有生第一次进了局子。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道策录之英雄传说》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道策录之英雄传说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五章 功与情招喜为难 进与出劫匪出招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道策录之英雄传说”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道策录之英雄传说的第五章 功与情招喜为难 进与出劫匪出招,道策录之英雄传说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水木刃田小说的支持,更多与道策录之英雄传说无弹窗相关的优秀科幻游戏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