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冷面寒刀

风雪家国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寸言之身[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7-10-11 10:47:59字数:6329
次日清早,谷迎风醒来发现老人的尸体已不再了,身上多了件衣服,应该是许天瑶昨晚来过,并没有唤醒他,他拿了天瑶的衣服,脱下自己的外衣,包起鬼影刀,走出空地,竹林中又多了一座新坟,是天瑶为老人立的,他跪下磕了三个头,转身走出竹林。村子里十几个人正在收拾和掩埋尸体,有官府的人,也有游龙山庄的人,许天瑶站在远处,一改往日大小姐的模样,静静的一句话也不说,初阳映红她的脸颊,脸上满是疲惫之色。  “瑶儿,你一夜没睡吧。我们走吧。”谷迎风为她披上衣服。  “我们去哪?”  “先回苏州城吧。”二人一骑返回苏州,找了一家客栈,让许天瑶休息,谷迎风找了一家兵器铺为鬼影重铸了刀鞘,又买几件衣服,把自己满是血迹的衣服换掉,他坐在马背上,信马由缰,心里想着鬼影刀法,想着那老者杀海东青那一刀中裹挟的睥睨天下的气势,想着如何将自己的飘雪剑法化入川流刀法中,不知不觉日落西山,青花极通人性,带他回到客栈。迎面走过来的是许天瑶,嘴巴撅得老高,埋怨谷迎风把她一个人丢在客栈不管,自己赌气也不理谷迎风,一个人出去耍到大半夜,谷迎风没办法,又怕她出事只能远远的跟着。第二天,周庄来到客栈递给谷迎风一纸清单,上面是青帮财务的分发明细,以及青帮水匪每个人的处置明细,或杀或放一一列明,谷迎风见那不知去向的三十几人中,赫然有孙琦的名字,想到他暗算老人时的阴险,断手裹伤时的果断狠辣,皱了皱眉头说道:“周大哥,这个孙琦是青帮的三当家,为人阴险狠辣,还请周大哥尽力打探他的下落,斩草除根,以免对游龙山庄不利,其余的人就算了,我们也不好赶尽杀绝,放他们去吧。”  “是!一切照谷少侠的意思办,这些盘缠请谷少侠和大小姐路上用吧!”  不等谷迎风说话,许天瑶已拿过银子,庄周转身走了,他们俩也走出客栈,谷迎风对许天瑶道:“这位周大哥,办事精明干练,武功又强,以前定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他原本是十几年前令人闻风丧胆的独行大盗,后来被武林正派围攻,走投无路准备自尽的时候,遇到了爹爹,爹爹救了他,从那以后隐姓埋名改头换面为爹爹办事,十几年的时光把他从一个彪悍的江洋大盗变成了个养尊处优的财主。”  “原来如此,许伯伯可真有本事。”  “哼,少来拍马屁,昨天抛下我一个人的事还没完呢!”  “我这哪里叫拍马屁了?这才叫拍马屁”说着轻轻在青花屁股上一拍,青花一声长嘶,奋蹄而去。把个卒不及防的许天瑶吓的花容失色。  “讨厌!坏青花,臭青花连你也帮着他欺负我”说着在青花的脖子上乱拍乱打。二人沿着大路往西南走来,他们在苏州城盘桓了几日,青帮覆灭的消息江湖上早就传遍了,所以二人一路上耳朵里听得满满,大家口口相传,难免添枝加叶,把这一老一少说的如天神下凡一般。  这一日二人来到徽州府,这徽州临近黄山,物阜民丰,人杰地灵,两人少年心性在城中玩了半日,来到城中最大的酒楼,名为摘星楼,谷迎风命店小二喂马,自己和许天瑶来到二楼,点了酒菜,这时一阵嘈杂声,上来七八个人,为首的一人穿着宝蓝色的绸缎衫子,笔直的走向窗边的一个位置,边走边说:“管家,你的消息准确吗?今日他们要是不打这过,我把你脑袋瓜子拧下来。”  “少爷,你放心!准错不了。”这一主一仆说话声音很大,完全没有把旁人放在眼里,许天瑶瞟了一眼那少爷,心里不由得想起林公子,一阵恶心,低声对谷迎风说道:“有一个恶棍,风哥哥,一会儿你把他也扔到泔水桶里去,那才痛快呢!”  “咦!说起来我该和你道歉的”谷迎风笑道。  “道什么歉?”  “那日在钱塘把我们许大小姐的夫君扔到泔水桶里去了,实在是事先不知,还请许大小姐见谅。”  许天瑶俏脸生嗔道“你再说一遍,谁的夫君?小心我把你舌头割下来。”  “好好好,我错了,我的夫君,瑶儿这人武功不错,不是一般的纨绔,绝非那林公子可比的,你看站在他后面的那个武师怀里抱得一双短戟,你想这徽州地界可有什么武林人物是用短戟的。”  “啊,是银戟护八方,薛同和,这薛老年高德昭,武功又强,在江湖上大有威望。”  “没错,据说前几年这里蝗灾,田间颗粒无收,薛老爷子拿出大部分家财分给当地百姓,这几年更是施粥斋僧,修桥补路,江湖上提到薛老爷子无人不挑大拇指,就连他的外号也被人从银戟震八方改成了银戟护八方。”  “那这个少爷应该就是他的儿子薛小海了,虎父犬子,老子是个英雄,却不会教自己儿子。”  “瑶儿,不能这么说,这薛小海是霸道了些,也不一定是个坏人。”谷迎风说着向窗边的薛小海看去,突然间他发现就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年轻人,他只能看到那人的侧脸,这侧脸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棱角分明而不失英气,眉毛又粗又齐,如刀裁一般,谷迎风心里暗道:“好一个英雄人物,待会定要结交一下。”单以相貌而论,这人与许天麟、燕羽可算是三足鼎立,只不过许天麟多了几分信手拈来的潇洒之气,燕羽多了几分游戏人间的不羁之气,而这个人则多了三分傲霜斗雪的凌寒之气。他桌上的食物甚是简单,只有一坛女儿红,和一碗阳春面,右手边斜倚着一把刀,黑黑的牛皮刀鞘,黑黑的刀柄缠满了粗麻布带,自斟自饮,旁若无人。  “少爷,他们来了。”那管家往楼下一指,大家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一彪人马,缓缓而来,为首一人是一个骑白马的女子,这女子五官精致,容貌极美,披麻戴孝,一身素服更增艳色,后面跟着二十几个趟子手护着镖车,有一人高举“震山镖局”的大旗,薛小海看到他们来了,对手下人说道:“你们跟我下去,管家你就在这等着吧!”说着几个人从楼上一跃而下,拦在路中央,那女子见有人拦路,带住马说道:“薛少爷,家夫已死,请你不要赶尽杀绝。”  那薛小海道:“是你们保不义之财在先,少爷我伸张正义,要我放过你也可以,这就和少爷回家拜堂成亲,咱们的帐便一笔勾销。”  “无耻淫贼”那白衣女子一拍马鞍,身子跃起,半空中双手自腰间拔出峨眉刺,奔薛小海眉心刺去,薛小海闪身躲过,从手下怀里拿过双戟,和她斗在一处。  谷迎风和许天瑶自薛小海一伙跳下去时,就已来到窗边,凭窗下望,他二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谷迎风见薛小海武功高出那女子甚多,一双银戟将对方全身笼罩,却又不下杀手,只是割破对方衣服,脸上淫笑菲菲,尽是侮辱之意。这时那女身上已有几处漏出肌肤,又羞又怒,已不顾防御,招招拼命。  许天瑶实在看不下去了,对谷迎风说:“一个大男人欺负女人算什么东西,风哥出手吧。”谷迎风也早有此意,回手抓过那管家的手腕,略微用力,那管家早已疼得跪在地上,谷迎风问道:“这只手你还想不想要了?”  “想想想,少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去请你家少爷上来,就说我找他”  “是是是,我这就去。”  “走下去太慢了,我送你下去。”说着手臂一甩,同时喝道:“薛小海接着。”那管家如箭一般奔薛小海飞去,薛小海听到有人叫他,回头看时,管家已然飞到近前,他闪身让过,双戟交在左手,伸右手抓住管家脚腕想止住向前的去势,谁知谷迎风这一掷力道甚猛,只带的他身子跟着向前迈了三步,才止住。  “怎么回事?”薛小海问道。  “上面有一对不知死活的狗男女,让少爷上去。”  薛小海往楼上看去,见谷迎风和许天瑶正站在窗边看着他。这薛小海虽然霸道蛮横,但也不是没见过世面之人,单看刚才那一掷之力,对方绝不是等闲之辈,当下不敢怠慢,带着手下人回到摘星楼,这时谷迎风和许天瑶已回到座位上等他,薛小海走到近前,说道:“在下薛小海,敢问少侠高姓大名。”  谷迎风道:“初到贵宝地,未曾拜会贤父子,特送看门狗一条,权做见面礼,还请笑纳。”说罢一指那管家。薛小海听了这话,面色一沉,眼中凶光一现而没,陪笑道:“少侠,说笑了,敢问这位女侠高姓大名?”  “你认识这个吗?”许天瑶说着拿出自己的游龙令,游龙山庄何等名气,薛小海怎么会不知,连忙说道:“原来是游龙山庄的大小姐,失敬失敬。”  “好说好说,那押镖的女子怎么得罪你了?你非要和她过不去。”  “许小姐有所不知,在下的一个朋友一家遭人所害,万贯家财被洗劫一空,我那朋友好不容易逃得性命,来找我求救,我多方打探得知,震山镖局保的一支镖里有我这朋友的家财,于是前来要镖。不想打扰了二位的雅兴。如蒙不弃,还请移驾到寒舍一叙。”  “我和瑶儿还有事!就不打扰了。”谷迎风说道。  “既然这样,在下先告辞了。”薛小海和一干手下走了,谷迎风看了看他们离去的方向,对许天瑶说道:“瑶儿,你说那薛小海的话可信吗?”  许天瑶撇嘴道:“那薛小海一看就不像好人,他说的话多半是假的,不过他对咱们还挺客气,算他识趣。”  “他越是客气,我越觉得他不怀好意,再说你这游龙山庄的大小姐把身份一亮,全武林有谁敢得罪?”  “你少得罪我了吗?”  “是是是,都是我的不是,瑶儿,这件事我们不明原由,管到这里也算仁至义尽了。我们还是赶路要紧。咦!”  “怎么了?”  “你注意到那边角落的那个人了吗?”  “那边角落?哪有人呀?”  “刚才有的,不知什么时候走的。我们走吧。”  二人结了饭钱,跨上青花,出了徽州城,缓缓而行,行出十几里路,二人见前边大路上赫然停着震山镖局的镖车,镖车旁躺着四具尸体,看穿着像是薛小海的手下。  “风哥你看,是薛小海的人。可是他的人又怎么会死在这里。”  谷迎风下马来到近前,仔细看那四具尸体,只见四人倒成一排,致命伤在勃颈上,四道伤口连成一条线。显然是一招毙四命,脸上表情还保留着死前的样子,没来得及散去。谷迎风暗道:“好快的刀。难道是他?瑶儿我们到前面去看看。”二人往前走了不远,发现十几具镖师和趟子手的尸体,定是那薛小海杀了镖师,先截走了那白衣女子,走小路回去,留下四名手下押着镖银按原路返回,结果没走多远就被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  “瑶儿,走我们回去。”  “去哪?”  “徽州府,薛家,救那白衣女子。”  二人一路快马加鞭返回徽州城,在街边打听到,薛府的地址,一路赶去,朱红色的大门紧锁,二人爬上墙头,朝院里看去,只见一群护院打手,把一个人围在中间,正是酒楼中不知所踪的汉子。“果然是他,瑶儿你在这别动,我去助他脱险。”说着,谷迎风一拍墙头,飘身而入,落在垓心。  “谷少侠,这是我们薛家的事,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这闲事小爷我管定了。”  “我们好像不认识吧,你赶紧走,别一会动起手来碍事。”那汉子冷冷的说道。  “小爷我偏不走,我和这个世界都格格不入,偏要和你惺惺相惜,怎样?”  “神经病!一会动手离我远一点,免得误伤了你。”  “够了,老子没空听你俩废话,给我上。”既然已撕破脸皮,薛小海也没有必要再给谷迎风留面子,他一挥手,一圈人围了上来。谷迎风和那汉子同时出脚,将冲在最前面的两个人踢飞出去。  “薛小海,有种的就自己站出来,别让你这些没用的狗上来送死。”谷迎风话音刚落,那汉子已然拔刀,瞬间血光爆现,三人颈上中刀,倒在地上。  “手下留情呀!他们只是听命行事,罪不至死。”谷迎风喊道。  “我刀下一向不留活口,你看不惯可以走,没人要留你。”  “你。。。。”谷迎风气的满脸通红,一时语塞。  薛小海见刚才那一刀之威已把他的手下震慑住,没人再敢上前,于是拔了出双戟走上前来道“老子不管你是谁,敢在我薛家惹事,杀人,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  “她人呢?你让我带走。我留下你的命。”那汉子道。  这时谷迎风,已蹂身而上,一掌“雪飘万里”朝薛小海面门拍去,他知道若是那冷面汉子出手,薛小海定然有死无生,只有自己先出手,打败薛小海,才有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薛小海左手单戟一封,右手戟递出,谷迎风闪身躲过,他不想伤人,所以鬼影刀一直没有出鞘,单已一只肉掌在对方戟影中穿梭,薛家的家传戟法虽然名动江湖,可是薛小海火候未到,再加上午间与白衣女子过招,招法套路都被谷迎风看到,此刻交战显得相形见绌,只见他一招“力劈华山”双戟向谷迎风面门砸去,谷迎风一闪身,见双戟砸在地上,闪电般的伸脚踏在戟上,右手鬼影刀连刀带鞘砍向对方手腕,薛小海只得撒戟撤手,谷迎风顺势飞身,一脚踢在他胸口,薛小海退了两步,单手拄地,一时缓不过起来,待得想再次起身,谷迎风的刀已架在颈上,刀未出鞘。  “哈哈!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知犬子何处得罪了少侠?”  谷迎风寻声望去,只见大堂里走出一老者,看样子已到耄耋之年,须发皆白,精神矍铄。  “问问,你儿子都做了什么。”那冷面汉子上前一步说道,他双眼如电直视那老者。这时谷迎风也放开薛小海,拱手上前行礼道:“薛老前辈,晚辈谷迎风,冒昧前来,在贵府伤人只为救人,还请老前辈明察。”  “可是之前灭掉太湖青帮的那位少侠?”  “此事非晚辈一人所为,不敢独领大功”  “好好好,小小年纪,难得”说着薛老爷子的目光移到了谷迎风的刀上,略微迟疑地说道:“少侠可否把兵刃借老朽一看?”  “前辈请看”谷迎风双手递上。薛老爷子接过鬼影,手掌轻轻摩挲过刀鞘,滑到刀柄的位置。  “前辈且慢!”  “少侠莫慌,老朽知道规矩,鬼影狂刀一旦出鞘,不见血不归鞘。刀狂退隐二十年现在可好?”  “已经不在了!”谷迎风黯然道。  “啊!天妒英雄呀,当年我与他曾有过一面之缘,曾讨论过武功,令我受益匪浅,没想到今日还能再见刀狂传人,来我们进屋说话。”说着拉过谷迎风转身便要走  “慢着,薛小海,今日你不放人休想离开。”那汉子冷冷地说道。  薛老爷子转身看了一眼儿子说道:“去把人带到大堂,在吩咐下人准备酒菜。”  “爹!您都知道了。”  “还不快去,竟在这给我丢人现眼。”  薛小海转身下去了,薛老爷子望向墙头道:“瑶儿,还不下来,到了你薛伯伯家,还鬼鬼祟祟的?”  许天瑶飘身而下,上来拉住薛老爷子的手娇嗔道:“薛伯伯,原来你早就看见人家了。”  “小鬼头,越长越俊了,自上次游龙山庄一别五年,你爹爹还好?”  “多谢薛伯伯挂念,我爹爹好着呢!”  “这些年游龙山庄好生兴旺,你爹爹养了个好儿子,不像我,养了个竟会惹祸的窝囊废。”  “啊?我爹爹只有个好儿子吗?难道就没有好女儿吗?”  “哦哦哦,女儿也好,羡煞老夫了。这位少侠怎么称呼,刚才那一手好刀法,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眼。”  “喂!我薛伯伯问你名字呢?”许天瑶冲那汉子说道。  “怎么你们不是一起的?”  谷迎风说道:“我们只是萍水相逢,并不知道这位大哥的姓名来历。”  “我叫段霜”  “段少侠,也一起里面请,老夫定然给你一个交代。”说着四个人转身朝大堂走去。来到大堂,天瑶扶薛老坐下,谷迎风站在一旁,段霜却一直站在靠门口的位置,脸上毫无表情,拿着刀的手显得异常的白,不一会,薛小海带了那女子上来,双手被反绑,发髻松散,玉容惨淡,一双秀目射向薛小海,脸上说不出的愤恨,“放开她!”段霜一声爆喝,随机出刀斩向薛小海搭在那女子肩膀上右手。  “手下留情!”这一刀实在太快,薛老爷子,起身欲救,已然来不及了。许天瑶把眼一闭,可时却没有听到薛小海的惨叫声,原来谷迎风站的较近,他知道这段霜面冷刀更冷,早有防备,所以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下了这一刀,他这是第二次看段霜出刀,第一次并未看清,这次方才看到这冷面少年手中的刀只要不到两尺长,刀头已然不在,这柄断刀斩在鬼影的刀鞘上,而鬼影下面就是薛小海的手臂,在场的一个人不被这把刀的气势所震慑住,这时薛小海慢慢抽回手臂,刚刚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已令他汗透重衣。  “原来是你!”白衣女子看到段霜手中的刀,似乎想起了什么。段霜没有答话,单臂一挥,女子手上的绳子断开,刀已归鞘。  “我们走!”说着拉着那女子的手,转身往外走,整个薛府竟无一人敢拦。过了良久薛小海才道:“爹,咱们就这样放他们走,以后薛家在江湖上能在江湖上立足吗?”  薛老爷子面沉似水,走上前来给了儿子一记响亮的耳光,“畜生,还嫌闯的祸不够吗?整个薛府上下出了谷少侠,有谁是他对手,你有留下人家的本事吗?你还不过去谢谢人家谷少侠,没有他,你的手币早就不在了。”薛小海悻悻地来到谷迎风面前,深作一揖,谷迎风不等他开口已经把他扶起道:“薛大哥不必客气。”  “薛伯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我都看糊涂了”许天瑶问道。  “说来话长,都是我教子无方,你去吩咐下人备饭,再把我窖藏的好酒拿出来,瑶儿咱们边吃边说。”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风雪家国》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风雪家国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五章 冷面寒刀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风雪家国”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风雪家国的第五章 冷面寒刀,风雪家国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寸言之身小说的支持,更多与风雪家国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仙侠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