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二、“这件事得从哪里说起呢?”

镜中现实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Cyan燕然[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7-10-13 11:35:14字数:10574
(一)残的独白1“抱歉呐,哥哥,一不小心违反了校规呢~”“嗯?违反了校规?”“明明在校刊上写得那么隐晦,结果还是被发现了……大概今天就要告别了……”“告别?!你要去哪——?!”“去一个我也不知道在哪里的地方。”——不要!!!铃!!我猛然睁开眼睛……是梦啊……今天是10月14日,距离妹妹被送走已有一个月了。这件事得从13日开始说起,不过不是铃的事情,而是最近的一件事。10月13日。收到通知后,原本准备去食堂的我向[情报屋]走去,明天是学生会的例行周会,每一次我们都会录制好表面给保卫科看到的内容,真实的内容其实是今天的统一讨论,或者被我们称为“短会”。[情报屋]——去年,自从玥理成为所谓的“店主”后就脱离了学生会,似乎是子谦,铃还有玥理本人对学校进行了轮番“轰炸”,在长达两个月的“轰炸”下,学校终于同意了……不过我记得那个时候学校对[情报屋]的监管还挺严格的……但是今年竟然取消了所有监管,这不是教导主任的风格啊……这么想着,我已经走到了[情报屋]的门口。推门走进了[情报屋]。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里面的装修和外面的小树林都是两个世界——玥理对[情报屋]的要求(装修方面)是这样的:一整面墙用作书架存放纸质情报,办公桌那边需要三台高配的台式和一台便于携带的手提电脑,屋子中间需要有长沙发和茶几可供来短会和休息……对学校提出的要求只有这些,而,剩下的——堆放在某个隐秘仓库里的,藏在书架上摆放的文件夹后的,甚至还有地板夹层里的各种各样先进的高科技设备(甚至是黑科技),估计除了波和子谦,没人知道她是从哪弄来的……“残!迟到了30秒哦!!”啊……没错,玥理有严重的守时过度……“玥理啊,你这守时过度的毛病要改改了……”糟糕,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哈?!这是原则好吧!?”玥理瞪着我。——这是生气还是开玩笑啊……真是摸不透……不就迟到了30秒吗……又不会死……还有副会啊,你在旁边站着笑而不语是在看欢喜冤家吗??我无奈地看着琴,琴以温柔的笑容朝向我,似乎在说:“我可没有在看欢喜冤家哦~”——谁信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狂笑传来,嗯,这种像邪恶博士一样的笑声一定是波发出来的,不过这段诡异的笑声打断了玥理继续教训我,玥理露出了更不爽的表情,刚想对波说点什么,却被波一句话堵住了,“一个你听了以后一定非常兴奋的巨大的好消息!——学校同意了!!!”“啊??同意什么??”玥理一脸莫名其妙,气也消了大半。此时,琴的[学生会副会长终端](虽然名字很长,不过学生会成员都这么称呼的)收到了新消息:学校同意将违反校规校纪中情节严重的名单复件交给学生会。“噢噢噢噢!!!!”玥理像个孩子一样举起双手欢呼,“超开心啊!没想到‘轰炸’了三周就到手了~~”“呃……”我似乎被抛弃在了不同的世界里,“玥理你要那个名单干嘛?”“马上录制的时候再说哦~~”玥理笑了,“当然不是录制会议,而是真实会议哦~”没错真实会议的时候我们也需要录音,是在明天的例行周会中从波这里播放,通过耳机给并不是学生会成员,但是是作为外援存在的人听的,毕竟周二下午太多的人到[情报屋]集合也特别容易遭到怀疑。玥理说完蹦蹦跳跳地去了办公桌前,敲了了几个键,然后又跳去了仓库搬出了录音设备,熟练地接上了电脑,开始调试声音:“话说,波,你的月末小礼物准备好了吗?”——嗯??月末小礼物是什么啦?以前有这个东西吗??“喂喂,现在才月中啊大姐!你这么急要闹哪样啊?!又不会缺你的!!你知道那玩意有多难做吗!?而且就算做好了我也要调试吧?!”波一脸不耐烦,不过手上似乎摆弄着什么,难道那个就是月末小礼物?“切……真是没效率……”玥理嘟起嘴,“还敢叫我‘大姐’……”“嗷!!玥理!!你这个不会体谅人的混蛋上司!!来给你工作绝对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错误!!总有一天要杀了你嗷!!”我为在[情报屋]当苦力的波默哀三秒……而琴听着[情报屋]日常拌嘴的二人组不禁笑了。“你看看你们,就像小孩子吵架一样……”我无奈地吐槽,感觉他们的前辈形象在琴心目中完全崩塌了。”2“那么本周的例行周会就到这里了,全体,散会!”琴说完最后一句话,波按下了停止键,录音生成中,保存,完成。“好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完成了~”玥理伸了个懒腰,“接下来进行正式的讨论吧~早点讨论完早吃饭,毕竟晚上还有3个小时的自习,虽然是自己挑选时间,但还是要打够卡的吧~”“嗯呢。”琴点头同意,同时波重新开始录制,“首先是……我看看……九月份月考结束后,三个年级的后一百名将被送入社会底层的各行业进行劳动改造,并定期前往社团楼接受学生会管理……嗯,后面接受学生会管理应该是会长被'裁员'时提的要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会长的目的应该是增加学生会可调动和派遣的人力资源。”玥理相当专业地推测。“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多了300个成员?!”听到增加了人力资源,我自然很开心。“当然不是,按照玥理的话来说,应该是——可使用的棋子。”波解释道。“嗯,确实是玥理的风格。”琴表示了一下赞同,之后开始了下一个话题,也是我之前感到好奇的地方“经过一个星期的谈判与交涉,学校决定将违反校规校纪中情节严重的名单复件给学生会,如果学校守信,我们可以在下周会议之前拿到。”“其实我一直想问,那个名单有什么用?”波问道,“我们已经安排了一些人了,等消息应该就够了吧……而且就算有名单,下一步计划是什么啊?”——原来玥理的计划连波都没有告诉啊……“这个嘛……”玥理的想了想说,“我想知道‘情节严重’的定义,现在的校规看上去是详细的,甚至像是已经定好的法律一样,其实还是能有很多不明确的地方,我想知道那个模糊的边界在哪里。据我所知,有很多‘情节严重’的人都没有被送走,我想知道其中的差别。这很有可能就是通往这个学校最终秘密的重要线索之一,只要我们掌握了这个线索,”“最终秘密啊……”琴重复了一下,“在玥理心里,这秘密大概是什么样的呢?我感觉我们的想法应该都不一样吧……”“我觉得,应该是和学校的黑幕有关系,为什么学校要应用这种教育模式,最后那些因为这种制度送走的人会在哪里,谁给予了学校这些支持……这些问题我觉得都可以找到答案。不过,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应该就是那些被送走的人到底去了哪里。”玥理说出了自己的推测。——确实,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应该就是妹妹被送去了哪里……“我倒是觉得最终秘密不是制度,而是单指学校,学校的秘密已经够多了,而且光是一个名单是找不到你说的那些的。”波提出反对的意见。“所以说是重要线索之一啊~而且你这么想,如果这份名单中没有什么秘密,学校也没有必要隐瞒,我们只要说需要那份名单,学校一定会没有任何顾虑地交给我们。但是现在,我可是‘轰炸’了三周才拿到,足以证明这份名单是有问题的。”玥理肯定地说。“那如果学校在给我们之前就把名单处理了……?”我问,“他们改动了的话,你也不知道吧?”“不可能的!”玥理直接给予了否定的答案,“我提出的要求是复件,如果他们改了名单,哪怕一个字,那就是学校违反了约定,我完全有能力……”“玥理,你给我清醒点啊!”波直接打断了玥理,“这里是明朔学院,不是你以前就读的初中了!在这里你是没有任何人脉基础供你乱来的!你拿这所学校的领导层没有一点办法!”“……”玥理愣了一下,“波,你调查了我?”“什么调查不调查的,和什么人工作我总该查查吧?而且跟你工作有一年了,我总有权利知道你以前在初中做过些什么吧?”波不耐烦地回答,“反正我觉得你拿到这个名单没有任何意义!”“喂,波,你过分了。”我看到玥理暗暗咬牙的表情,提醒了一下波。“怎么,我有说错吗?”波不屑地看了我一眼。“切,我也懒得跟你争了……”玥理走到电脑边,停止了录制。“玥理,”琴突然开口,“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了?”“哈??”玥理的动作停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回头看我们,“我有什么事情要瞒着你们吗?”——我也不知道琴是怎么会有这种想法的。不过琴也没有追究下去了,她说:“如果玥理不想说就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琴拍了拍我的肩膀,“残,我们回去吧。”“等等,残。”玥理突然叫住了我,“我有些事情跟你说,跟我到仓库来。”说完就搬着录音设备进了仓库。——这是要干嘛啊?为什么要去仓库说啊……我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琴,不过琴似乎并不在意玥理突然把我叫走这件事,反而微笑着挥挥手:“那我就先回去了,各位再见~”“嗯,再见。”每个人的回答似乎都心不在焉的。目送琴离开以后,我走进了仓库。仓库里似乎是一个小房间的样子,不过堆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只有一张床有一点生活气息,进了门以后,我反手关上了门:“有什么事情吗?”“残,你相信我吗?”玥理坐在一堆纸箱上这么问我。“……你是指哪件事情?”我选择不正面回答她,如果是指刚才的事情,我也有疑惑,玥理不可能看不出来学校的计策,但是她依然这么做说明她是相信学校会把名单给她……“那份名单……我真的很需要。”玥理说,“你不要以为只有你关心那些人的下落。”她深吸一口气,“我也有很重要的人在那边。”“但是这不是你明知道学校计策还故意往上踩的理由吧。”我知道我说这句话也很过分。“我不知道学校的计策。”玥理停了两秒突然说。“啊?”我惊讶,“不可能!”“你们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啊?”玥理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学校会有什么对策来解决我这里的要求……”她顿了顿,“我以前的要求学校都同意了的话,我觉得这一次学校应该也会同意,更何况这也是我不断去请求才换来的结果,所以不管那份名单怎么样,是真还是假,我们都要期待一下吧。”——确实,虽然不知道玥理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去年她跟校方提的所有要求基本都同意了,除了一些特别出格的……所以她才没有怀疑,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自己的要求被校方接受了的基础上,那么按照这种逻辑,校方应该也不会做出有损自己信誉的事情。“所以我才问残,你相信我吗?”玥理重复了这个问题,视线对上了我的眼睛。“……嗯……“我看着她漆黑的瞳孔,”我相信你。”点了点头。“嘿,我就知道残会站在我这边的。”玥理笑着说道,“那我们去和波好好说明吧~”——啊……原来玥理把我叫来仓库是想要逐个击破解决问题啊……感觉被玥理摆了一道呢~不过出去的时候,我们惊讶地发现琴居然折了回来,看到我们惊讶的表情,琴倒是很从容地微笑着:“你们的问题这么快就解决了吗?我们这边也解决了哦~”——诶诶?副会难道说服了波……“喂,玥理。”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之前说了挺过分的话,真是对不起啊……”——!?副会居然说服了波来道歉!?嗯!?“反正我大概从副会那里知道了你的想法了。”波揉了揉鼻子,“觉得你那么想也挺有道理的,我们就稍微期待一下,等名单过来吧。”“……嗯……嗯……”玥理在这个时候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啊……那那那,那我就接受你的道歉了啊!”“噗——你们两个真的像小孩子一样啊~”琴笑得特别灿烂,不过她很快调整了一下表情,“咳咳,总之呢~我们在以后依然要相信玥理的各种行动哦,毕竟是玥理嘛~她的行为虽然大部分在我们看来都是乱来,不过她也有她自己的道理,这么看来玥理对学校的了解比我们要多很多呢~话说我之前还有点怀疑玥理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不过看到她把残叫过去单独谈话我就知道她要自己解决问题了~看样子是我想多了~”琴吐了一下舌头,调皮地一笑。“谢谢副会帮我说话了~原来以为副会是高一根本管理不了学生会,没想到副会能成为这里的调和剂呢~”玥理用了一个很微妙的形容。“调,调和剂是什么啦!?”琴吐槽。——琴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人,从在学生会里的各种所作所为都能看得出来,特别是她的为人处世的能力。我看着琴这么想。“那么,我们先回去了~”琴起身,“残要一起吗?”“嗯。”我点头,然后跟上了琴的步伐,“明天见。”“明天见~”玥理和波说。“等等!!”玥理突然喊了一声,我疑惑地看着她,“那,那个,小,小残,晚上睡觉之前记得喝热牛奶,天天晚上做噩梦对身体不好。”然后她脸红着跑进了仓库。——……诶?诶!?诶诶诶!?玥理刚才对我说了啥???“诶~”琴一脸不怀好意地看着我,“呐呐~学长学长~”她突然叫我学长了??“你们在仓库里做了什么啊~玥理学姐为什么突然娇羞了啊~?为什么要在你的名字前面加上“小”这个字啊~?”——啊喂!我刚才才夸奖完你啊!!突然崩坏形象变八卦你要闹哪样啊!?“嘛……”我挠了挠头发,“什么也没做啦……好了!别问了,快走啊!”我率先迈开步子离开了[情报屋]。(二)波的独白“喂!上司啊!”看着残和琴离开了情报屋,我冲着仓库门喊道,“快出来吧!人都走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喂!玥理!残和琴都走了,你可以出来了!!”我加大音量又喊了一遍。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喂!混蛋玥理!我认输行了吧!月末小礼物已经做好了!我今天晚上熬夜调试变成月中小礼物行了吧!?”我承认之前拿玥理称呼残为“小残”作为赌注的赌局是我输了,代价就是把月末小礼物变成月中小礼物。我以为按照玥理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叫的,看来我对她和残的关系的理解似乎有些偏差。这时,仓库的门打开了一条小缝,里面传来玥理的声音:“真的吗?”“真的真的,都是真的,不管是残他们走了,还是月末小礼物做好了,还是我今天晚上熬夜调试都是真的可以了吧!?”非要我说到这个份上才相信,这是有多防备别人啊……不过对学校倒是没那么多防备……也不能这么说,总感觉玥理和学校就像有一层合作关系一样,学校总给玥理提供一些东西,虽然不清楚她是怎么跟学校谈条件的,按道理来说玥理的情报源应该只有这里的[情报屋],再加上她自己偶尔有兴趣去办公楼转转得到的情报,怎么想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筹码……不行啊!怎么想都想不清楚啊!!我有些懊恼地挠了挠头发,这时玥理从仓库里走了出来,我抓住这个机会问玥理:“玥理,是时候告诉我你有多少[情报源]了吧!?”“哈?”玥理装傻一般地回答,“你说什么啊!?”“喂!你不要装听不见啊啊啊!”玥理总在这个时候想要糊弄过去,这就很烦!“嗯……好了好了,不玩了,我也觉得应该正式地跟你说一说了。”玥理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正确地来说,我的情报源只有三个。”——三个?难道我知道的情报不足一半?“你是不是觉得我只有一半的情报不让你知道呢~?”玥理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她露出了一个嘲讽的表情,“怎么会呢!?只有一半?别开玩笑了!你告诉我的情报只占我所有情报的1/10哦~”“什……”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我的情报只有我自己才能整理呢~你们就别想了~不过等我整理好了以后会告诉你们的~”玥理一脸笑容。“为什么不一起……”“诶~?一起整理吗?那可不行啊~这些可是我拼劲全力保护下来的机密文件,放在哪里都没有告诉你,怎么会让你们随便乱动呢~当然纱是除外的~”玥理直接打断了我的话。“纱?”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她不是被送走了吗?”“所以我要赶紧把她找回来啊,就算找不回来,也要和她取得联系。”玥理露出了有点悲伤的表情。纱是今年的新生,入学后也在[情报屋]工作,而且是作为玥理直系助手,不过入学不久就被送走了,似乎是因为谈恋爱吧……这个原因被送走还真是不值得……“那,我们就不说情报源的事情了吧,你这说了和没说也没什么区别。”我决定放弃继续追问下去。“波,我给你一个建议。”玥理似乎没有结束这个话题,“既然跟着我工作,就不要探究和我有关的东西,我能把事情处理好,不需要你操心,你只需要帮助我完成一些事情就好了,理由什么的,等时机到了我一定会解释说明的。”说完她拍了拍手,走向了电脑前,“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既然玥理这么说了的话……那也没什么好探究的了。上个学期因为校方的原因根本没办法了解玥理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她处理事情的能力真的很强;这个学期终于让我有时间去了解玥理这个人的时候却被玥理直接拒绝了……算了,姑且就当是一个喜欢压榨部下的恶毒上司好了。我自暴自弃地笑了。“诶~波,你看这个。”玥理抱着笔记本走到我面前,上面是最新的情报单——其中被她标红的一条是:子谦向学校报告了学生会的一些秘密。“哈?!我们允许子谦来我们学生会,甚至让他看了我们的[情报屋],他居然报告了学校!?”但是重点是什么秘密……“我记得我们有很多秘密都是子谦泄露给学校的。”玥理冷不丁地来了一句,“比如校刊的内容,比如之前的[情报屋]分离出学生会时我们当时的讨论,还有……”“喂喂喂,照你的意思我们不是在身边养了一个从学校派来的间谍吗!?”如果真的有这么多情报被泄露,学校很有可能会再次加强管理……“这些情报都不重要啦~也不知道这个间谍怎么想的,连他知道的重要情报都不泄露~”玥理一脸感到好笑的表情,“这么笨的间谍我真的是第一次见。”“但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泄露了我们的情报。”“嗨呀~没关系啦~”玥理摆摆手,“再观察一段时间~如果他还是这么笨的话,养在身边也挺有意思的。”——这人的脑回路有问题吧!?子谦如果真的是学校派来的间谍,那我们不就完蛋了吗……完全不懂玥理想干嘛……——不过她之前说不要追问理由……啊……真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上司……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开始月末小礼物的调试了。(三)残的独白1时间回溯至10月14日,早上刚从噩梦中惊醒。自从妹妹被带离学校以后,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这种梦,一个月前的无助感还残留在身上,无论如何也甩不开。铃,我的妹妹,自高一起担任学生会长,偶尔会为[新闻社]写稿件,没想到因为这份稿件,高二两周后被送去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的地方。这是铃与我告别时说的话,也是重复最多的梦境——她一次又一次地和我告别。我洗漱完毕,看了看窗外,天气意外得好。由于我的课程大多被安排在下午或者傍晚,上午的时候就有大把时间完成玥理交给我的任务,不过昨天她没有给我任何任务,只是叫我好好休息……“小,小残,晚上睡觉之前记得喝热牛奶,天天晚上做噩梦对身体不好。”——咦!?我怎么还记得这句话啊!!?我拍了拍脸颊,说不定这是跟波闲着无聊打赌说着玩的啊!玥理怎么可能有心思关心我晚上做噩梦——不对!?她怎么知道我晚上做噩梦的啊!?算了……这种事情还是别想了……毕竟玥理就是这么让人捉摸不透,虽然脸红跑进仓库挺萌的……啊啊啊!我是被萌到了吗!?我一边不断否定自己的想法,告诉自己这所学校是不允许恋情存在的,一边穿好制服离开了宿舍。阳光灿烂得有些不真实,刚出宿舍楼有些不适应光线,我用手遮挡了一下阳光,随后便看见了不远处的人:“子谦?……”“早上好。”子谦微笑着打了招呼,“你比平时晚起了一个小时,果然是热牛奶的功效吗~?”“原来热牛奶是你告诉玥理的啊……”——我知道子谦和玥理的关系似乎从高一过来就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可能他们初中就有认识,甚至是更早,毕竟子谦是亦霖市知名财团理事长的独生子,这个财团还支持了明朔学院的建设,玥理她父亲又是有权有势的政府官员,按道理他们之间肯定是有往来的……说不定他们还有什么合作关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玥理对子谦的态度一直都是时而好时而坏的,而且坏也占了大多数……“你应该还没吃早饭吧?”子谦打断了我的思路,“要一起去吃早饭吗?”“嗯,可以。”我点头同意,不过……“我有点事情需要拜托你。”——我就知道!这个人可不是随便邀请同学去吃早餐的那种人!“这件事可能和铃有关。”似乎是看到了我有些不情愿的表情才说出来的。“与铃有关!?”“所以我才来找你。”子谦看着我如此解释,“具体情况我们去食堂再说。”2[食堂]“所以到底是什么事?”我们找了窗边的座位坐下后,我问。“嗯……我们学校今天要转来一个新生,高一年级的,和琴同班。”子谦喝了一口豆奶说道,“我昨天无意间听到了教务处的会议,里面有提到转校生,还强调了他与本校有密切的联系,而且是学校制度方面。”“学校制度方面……铃是因为学校制度被送走的……”“没错,他很有可能知道这里面详细的情况,甚至会知道铃到底被送去了哪里。”子谦夹起了一个饺子,“所以我拜托你去接他,先了解一下他是什么样的人,而且,他来学校的时间和学生会的周会时间并不冲突,你可以先去见个面再去周会,但是不要一见面就问他关于学校制度的问题。”“这个,我当然不会啊!我的智商还没有低到那种程度好吧?!”我有些不满地说,“不过这件事情玥理知道吗?”“按照我对玥理情报源的了解,她肯定不会像我一样昨天就知道的,不过今天应该就会知道有转校生这件事,但是也没有那么快会让他和学生会碰面。”“原来还有玥理不知道的事情啊……”“在学校决策方面,玥理的情报肯定没有我这边快的,我和学校的关系比玥理更近。”子谦顿了顿,“关于转校生,因为这件事和铃有关,我就提前告诉你了,如果在交流中你发现了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可以直接把他带去学生会参加会议,但是不要告诉我是我给你提前透露了的情报。”“我知道了。”3吃完早饭,我看了一眼表,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我往校门口走去。子谦说校门这里可能已经帮我安排好了,于是我以学生会成员接待新生为理由出了校门后,我看见了所谓的转校生——站在门口,摸着口袋里的……似乎是学生终端发着呆。——一脸弱气的样子,大概比我矮了一个头,看上去是一个中等成绩普普通通的学生,没有任何出众的地方……这样的人会和学校制度有关?会值得学校在意他吗?我叹了一口气,走到了他面前:“新来的?”他看向我,脸上写着疑惑,看到他这幅表情我不禁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果然是被那些人选中的孩子啊!都是这种弱爆……”“嘀嘀嘀嘀……”口袋里的学生终端响了起来。——词库又更新了?以前说这个我记得没关系啊?!我皱了皱眉,对更新词库这件事很不爽,从口袋里掏出了学生终端对着面前的新生。一束红光扫遍了他的脸,服务端的声音:“已扫描,确认身份,阆同学于入学第一天违反了校规第188条——禁止说不文明话语。鉴于该同学还未通读校规,故本次不予以惩罚,请于24小时内在学生终端上通读校规,否则将予以相应惩罚。”——切,新生的特权。“你……”他有些生气地看着我。——嗯,这个想要反抗的表情倒是不错,真希望以后不要沦为“顺从”啊。“借用一下,反正新生有一段时间的微弱特免权。那么看在我刚才的行为有可能侵犯了你的隐私,残,我的名字,很高兴认识你。”此时提出自己的名字,理论上是不突兀的,不过他那个依然不爽的表情……喂喂,我不是说了很高兴认识你吗!?难道因为特免权被用了就这么不开心吗?“你好,我叫……”他似乎调整好心情,准备自我介绍时——耳机里传来了玥理的声音:“残!我知道你和转校生在一起!快把他带过来!叫作阆!没错!就是阆!!”——咦?这么快就知道了?不过……玥理这么肯定地要求……“阆?带他过来?怎么会……?”我脱口而出,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男生,想起了子谦的话:“他和学校制度有关。”“铃的事情他很有可能会知道更详细的情况。”“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我说了一句。“嗨呀!别管那么多了!快把他带过来!”玥理以命令的口吻说道,“30分钟之内!”“好好好,听你的,大小姐。”我回答了玥理命令式的语气。“残,词库又更新了,又有一些‘禁语’入库了,言辞稍微注意一下比较好哦。”琴温柔的声音传来。“嗯,我会注意的。”我摸了摸耳廓,转身看向刚才一直被晾在一边的新生——阆,“看来得正式认识一下了。我叫残,高二年级学生,同时是学生会成员之一。”“嗯,我叫阆,刚转来这里,算是41届新生。”——还真是中肯的自我介绍。“那么,阆,学生会现在想让你去参加一个会议,所以进校以后,跟着我,不要乱走,不要随便跟其他人说话。”阆愣了一下,只是很短的时间,短到我怀疑是不是看错了,他勾起嘴角,抬眼看向我:“好的,我知道了。”——他笑了?但是抬眼的时候并没有在笑,他不想让我知道他笑了这件事情吗……?这么想,这个新生还挺有趣的。我转过身,带着阆走进校门。4扫了一下通行证,面前的“光幕”渐渐消失,我领着阆准备穿过身份验证通道。“这个学校果然还有一层'蛋膜'啊……”他小声感叹。——这个新生真是……所谓“人不可貌相”吗?我转过头来眯着眼睛打量了他一会儿,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普通到可以让人忽略他,考虑到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我缓缓开口:“进入学校以后,不要再随便评论别人了,否则你会被……”我指了指他手中的卡,“它,警告的。”阆很乖地点了点头,我领着他走进黑色的过道。穿过过道才算真正进入了学校。“刚才那是……?”阆在我身后问。根本没有什么必要存在的“身份验证。”我没有加上前面的限定词,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嘲笑,“先是最基本的身高,体重验证,然后是指纹扫描,瞳孔,最后是……”本不该查的,“脑部的CT扫描。”我收敛了脸上的笑。“CT?扫这个干嘛?”“呵。”谁知道呢?谁知道这种没用的建议是谁提的呢?“别想了,你以后会知道的。”我恢复了以往的笑容。眼前出现了一栋楼,是时候给他介绍一下学校布局了。“这栋楼,左边是高一和高二的教学区,中间较矮的地方是图书馆,右边是高三教学区。”我幽幽地说道。“图书馆到高三中间的黑走廊也是验证身份的吗?”阆看了看高三教学楼问我。“嗯,高三学生很重要,不能受到伤害,学校当然要重点保护。”重点保护的结果大概就是忍受着更大的辐射从此过上暗无天日,与世隔绝的生活。“时间不多了”我看了看表,想起了那个守时过度的玥理“我就不带你一一参观了,教学楼后面那栋高楼就是行政楼,其实我们通常叫做办公楼;左侧的那栋楼是社团楼,旁边是操场,不过已经没什么人去那里了,形同虚设;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是学生会,不远处还有一片小树林,我们走吧。”我迈开步子走在前面,领着他向学生会走去,“顺便说一句,这里只是教学区,生活区那边你自己去探索吧,从学生会的楼和小树林之间的验证通道穿过去就是生活区,普通的生活用品都能买到,我想你也不需要什么特殊用品对吧……”[学生会会议室]门前。“残,把微型耳机给他。”波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重要的事情我来跟他解释。”我停下了伸向门把手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微型耳机递给阆。“为什么……?”似乎看出了这是耳机,他疑惑地问。“戴好它,里面的人会向你说明的。”接下来就交个波了。我打开了挂着[学生会会议室]牌子的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铃。——这个新生在某些地方真的很有趣,如果真的像子谦说得那样,铃的事大概就有着落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镜中现实》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镜中现实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二、“这件事得从哪里说起呢?”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镜中现实”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镜中现实的二、“这件事得从哪里说起呢?”,镜中现实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Cyan燕然小说的支持,更多与镜中现实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都市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