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落樱之前尘如梦

正文第六十九章

[更新时间] 2018-03-13 09:49:19 [字数] 3329
幻冰一笑,她披在肩上的蓝发散射出柔和的光。她想了想,道:“我看你那么痛苦就什么都忘了,只想帮帮你。怎么样,现在好些了吗?”她说着,靠近他想要看看情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冷耀把脸转向一旁,推开了她,用力站起身,冷声说:“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与关心。今天你救了我,一报还一报,我不杀你,你快走吧。”他不会平白无故接受别人的好意,更不想欠别人的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他说着,想要向前走,但是刚刚经过疼痛来袭的身子还很虚弱,他没走几步就险些跌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唉,你还没有好呢。”幻冰急忙跑过去扶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放开我!”安冷耀想要挣脱她的手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你现在体力还没有恢复,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幻冰不顾他的反抗,重新把他扶到一块石头上,让他坐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我听别人说,魔界的人阴险狡诈,最擅于趁人之危,你现在出了树林万一碰到什么不轨的人怎么办?所以不如等恢复了元气再走也不迟。”幻冰劝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冷耀想了想,倒也觉得她的话有几分道理,于是也不再坚持要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幻冰见他不再反抗,微微一笑,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问:“你刚刚好像很痛苦的样子,身体是出了什么问题吗?或许我可以帮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与你无关。”安冷耀淡声说,他不愿再相信任何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幻冰见他如此,心知他不想说出真相。的确,她一个神界的人,有什么资格让这里的人信她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忽然间,她看到身边的一株草叶,她眼睛一亮,摘下一枚叶子,放在嘴边,轻轻吹了起来,一段优美的旋律从她唇边溢出。那声音轻柔空灵,仿佛能洗去世间的一切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冷耀从未听过如此美妙的声音,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平静了许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林间一片寂静,偶尔一阵微风抚过,引得树梢微微晃动,除此之外,这世上好像只剩下这段空灵的乐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一曲终了,幻冰放下叶子,轻声说:“有人告诉我,一支安静的乐曲,可以洗去人心中的一切苦恼。但我从来没有尝试过,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有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冷耀看着她,良久,道:“谢谢。”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明明他要杀她,到头来,反倒是她在自己危急之时伸出了援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谢什么?人生在世,如果能够帮助别人,本身就是好事一件。”幻冰笑了笑,她蓝色的长发发出柔和美丽的光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冷耀一愣,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他早已不相信这世上还会有人不计报酬地为别人所付出。人与人之间,不过是勾心斗角,恩怨不断,从来不会有没理由的善意,只是今天,他看着这个女孩,心里一动,不禁被她的话所感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这首曲子很好听,是你自己谱的?”安冷耀想了想,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不,是文雅姐姐教我的。”幻冰说,“她吹笛子很好听,不像我,只会用叶子。这是她思念朋友时所做的。”幻冰想起在神界时,文雅时常会吹起这支曲子。文雅说,每当她想起那个离她而去的朋友,都会吹这首乐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文雅?欣文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是的,你认识她?”幻冰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冷耀冷冷一笑:“堂堂神祭,在神界大有作为,我怎会不知?不过……这么看来,你倒不简单,竟认识这样的人,是我小看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我……”幻冰不禁语塞,她在心里暗暗责怪自己的大意,一时快语,竟把什么都说出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冷耀见她苦恼的样子,目光一转,说:“你不必担心,你既然救了我,一报还一报,我也不会为难你。”他说着,站起身子,指法微微发力,一股淡紫色的光芒缓缓流出,凝结成了一块紫色的石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这是魔石,可以隐去你神界的气息,让你在这里不被发现,就当是我还你的人情。”安冷耀将石头递给幻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幻冰接过这块石头,心里不禁满是激动。太好了,这样她便可以在这里来去自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谢谢你。”她感激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你现在的道谢言之尚早,我帮你只是不希望欠你的人情。如果你借机做出什么危害魔界的事情,那么我不会手下留情。”安冷耀冷声说,“还有,在这里,每个人都不简单。你身份特殊,好自为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说完,他不再看幻冰,而是转身离开了树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正古莫,谢谢你。你放心,我对这里的人绝无恶意。”幻冰对他的背影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冷耀没有再回头,仿佛就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林间的一切,依旧一片静寂。然而,终究无人知晓,今日的种种,都已为日后的结局种下了更大的祸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佛曾把世间万物分为十界:佛、菩萨、声闻、缘觉、天、阿修界、人、畜生、饿鬼、地狱。而人人皆言饿鬼与地狱是这世上最为痛苦绝望之境。传闻女娲造人之后,天下开世为六个均份,即六界。女娲爱惜人类,把阳光、水、土壤……所有代表生存与希望的源泉都给予人界。而那最为罪恶愚昧的地狱,则属于鬼界一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俗世凡尘间,悠悠岁月,有无数描绘鬼界的传说,而这些流传,大多述说鬼界的恐怖阴暗,凡人从未知晓,与他们想象中截然相反,鬼界非但没有被黑暗环绕,反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它是在这六界中最为接近死亡的地方。这六界中,无论是谁,在死之后,灵魂都终究要归到鬼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这是君诺尘第二次来到这里,他望了望四周,这片土地依旧安宁美丽,让人难以置信这里竟是无数死亡之灵汇聚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他站在一座宫殿面前,殿堂四周都被灵力环绕,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它的周身均是用白色的玉石砌成,隐约可见玉石上雕满繁复的花纹,远远看去,美仑美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大殿门口有两个门卫,其中一个紫衣男子见到君诺尘,上前问:“你并非鬼界之人,来此所为何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君诺尘微微一笑,显得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他回答:“我要见慕容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紫衣人眉头一皱,喝道:“你怎可直呼鬼王的名字?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见我们的王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有无资格,想来也不是你说了算。”君诺尘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令牌,“我想这是什么,你不会不清楚。现在,我有没有资格见他呢?”他把令牌拿到士兵眼前。眼下他还有要事在身,实在不想与他人多费唇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士兵见到令牌后,微微一怔,随即惊讶地看着君诺尘,目光里多了几分敬畏。他不会不知,那块令牌是魔界王者的象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刚刚是我眼拙,没有认出魔王的身份。我这就带你去见鬼王。”紫衣人说着,急忙为君诺尘引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君诺尘淡淡一笑,跟在那人身后。他对这里并不算陌生,儿时的那段经历令他现在也无法忘却,他还记得当年的自己是怎样的悲伤绝望。沿着前方的路一直走,他看着四周似曾相识的景象,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当年。思绪翻飞,穿过厚重的过往光阴,那些画面终究一点点展现在他的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那是君诺依死后的第七日,君诺尘带着她的魂精来到鬼界。他曾听闻鬼界有起死回生之术,若是如此,他的姐姐或许尚且有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当时,鬼界当权的并非是慕容风,他不过只是个孩童,而他的父亲慕容银还在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那个时候,君诺尘既无权位也无法术,只是一个为救亲人而不惜一切的男孩。他刚到鬼界便被门卫拦下,说什么也不让他见鬼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我求求你们了,让我见一见你们的鬼王好不好?我的姐姐已死,听说只有鬼王慕容银有能令人起死回生的办法!”君诺尘对门口的士兵苦苦哀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你不过一个无名小辈,还想面见我们的王?鬼王处理政事还忙不完,哪有时间见你这个不知从哪冒出的小孩?快走!”门卫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就是。再说,这人的生死与我们何干?鬼界只负责维持天地间生死的秩序,可不是什么救世主,还负责救活已死之人。”另一个门卫冷哼一声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幼时的君诺尘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能,因为他没有地位,没有能力,所以他没有资格去见慕容银救他的姐姐。可是,难道他就要这么放弃吗?想起记忆里君诺依温暖的笑容、柔和的话语,她分明是把所有的爱都给予了这个弟弟。一直以来,他都躲在她的身后以避风躲雨,现在,他难道不能为了姐姐努力一次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想到此处,君诺尘抿紧嘴唇,两手紧紧握成拳,眼里满是坚定。他看着门口的士兵,大声说:“我不走!今天见不到鬼王,我不会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哼,你若有这个决心,就在这里白白等好了。”门卫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不再去理睬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正午的太阳正是一天中最为炽热的。鬼界更是特殊,这里上通天下通地,阳光自是无比的炽热。而君诺尘自幼贫寒,身体本就比同龄人瘦弱不少,加之不通武艺,没有真气护体,时间一久早已抵不住这炽热的阳光。他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仿佛整个世界都是雾蒙蒙的,他的四周是炎热的光芒,令自己无处可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豆大的汗珠从他清秀的脸上滴落,他的气息早已紊乱,不停地喘着粗气,想要缓解周身的炽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受不了就回去吧,何必在这里受罪?”一边的门卫见到君诺尘脸色惨白心里有些不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我,我要见……见鬼王。”君诺尘喃喃自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说你还不听,各界有各界的规矩。鬼王早已有言在先,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的。”门卫忍不住劝他,“所以,你还是回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我,我要见他……”君诺尘轻声说,话音未落,他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