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百年修佛求正果

证仙伏魔记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游奕灵官[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8-06-19 19:29:20字数:7985
“秦汉神仙府,梁唐宰相家”,说的是一处峰峦奇秀、云雾缭绕的仙家名山——茅山。那茅山山势虽不太雄伟,但绿树蔽山,草木繁茂,山上灵泉棋布,溪流纵横,也是灵气聚会,物华天宝,更时常有神仙或是菩萨出没。山脚下的百姓进山打柴时,常常能撞见神仙菩萨,若是有机缘的话,更能听到神仙菩萨讲经,有造化的便能参悟天机,成仙了道,从此以后福寿千年;没有这般大造化的,若能蒙神仙菩萨传授玄门法术,在人间降妖伏魔、捉鬼拿怪,待功德圆满后也能飞升成仙。那些没有机缘见到神仙菩萨的,时常进山上香,也能驱魔辟邪,祛病消灾。茅山脚下的百姓得神仙菩萨保佑,多有福体康健、长命百岁的,又蒙神仙菩萨派遣玄门法师捉鬼降妖,保卫一方安宁,因此便都礼神敬佛,分外虔诚,这便是神仙之乡与别的地方的不同之处。茅山既是神仙菩萨之乡,自然便也是天下玄门正宗了,鬼怪妖邪知晓便不敢来此作祟,茅山脚下百姓自是无病无灾、福体康健,这也是别处比不了的。这茅山既无鬼怪妖邪作祟,每天便都是风和日丽,天朗气清,不想一天,茅山的上空却忽然飘来了数朵怪云,这几朵怪云不像普通的白云那般洁白无瑕,而是灰扑扑的,怪云也不慢悠悠地飘在空中,反倒如流星一般急坠而下,钻入了下方茅山的山谷之中去了。随着怪云驶入山间,山谷之间响起了一阵肆意的欢笑声,听见这阵喧哗的吵闹,山间清修的道士们个个眉头紧锁,脸上没流露出什么恐惧的神情,却露出了一丝不满和愠怒。原来这些怪云不是什么妖邪弄的法术,而是几件披风,他们的主人是几个蒙神仙菩萨传授过玄门法术人家的孩子。这几个少年飞过茅山的主峰大茅峰附近时,一个又黑又瘦的少年突然施展法术,凌空一推,一块巨大的石头便从大茅峰上掉落了下去,向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砸了过去。山间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见了不禁大吃一惊,叫道:“济世,小心!”那浓眉大眼的少年听那中年人提醒便看到了那巨石,那巨石有一丈多长宽,足有万斤重,砸将下来别说是人了,便是铜墙铁壁也抵挡不住。那少年却毫不畏惧,念动咒语,挥起拳头轻轻一拳,便将那巨石打得粉碎,中年人见那少年化险为夷,方才松了口气。在下方围观的伙伴们见了那少年的法术这般了得,不禁一阵喝彩。那浓眉大眼的少年名叫牛济世,出手偷袭他的那又黑又瘦的少年名叫柴剩,二人的父亲都曾有幸蒙一位菩萨传授法术,因而入了玄门,因此二人也都会一些法术。众人见柴剩突然推动巨石企图暗害牛济世,便都面带怒色地向柴剩瞪了过去。柴剩见众人这般怒气冲冲地看着自己,心知自己再在这待下去多半便要吃不了兜着走,不等众人开口责问,便跳上披风去,念了声“疾”,向远处逃走了。众人见柴剩既不向牛济世道歉,也不等众人去责问,便径直逃走了,不禁十分生气,便要去追赶柴剩,中年人却道:“算了,由他去吧!”众人听那中年人这般说,不禁十分不解,道:“牛伯伯,柴剩那厮心地歹毒,施法推下巨石企图暗害济世,这样的恶人怎能就这样饶了他?”那中年人是牛济世的父亲,他是茅山山里一座山庄的庄主,所以人们都叫他牛庄主。牛庄主听众人这般说,便解释道:“柴剩虽用心不良,但济世自幼修行玄门法术,区区一块石头怎能伤得了他?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不要为了这点小事斤斤计较了!”原来,牛庄主年轻时曾听一位菩萨讲过经,因而窥破天机,悟了道,但终究差了一些,未能飞升成仙。那菩萨见他悟性甚高,又嫉恶如仇,便又传授给他一些玄门法术,叫他捉鬼降妖,累积功德,待功德圆满再来点化他成仙。牛济世天资聪慧,自幼听父亲讲经,不几年便也悟了道,他又跟随牛庄主修习了不少玄门法术,从此变得神通广大、法力高强。方才柴剩企图用巨石砸他,他施展法术一拳便将巨石击碎了。众人听牛庄主这般说,便道:“既然牛伯伯都这么说了,这次便饶了柴剩,下次他再敢这样,我们定要叫他吃不了兜着走!”牛庄主听罢忙一阵好言好语,将众人安抚住。牛济世见父亲在和众人说话,转过身去便要离开,牛庄主却突然转过身来,叫住了牛济世道:“济世,你站住!我问你,你怎么不好好修炼,又跑出来和柴剩他们胡闹了?”牛济世虽然施展玄门法术将巨石击碎,引得众人不住喝彩,但被父亲一顿训斥,便顿时高兴不起来了,他听牛庄主叫他,便转过身来,低头谓牛庄主道:“父亲,我错了!”神情却是十分委屈。牛庄主见牛济世认错认得十分勉强,显然是心不甘情不愿,心中不禁十分生气,正想责骂他几句,却忽然想到责骂未必管用,可能还会适得其反,便收起了严厉的表情,谓牛济世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嘛,要静心修炼,不要和柴剩他们一起胡闹,耽误修行!”牛济世聪慧伶俐,又自幼修行,是方圆百里内玄门弟子之中的佼佼者,听牛庄主说他耽误修行,心里不禁十分不服,却又不敢顶嘴,便道:“父亲不是应邀前往太清山去相助太清派捉鬼降妖去了吗?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原来牛庄主久修玄门法术,法力高强,声名远播,四方士商百姓、和尚道士,遇到有鬼怪妖邪作祟、束手无策时,便时常来请他前去捉鬼拿妖。数月前,关中蓝田县一代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中了邪,被恶鬼附身,便请了附近太清山上的道士前去捉鬼,太清山的道士法力不够,降服不了那恶鬼,知道牛庄主是个玄门高手,便请了牛庄主前去相助。牛庄主正要回答,却突然不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牛济世见状急忙上前将父亲搀扶住,牛庄主一只手扶住牛济世,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捂住了嘴,咳了没几下,手帕上便隐约现出了一片殷红。牛济世见状不由得大吃一惊,道:“父亲,你受伤了?”心中不禁一阵惊痛。牛庄主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牛济世方才把心稍稍放下了一些,牛济世扶着牛庄主坐下歇息了片刻,牛庄主便自言自语一般地苦笑道:“你父亲道行不够,这回帮不了人家喽!”牛济世听牛庄主这般说,不禁十分惊讶,道:“父亲蒙菩萨传授法术,修炼到如今已有数百年,有千年道行,莫说是妖魔鬼怪了,即便是天上的天兵天将和您动起手来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什么妖邪竟然这般厉害,竟能将父亲伤成这样?”牛庄主喃喃地道:“是魔道的妖邪!”牛济世听罢不禁奇道:“魔道?那是什么地方?”牛庄主道:“魔道是一种阴间的修行法门,专靠吸取他人元气来提升自己的道行,因此魔道中多为妖魔鬼怪,他们共同奉魔罗为他们的首领!”牛济世听罢不禁更加好奇,道:“魔罗又是什么妖邪?”牛庄主道:“魔罗乃是邪道的一个魔王,他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收罗了一群妖魔鬼怪在阴间黄泉路上掳掠亡魂,吸取他们的阴元,这次在太清山和我交手的便是他手下的一个极厉害的恶鬼——不动鬼王!”牛济世听牛庄主这般说,不禁震惊不已,道:“那魔罗在黄泉路上掳掠亡魂,这般伤天害理,难道地府冥司便不管吗?”牛庄主道:“那魔罗神通广大,道行深不可测,即便是如来佛祖也未必能降服得了他,地府冥司都是些鬼仙,又有多大法力,敢去招惹他?”牛济世听父亲这般一说,不禁吓得面色惨白,道:“魔道妖邪这般厉害,那不动鬼王来太清山又想要干什么呢?”牛庄主道:“魔罗乃阴间邪魔,专靠吸取他人元气提升道行,他为求不断提升法力,便命麾下法王、鬼王率妖魔鬼怪不断侵袭阳世,吸人阳气,为祸人间。数百年前,佛、道、天三大正派的玄门法师订立了盟约,在佛门的率领下共抗魔道妖邪,玄门法师与魔道妖邪激战了数百年,也未能将之尽数降服。数十年前,魔道自在法王率一批妖邪侵入人间,玄门法师在佛门天宁寺的率领下四处降妖除魔,终于将魔道妖邪击退,天下自此才稍稍安定。不想才过了短短的数十年,魔道妖邪便又卷土重来了!”牛济世听罢惊道:“如此说来,魔道妖邪是打算侵入阳间,吸取凡人的阳气,这个不动鬼王便是他们的先锋了?”牛庄主点头道:“不错!这不动鬼王不过是魔罗麾下的数十名鬼王之一,便已这般厉害,那魔祖魔罗和他麾下法王的道行更可想而知了!魔道妖邪法力滔天,阴间如今已经实际上被他们主宰,他们在黄泉路上掳掠死人的亡魂,并胁迫他们四处害人,他们若是来到阳间,世间的百姓便要遭殃了!”牛济世听父亲这般一说,不禁惊得说不出话来。牛庄主见牛济世这般震惊,便谓他道:“济世,你聪慧伶俐,法力高强,方圆百里内的玄门弟子确实无人能及得上你,但你要是同魔道那些厉害的妖邪比起来得话,却还是差得很远!降妖除魔、保卫人间乃是玄门中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你天资聪慧,远胜于我,如能秉持修行,将来的成就远非父亲所能比!父亲本不该这般严苛地要求你,但常言道玉不琢不成器,魔道妖邪为祸人间,他们又这般厉害,你天性好玩,父亲如不这般严厉要求你,你将来别说捉鬼降妖了,只怕连安身自保也会是个问题啊!”牛济世听父亲这般说,不禁顿觉十分惭愧,谓牛庄主道:“父亲教训的是,孩儿知错了!”牛庄主见牛济世这次认错言辞恳切,知他是诚心认错,不禁十分欢喜,伸出大手摸了一下牛济世的后脑勺。牛济世又道:“魔道的一个不动鬼王便已这般厉害,父亲有千年道行都不是他的对手,若是魔道妖邪大举来犯,我玄门弟子该如何抵挡呢?”牛庄主听牛济世这般问,知他不但已经诚心认错,还意识到自己和魔道妖邪道行上的差距,因此心里十分着急,不禁十分欢喜,道:“济世,你问得正好!父亲之所以修行了这么久还敌不过那不动鬼王,是因为我未曾修习过正统玄门法术。我晋陵府的天宁寺,乃是佛门四大禅院之一,佛法博大精深,曾统率领正道玄门法师击退过魔道妖邪。我和你母亲商量过了,明天便送你前往天宁寺拜师学艺去,等你学成上乘玄门法术,便自然不用畏惧魔道妖邪了!”牛济世本就聪慧好学,对上乘玄门法术十分向往,又恨不动鬼王将父亲打伤,听父亲说要送自己去天宁寺学习法术去,心中自然是求之不得。第二天,天尚未亮,牛庄主便叫醒了牛济世,准备出发。这时天地之间阴盛阳衰,鬼怪妖邪四处作祟害人,但牛家父子都是玄门弟子,自然不惧鬼怪妖邪,因此天还未亮便敢出门。牛济世虽然睡意朦胧,但知道今日要去天宁寺拜师学艺,便支撑着起了床。牛母早已将早餐准备完毕,牛济世梳洗完毕,用完早餐,便辞别了母亲,背上行李,准备往天宁寺赶去。走出家门,牛庄主早已驾着一片披风在那等候,他所驾的披风又宽又大,不同于牛济世驾的小披风,足见道行深厚。牛济世跳上披风,牛庄主道声“疾”,那披风便稳稳地飞上高空,向天宁寺方向疾驰而去。牛济世站在父亲身后,但觉一阵清风从两颊吹过,便不见了牛家庄踪影,心中不禁想道:“父亲所驾的披风又宽又大,飞行起来也是又快又稳,足见道行深厚无比,不想竟也败在了魔道妖邪的手下,魔道妖邪凶狠可怖,道行又这般深,世间的这场灾难不知能不能度得过去!” 常言道“神仙朝游北海暮苍梧”,是说得道神仙一天之内便能从北海飞到苍梧山,北海到苍梧山有数万里之远,神仙却能一天之内飞到。牛庄主虽还不是神仙,驾的也不是云,但飞起来却也已很快,转眼间便已飞出了数十里地去。又过一会,东方的天空也开始发白,牛济世站在披风之上,俯身望去,便见山河大地从晨雾之中显现了出来,远远望去,地上的道路真的如同棋盘上的经纬线一般,棋盘的边缘,一团团的方块便是人们的房屋了。牛济世见房屋的烟囱里升起了阵阵炊烟,不禁想起了牛家庄,心中涌起一阵伤感,随即又想道:“我今日离乡,为的是学习法术,捉鬼降妖,这本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我又何须伤感呢?父亲这般起早,将我送去天宁寺学艺,我今后定不能荒废时光,该当好生修炼,早日学有所成,方不负今日背井离乡一场!”想到这,心里便好受了许多。牛家父子又飞行一阵,天已大亮了,牛济世四下望去,四周的风土人情已和茅山大不一样,心知自己已经来到一个陌生的异乡了,心中不禁涌起一阵焦虑和不安。牛济世正打量着四周的景致,却忽听牛庄主叫了声:“刘道兄!”牛济世顺着牛庄主叫喊的方向望去,便见一个长袖翩翩的人骑着一头驴慢慢悠悠地向这边走了过来。那人身形消瘦、好似手无缚鸡之力一般,又骑着一头矮小的驴,显然是不会什么法术。那人是茅山脚下刘家村人氏,算来也是牛家父子的同乡。他虽不曾学过佛、道、天等正派的玄门法术,但因缘际会,从一名奇人那里学会了一些寻方采药、请仙扶乩的法子,在茅山一代打响了名头,因他姓刘,故此人们送他一个外号叫做刘半仙。牛庄主知刘半仙惯会寻方采药、请仙扶乩,与神仙妖魔都有些往来,也算是有点神通,因此便不敢大意,对他说气话来也是十分客气。牛济世见父亲对刘半仙这般客气,不禁十分惊讶,心道:“父亲对那刘半仙这般尊重,这刘半仙难不成竟是个入世的神仙不成?”刘半仙却轻描淡写地谓牛庄主道:“牛老弟,你怎地有闲情逸致上晋陵府来?”言语之间,竟丝毫没有把牛庄主放在眼里。牛济世听刘半仙这般说,不禁登时火冒三丈,心道:“我父亲是看在你年长些的份上,才对你这般客气,你便蹬鼻子上脸了?父亲久修玄门法术,如今已有千年道行,也是个天下闻名的捉鬼高手,四海名山禅院,谁见了不得买他点面子?你这厮不过只是个不学无术、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竟敢这般自大傲慢,对他这般颐指气使的,简直是不识抬举!”牛庄主却豪不介意,谓牛济世道:“济世,还不向刘伯伯问好!”牛济世却哪里肯上前?牛庄主见儿子不肯上前行礼,便道:“这孩子,你刘伯伯精通寻方采药之术,声名远播,多少玄门法师、得道仙真对他都是钦佩不已,你便怎地这般没礼貌?你可知道,他若指点你一二,便能教你终身受用不尽了!”他这般说,却是在责备牛济世有眼不识泰山。牛济世听罢心中却想道:“父亲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说的多半是些场面话,这刘半仙不过是会一些寻方采药、请仙扶乩的法子,装神弄鬼、招摇撞骗而已,我是堂堂玄门正派之人,要是还要靠这个江湖神棍来指点的话,还说什么捉鬼降妖、保卫人间?父亲久修玄门法术,道行也是极为深厚,怎地还这般世故圆滑,竟连个小小的江湖术士也不敢得罪?”这么想着,心里便十分生气,便仍旧自顾自地站着,也不向刘半仙行礼,显然是没把牛庄主说的话听在耳里,也没把刘半仙当成回事。牛庄主见状不由得十分生气,道:“济世,你怎地这般目无尊长了?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牛济世听父亲这般说,便想道:“刘半仙是我的长辈,见着长辈不上前行礼问好确是不该”,只得上前向刘半仙问了个好。刘半仙与神仙妖魔各道都有些往来,那些玄门法师、得道仙真也因此都给他些面子,但他自己却知道他们心里实是不屑与他为伍的,他早听说牛济世是个远近闻名、聪明伶俐孩子,如今看见他向自己行礼问好,心里不禁十分欢喜,忙上前将牛济世搀了起来,道:“好孩子,不必多礼!今年多大了?”牛庄主道:“犬子今年一百八十岁了,却还是这般顽皮不懂事!”言罢不禁哈哈大笑了几声,算是为牛济世方才的无礼向刘半仙赔礼道歉,但言语之中却也不无对有牛济世这么个聪明伶俐的儿子的自豪。他说牛济世已经一百八十岁了却也不是胡说,凡人的寿命最多只有七八十岁,能活过一百岁的都是凤毛麟角了,便是那些传说中特别长寿的寿星,活到一百八十岁时也都是发须尽白,牙齿掉光,老态龙钟了,哪还能向牛济世这般仍旧还是个活蹦乱跳的少年?原来牛济世蒙牛庄主指点,也已窥破天机,入了仙道,因此长得也比寻常人家的孩子要慢得多,他如今已经一百八十多岁了,却还是一副毛头小子的样子。刘半仙虽未曾窥破仙道,但他结交了不少神仙妖魔,从他们那里得来不少灵丹妙药,时常服食,倒也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他久在三界海岛仙山、妖巢魔窟游历,也算是见多识广,听牛庄主这般说,便知牛济世早已窥破仙道,脱去肉体凡胎,因此才长得这般缓慢。不过那些玄门法师、得道仙真多半因他既不曾窥破仙道,又不曾学习过玄门法术,是个不入流的江湖术士,便对他嗤之以鼻,也不大愿同他往来,他便因此也十分敌视玄门法师、得道仙真,不同他们往来,其实他心里却是十分想多交几个好朋友的。今日遇见牛家父子,牛庄主先是把他恭维了一番,又叫牛济世向他问好,他心里不禁十分受用,便也开始关心起牛济世来。刘半仙听闻牛庄主是携牛济世来天宁寺拜师学艺的,便竖起大拇指道:“好!天宁寺法术博大精深,乃是玄门中的泰山北斗!明灯菩萨济更是佛法精湛,世聪明伶俐,若能的他点化,将来成就必定是不可限量!”牛济世听刘半仙夸奖自己聪明伶俐,心中不禁十分欢喜,心想:“这刘半仙虽然是个游方术士,却也有些见识,如此看来,他倒并不是个只会招摇撞骗的江湖神棍了!”对刘半仙便有些刮目相看。牛庄主知道刘半仙虽然未入仙道,但广交三界神仙妖魔,也很有见识,听他这般说,心中不禁也是十分欢喜。他和刘半仙年轻时便已相识,到如今已有数百年的交情了,但每次相见便都又匆匆而别,细算起来,真正在一起开悟人生的时间其实寥寥无几。他知道刘半仙终日云游四海,寻方采药,自己又常年隐居深山修炼,二人今日能在晋陵府相遇,实属缘分,不禁感慨万千,便谓刘半仙道:“上次和刘大哥在终南山一别,不想今日再见竟已是十年之后了,刘大哥采药有方,风采一如往昔,小弟却已是发须斑白,垂垂将老了!”刘半仙听罢便道:“牛老弟过谦了!你如今已是数百岁的高龄,却仍旧是身轻体健,百病不生,足见你早已脱胎换骨,成就仙道!你四处捉鬼降妖,立下不少功德,据愚兄看来,不出百年你便能得证地仙功果,修成长生不老之体了!”原来牛庄主蒙高僧点化,窥破天机,成了仙体,却还只是人仙,因此只是比凡人要更加长寿,却还到不了长生不老的境界。他这些年来修炼时,时常感到莫名的烦躁,隐约觉得胸中有一口闷气出不来,如今听刘半仙这么一说,便知道是自己的修为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了,若是能突破这个瓶颈,他便能成为地仙,到那时,他便是长生不老之体了。牛庄主听刘半仙这般一解说,不禁顿时恍然大悟,便道:“刘道兄不愧是方外高人,见多识广,一语中的,令小弟茅塞顿开啊!刘道兄慧眼如炬,足见天赋奇佳,乃是修仙的绝佳之才,却为何不入道修行呢?即便天机难测,不能窥破仙道,学些玄门法术,捉鬼降妖,待功德圆满时一样能了道成仙啊!”刘半仙听牛庄主这般说,便哈哈大笑了几声,道:“牛老弟过奖了!玄门法术正气凛然,天下妖魔无不畏之如虎,但修行起来却是十分艰苦,愚兄自在散漫,又岂是此道中人?不过人各有福,愚兄虽不曾入玄门修行,却因缘际会,得蒙奇人传授异术,学会了些请仙扶乩之法,愚兄常与神仙妖魔通灵,从他们那里得来不少灵丹妙药,时常服食,倒也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也能算是个散仙了!”牛庄主听刘半仙这般说,不禁十分欣慰,道:“小弟早听闻刘道兄道术神妙,精通寻方采药、请仙扶乩之术,却不知道兄寻的是什么方、采的是什么药,道兄又是如何能与神仙妖魔通灵的?”牛济世听父亲这般说,不禁也是十分好奇,心道:“父亲这话问得真是一语中的!这刘半仙虽有半仙之称,然而却一不入仙道,二不会玄门法术,并没什么太大能耐,若只会寻方采药的话,岂不是和江湖郎中差不多?靠着这点本事请仙扶乩,别说是请不到神仙、通不到妖魔了,就算是请到了他们,他又有何德何能能与他们交涉呢?这刘半仙的本事莫不是吹出来的吧?”他这时已对刘半仙颇有好感,听父亲发问,不禁又为刘半仙捏了把汗,深怕他没什么真本事,半仙的幌子被戳穿了而感到难堪。不想刘半仙却哈哈一笑,道:“牛老弟问得正好!世人都知道我精通寻方采药、请仙扶乩之术,对我有些敬畏,却从没有人敢向我问起过我寻的是什么方、采的是什么药,又是靠什么能与神仙妖魔通灵的。你我虽道不相同,却十分的投缘,今日你既问起,我便不妨告诉你。自古道‘术有三百六十门,门门皆能成正果’,世人都说修仙一门好,可以霞举飞升,长生不老,你们玄门一门,虽不能长生不老,但法术高强,可以捉鬼降妖,待功德圆满时也能飞升成仙,却不知我寻方采药一门的奥秘。所谓寻方采药,寻的并非是治病的方、采的也并非是救人的药!”牛庄主知道寻方采药、请仙扶乩之术也是一门秘术,其中的奥秘不可轻易对他人谈起,听刘半仙说没有人敢向他问,便知他是在推脱,但今天刘半仙和牛庄主谈的十分兴起,竟要向他们解说这门奇门异术的奥秘,不禁被吊足了胃口,牛庄主轻声道了句:“哦?那道兄寻的是什么方、采的是什么药?”说完便凝神屏气,不敢再说话,生怕扰乱了刘半仙的心情,引起他的顾忌,不肯再说下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证仙伏魔记》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证仙伏魔记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章 百年修佛求正果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证仙伏魔记”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证仙伏魔记的第一章 百年修佛求正果,证仙伏魔记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游奕灵官小说的支持,更多与证仙伏魔记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利来国际w66娱乐平台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